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六百九十三章 考古队来了
    “张局长,这位先生,这是香。()”

    中年妇女从灵堂边上的案桌拿过香,递给秦宇和张海明两人,秦宇接过香,走到灵堂红棺前的蜡烛,蹲下身子就要点燃香。

    而另外一支蜡烛前,张海明也正在点香,秦宇嘴角微微上翘,右脚脚跟半抬起,脚尖在地上画了一个半圈,最后脚跟落下。

    “砰!”

    “哎呦,痛死我了。”

    另外一边的张海明,突然一个踉跄,直接将红烛给撞倒了,整个人向前栽,撞在了红棺的一角上。

    “张局长没事吧。”

    秦宇脸上闪过一抹笑意,赶忙过去将张海明给扶住,右手无巧不巧的放在了棺材盖上面,足足有五秒钟才拿开。

    “哎呦,张局长你这是干什么,怎么这不小心,这要是惊了小睿的亡灵可怎么是好。”

    中年妇女着急的走过来,她这话让得张海明浑身一哆嗦,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结结巴巴的答道:“我不是故意的,刚刚我就感觉好像谁在后面推了我一把,然后我就撞上了。”

    “难道是小睿的亡灵回来了,怪罪你们晚上来打扰他了?”中年妇女朝着灵堂四周看了几眼,突然压低声音说了这么一句。

    “不会吧,秦先生不是说?”

    “张局长,既然咱们已经祭拜过了,那就离开吧。”

    眼看着张海明就要说出王睿没有死的话,秦宇赶忙接过话,给了张海明一个眼神示意,张海明这才顿住,和秦宇两人快的离开这灵堂,出了王家宅院。

    “怎么样,有什么现没?”秦宇和张海明重新回到车子,孟方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那半夜出来的黑衣人是王浩天他本人。”秦宇笃定的回答道。

    “王浩天本人?不可能吧。那张局长不是在房间里睡觉吗?而且,据我下属汇报,出去的那个人身形很矫健,走路的步伐很快,张局长已经五十岁了,没那么矫健的步伐。”张海明不认同的说道。

    “先,这棺材是空的,也就是说,那王睿没有死,张浩天不存在心力交瘁而昏睡过去。另外,先前张局长你在灵堂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但是王家除了王浩天的老婆,没有一个人出来,不觉得很诡异吗?对比一下白天王浩天的神情态度,我想还不至于昏睡到这种程度吧。”

    秦宇嘴角微微上扬,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调查一下王浩天的情况,包括他的祖上情况,把详细的资料档案拿来给我看下。”

    不说张海明去整理材料。秦宇和孟方回到了招待所,孟方在县城也没有自己的住所,平常晚上也同样是住在招待所内。

    第二日凌晨,等秦宇醒过来时。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洗漱完毕之后,秦宇刚打开门,迎面张海明就走过来了。

    看着张海明两眼边上的黑眼圈。还有手里拿着的档案袋,秦宇抱歉的说道:“张局长昨夜是一晚上没睡啊,真是辛苦了。”

    “睡不着啊。辖区出了这么奇怪的事情,就算孟书记不怪罪,我这都觉得愧对头上的警徽。”张海明摇了摇头,苦笑着答道:“这是王浩天的全部档案资料,秦先生,你拿去看看。”

    接过张海明递过来的档案袋,秦宇请他在沙上坐会,自顾看起了档案。

    “王浩天是孤儿?十岁前在深山的寺庙跟着老和尚生活,后来老和尚死后才被姓王的夫妇收养。”

    秦宇看着手里关于王浩天的文档,有着一丝惊讶之色从眼底闪过,从这份档案上来看,王浩天的祖上是根本就查不到了。

    “既然王浩天是孤儿,那王睿又怎么会是他的侄子呢?”秦宇放下档案,朝着张海明问道。

    “这个我也疑惑,昨夜询问了王家附近的几户人家后才知道,原来,那王姓夫妇在收养了王浩天之后没多久就因病去世了,而王浩天不知道从哪里带来一位比他年纪大几岁的小孩,对外说这是他哥哥,兄弟两就相依为命过活,后来,王浩天考上大学,出去学习的时期,他哥哥娶了一个外地的女人,生下了王睿,但剩下王睿没多久,夫妻两也因病去世了。”

    张海明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王浩天正是得知了自己的兄长和嫂子去世,留下了一个年幼的侄子,这才毅然而然的辞掉了在外面的好工作,回到了本县,这事情县里大部分人都知道,都因此赞扬王浩天,所以,王浩天在本县的口碑很好。”

    “不过,也有人说王浩天是天煞孤星,天生克亲近的人,从他的父母,到他的兄嫂,现在,连他的侄子都死了,怪不得他儿女都会在外面不回来。”

    “天煞孤星?”秦宇摇了摇头,他看过王浩天的面相,不是天煞孤星,不过王家这么巧的情况,也确实不得不让普通百姓胡乱猜测。

    “哦,对了,还有一个事情,是孟书记要我通知你的,刚刚孟书记接到消息,有一支考古队来县里了,是冲着那几具雕塑去的,不过因为这几具雕塑邪门,孟书记先拖延住了他们。”

    “考古队?”

