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六百九十八章 看戏
    四品文臣的棺材盖,穿的却是一品武臣的官服,身下还压着一件蟒袍,这可把萱萱给拦住了,就连其他人也都纷纷思考起来。

    蟒袍是什么,那是古代皇帝龙颜大悦的时候,心血来潮赏给大臣的,但为了将龙袍和蟒袍区分开,当皇帝将自己的龙袍赏赐给大臣后,就会将上面的五爪金龙去掉一爪,用来表示龙袍的至高无上的地位。

    五爪为龙,四爪为蟒,一个四品大臣,连皇上的面都没机会见的官员,怎么会得到蟒袍?

    所有的人思考了一会,都没有得到答案,纷纷将目光看向齐教授,萱萱更是撒娇的摇着齐教授的手臂,说道:“老师,您就别卖关子了,这么难我们怎么猜的到。”

    “我再给你们一点提示,这具干尸头上的秀痕迹是从前向后梳,在后脑勺上结成了一个簪。”齐教授继续给出了提示。

    “从前向后梳,还结成簪,这古人不都是这样打扮的吗?”萱萱疑惑的说道。

    “仔细想想我当初教你们的知识,这考古有时候就是一具尸体,没有任何的文字记载,但我们还是要推测出干尸的身份。”

    “这怎么猜的出啊。”萱萱嘟着嘴,一脸的为难,另外两位考古队的成员也是陷入了思考,齐教授的目光在所有人的身上流转,最后,扫过秦宇的时候,却停住了。

    “秦先生,难道你猜出来了吗?”齐教授看到秦宇嘴角扬着一抹笑容,有些好奇的问道,这种笑容他很熟悉,因为他自己每次破解出文物或者说是干尸的秘密时,也会露出这样的笑容。

    那是一种谜团解开后的自信笑容!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具干尸,应该是一位道士。”秦宇也没有谦虚。直接把心里猜测的结果给说了出来。

    “道士,怎么可能,道士能是四品文官吗?”萱萱第一个大声质疑起秦宇的说法。

    “萱萱,别急,先让秦先生说下去,”齐教授倒是饶有兴趣的看着秦宇,问道:“秦先生怎么会觉得这具干尸的身份是一位道士呢?”

    “很简单的道理,先这文官服饰清朝的,也就说明,这具干尸是清朝的。但是在清人入关,留不留人的高压政策下,全部都是辫子,这种明显前朝的型,只有一种人可以,那就是道士。”

    “道士是唯一被特赦可以留的人,而且在雍正年间,道士也很受皇室的欢迎,紫禁城内还有专门供道士炼丹的丹房。所以,道士担任四品文官,却能得到皇帝的御赐蟒袍,这是最合理的解释。”

    “哈哈。秦先生果然厉害。”齐教授听完秦宇这一番解释,用力的鼓起掌来,随后叹气说道:“当时我老师也用这具干尸来询问我,而我的猜测是这干尸的身份应该是戏子。这蟒袍不过是戏服,甚至我还异想天开的猜测,这干尸是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

    “瞎猫碰上了死耗子。肯定是蒙的。”萱萱看到秦宇脸上的笑容,很是不服气的小声嘀咕了一句,其实她会对秦宇有敌意,那还是因为现在京城圈子里流传的一个最大的八卦消息,莫家大小姐和孟家大小姐共争一个男的。

    萱萱当初听到这个八卦消息的时候,是一脸的不屑的,这怎么可能,以莫家大小姐的冷艳和自己表姐的容貌,那追求她们的男生都是成连的,怎么可能她们两位天之骄女会同时喜欢上一个男生。

    不过,当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宣扬这个八卦时,她的信念开始动摇了,主动给自己表姐打电话开始求证,她现在还记得当时表姐在电话里的回答。

    “秦宇很优秀的,是我男朋友,有其他女人喜欢他也很正常呀,没什么很奇怪的。”

    萱萱听着自己表姐轻描淡写的回答,就像在说着一件很平常事情的语气,不禁有些着急,又问了一句:“可那位是莫家大小姐,那么出色,表姐你就不怕……”

    “有什么好怕的,我相信秦宇。”

    表姐的这一句简单的回答,却让她开始对那个自己表姐的男朋友秦宇产生了敌意,自己表姐这么漂亮的女孩不知道珍惜,竟然还在外面沾花惹草,和莫家大小姐勾搭上,简直是不可饶恕。

    羹火在添了第三次后,时间也是到了深夜,众人都各自进帐篷休息了,当然,那四位干警就得负责守夜了,两人一组,一个守上半夜,一个守下半夜,裹着厚厚的大衣,坐在羹火前,倒也不会太难熬。