    秦宇先是愣了一下,沉吟了半响之后,眼底闪过一道亮光,他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是抓住了一丝线索了,那些人为什么会把雕塑暴露出来了。

    “走,咱们去看看。”

    秦宇将档案放下,招呼了张海明一声,便出了房间,那支考古队的成员现在还被孟方给拖延在县委会客室内,秦宇和张海明两人走到会客室门口时,还没推门进去,就听到了里面的囔囔声。

    “孟大书记,我们来这里调查,是和上面市级领导汇报过的,得到过同意的,你无权阻拦我们。”

    一道清脆的女子声音从会客室内传来,不过秦宇听到耳中却是皱了皱眉,这考古队的人什么时候这么牛了,敢这么和一县的父母官这么说话。

    “萱萱,不要乱说。”果然,这女子的声音刚落下,另外一道老成持重的声音就从里面传来:

    “孟书记,萱萱她不是有意顶撞你的,你别介意,这一次我们也是得到举报,说在恒远县现了几具奇怪的雕塑,很有可能是文物,所以,在得到了上面领导的批示后,我们才到贵县来进行调查。”

    “举报,谁给举报的?”孟方皱起了眉头,绕过了自己给考古队汇报,这行为可就是相当叛徒行为。

    “这个,按照对方的要求,我们必须为对方保密,不过县里要是真的出了文物,对于孟书记来说,也是一件政绩不是?”

    听到这里,秦宇没有再站在门口偷听,一把推开了会客室的大门,朝着里面看去,整个会客室一共有六人,除去孟方和他的那位年轻秘书外,另外还有一位五十多岁的带着眼镜的斯文学者,还有三位二十出头到三十多岁不等的男女。

    “秦宇,你来了,我给你介绍一下。”看到秦宇推门进来,孟方的眉宇舒展开来,给秦宇介绍道:“这位是省考古队的齐橙教授,这几位是他的学生,这一次来,是想看看那几具挖出来的雕塑。”

    “齐教授,这是秦宇,此次县里关于挖出来的那几具雕塑的事情,由他全权负责,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就找他商量,我这里还有其他事情要忙,就先离开了。”

    孟方想好了,就把事情都推给秦宇,反正这一次他带秦宇过来,就是当救火队员用的。

    “齐教授好。”秦宇脸上露出灿然的笑容,朝着齐橙伸出了手。

    “秦……先生好。”齐橙在称呼秦宇上面,迟疑了一会,是因为孟方没有给他介绍秦宇的官职,最后也就用先生这个统称了。

    “他是秦宇?”而在齐橙身后,唯一的一位二十出头的女生,当听到孟方介绍秦宇的时候,眼里却是流露出一丝好奇之色,随即,仔细打量了秦宇几眼,撇了撇嘴,小声的说了一句:“长得也就这样嘛。”

    “秦先生,能不能带我们去挖掘出雕塑的现场看一下。”

    齐橙是一个纯粹的学者,对于人际交往不是很喜欢,与其和人打交道,他更喜欢躲在研究室内,研究那些出土的文物,去辩解那晦涩难懂的各种铭文。所以,在礼节性的握了下手后,便直接切入了主题。

    “当然没问题,齐教授这样的专家可以来看下,我们是求之不得,这位是公安局的张局长,他也是这次事件的负责人,咱们一起过去。”

    秦宇笑了笑,他的心里却是有着另外的想法,考古队的到来很古怪,故意让村民挖掘出来,暴露在世人面前的雕塑,神秘的王家,还有这接到举报下来的考古队,这三者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联系?

    张海明听到秦宇这么说,脸上有着惊讶之色,其他人不知道,这秦先生难道还不知道那几具雕塑的邪门之处吗,要是这考古队的人碰触了,也变得疯癫了,他们怎么向上面的领导交待?

    张海明摸不清秦宇这么做的原因,偷瞄了一眼孟方,看到孟方朝他点了点头,这才在前面领路,带着考古队的人出去。

    ps:又是新的一个月了,求点保底月票吧!昨晚送二老上车出去游玩,这一个礼拜,九灯是一人在家,吃饭都成问题喽,早上想煮个鸡蛋面,结果,面成一团,鸡蛋糊了,哎,空着肚子码字真难受!(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