    寂静的深山,只有火柴燃烧的噼啪声,还有远处各种虫子的鸣叫声,萱萱一个人躺在帐篷内,却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在深山内,解决大小便问题是非常方便的,然而,这只是针对男生,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却不吝于一件难题。

    被尿憋得难受的萱萱,最后还是从帐篷内钻了出来,和守夜的两个警察打了招呼后,便拿着一个手电筒朝着一旁的丛林走去。

    相比来说,萱萱还算是胆子大的,换做一般的女孩,在这深山中,哪敢一个人出来解决,萱萱虽然也有些害怕,但女孩子的矜持还是让她想要走到离羹火远一点的地方解决。

    其实,换做男人,一脱裤子也就解决了,但是萱萱围着附近转了几个圈,都没现合适的地方,地上的草太旺盛了,她都不敢蹲下身子。

    “咦,那里平整。”

    萱萱拿着手电筒朝着四处照去,终于,让她现了一片没有什么野草的地方,不过就是离着有些远,犹豫了半响之后,最后女孩子的矜持还是让她决定去那边。

    窸窸窣窣的水声在草丛中响起,解决了问题后,萱萱整个人轻松了许多,正要朝营地走回去,却突然在耳边听到了一阵声乐声。

    萱萱好奇的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那丛林之中,有着稀松的几点光亮,然后还夹杂着笑声欢语。

    萱萱是一个胆子大的人,不然一个女孩子也不会去读考古这个冷门专业,带着好奇的目光,她朝着光亮的方向走去,而在她离开先前蹲下的地方,却没有注意到,离着不远处,有一个微微凸起的坟头,可惜被杂草给遮掩住了。

    穿过丛林,萱萱来到了一片大平地,只见平地上,房屋栋栋,有土坯房,有黑色的瓦,只是,这些房屋里面都已经长满了杂草,足足有一人多高,然而,当萱萱走近这些房屋时,却现,在杂草从中有着白影闪现,那欢声笑语就是从杂草中传出来的。

    萱萱已经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但是,在她的心里,却有着一个声音告诉她,继续往前走,这声音就好像是一种魔力,牵引着她硬着头皮往前走。

    越过草丛,萱萱看到眼前的场景,整个人都愣住了,在杂草丛中间,有一块地方没有任何的杂草,出现了一个大坪地,而在这大坪地上,搭着一个戏台子,此时上面正有几个穿着戏服的人,在咿咿呀呀的唱着大戏。

    戏台上满是曲声,而在戏台下面,则是人头涌动,一个个兴致勃勃的看着戏台上的大戏。

    而这些看戏的人的穿着也很奇特,有的穿的古代的麻衣或者绫罗绸缎,有的则是穿的现代的衣服,然而,萱萱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她的视线被戏台上的大戏给吸引,还不时跟着台下的人鼓掌叫好。

    正当萱萱看的兴致勃勃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一个稚嫩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姐姐,别看了,快点回去吧。”

    萱萱回过头,只见在她的身后站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娃娃,穿的一件破烂的衣衫,不过小脸蛋倒是很干净,甚至,干净的有些过分了,都没有一丝的血色。

    “小弟弟,你是哪里人啊,为什么姐姐不能看这戏啊?”萱萱拉住了小娃娃的手,却现小娃娃的手很冷,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就好像是拉着一块冰块一样。

    “姐姐,今晚是刘太君做寿,这戏是刘太君做给我们这种人看的,你不能看,趁刘太君他们还没现,姐姐你快点离开。”

    小娃娃不由分说的就拉着萱萱的手往回走,萱萱很是吃惊这小娃娃的力气,竟然能把她一个成年人给拉动,当下,跟着这小男孩跌跌撞撞的往回走去。

    不过,就在萱萱要被小娃娃给拉出杂草丛了,一位骨瘦如柴,满脸皱纹的老太太,在两位中年男子的搀扶下,突兀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老太太看到萱萱,脸上露出笑容,“来生客了,真是稀罕啊,还长得这么水灵,就留下来看大戏吧。”

    那小女娃听到老太太的话,脸上露出着急的神色,眼珠子转了几个圈,朝着老太太恳求道:“刘太君,她是我姐姐,就让她离开吧。”

    老太太听了小女娃的话,叹了一口气,突然,双手一扬,萱萱都没能看清,就现,原本牵着自己手的小女娃被老太太给抓在了手中。(未完待续……)

    ps:新的一周了,求推荐票!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