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七百七十三章 神之领域
    “审判之剑,终裁!”

    伊萨手里的光剑终于凝聚成功,并且连人带剑朝着秦宇狠狠劈来,而同样的被白起控制身体的秦宇,也毫不避让的右手挥拳迎了上去。

    拳与剑碰撞,无声无息,秦宇被亮光给刺激的闭上了眼睛,而等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前面的伊萨已经从高空消失了,秦宇的目光在四处搜寻,最后才现伊萨倒在了不远处的地上。

    “搞定了?”秦宇有些惊讶战斗结束的这么快,白起也太牛逼了一点吧。

    “对付这么一个小家伙,如果不是受限于你的**,一拳就可以将他给打爆了。”白起依然有些不爽的说道,只是这话落在秦宇耳里,总有那么一股淡淡装逼的感觉。

    “放心,我没有把他打死,现在你可以和他好好谈谈了。”

    白起下手很有分寸,果然,没一会伊萨就从地上颤悠的爬了起来,虽然整张老脸已经是惨不忍睹,一张口便是满嘴的鲜血涌出,但最后还是站稳了。

    “咳咳!”伊萨咳嗽了好几声,浑浊的目光才恢复焦距,将视线看向秦宇,“多少年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了,年轻人,我不得不承认,你确实是有和教廷叫板的实力。”

    伊萨此时的状态很不妙,施展出体内的天使力量对他来说不是没有副作用,不然教廷早就将黑暗议会给除掉了。

    作为一位红衣大主教,他这一生自然施展三次,这次是他第二次施展,伊萨至今还记得,上一次施展出体内的天使之力还是在和暗黑议会的争斗中,他一个人独对黑暗议会的三位长老,凭借着天使之力将三位长老给斩于剑下,也一举重创了黑暗议会的势力。

    “不过。教廷不可辱,擅闯教廷重地者,杀无赦!”

    伊萨不顾嘴里的鲜血,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看到这个笑容,秦宇心里突然涌起不好的直觉。

    “祭奠,神之预言!”

    伊萨仰头望着上方,缓缓的说道,秦宇这才注意到,这房间内的上方墙壁上刻着一层层圆圈。就好像湖面上的波浪,不断的荡漾开来,而伊萨所站的位置正是最中间的那个圆圈所对应下来的位置。

    “不好,这小家伙要拼命了,这是教廷三大神术之一的预言术,秦小子快点离开这石室。”

    已经将身体控制权交还给秦宇的白起,突然变得着急起来,这一回是他失算了,如果他还控制着秦宇的身体。还能和这预言术抗衡一下,但现在时间来不及了。

    “跑?”

    秦宇听到白起的话,很快就反应过来,连忙朝着石门处跑去。连白起都开始变得着急起来,他哪还敢掉以轻心。

    “禁锢,神之预言!”

    伊萨看着秦宇朝着石门跑去,眼角露出一丝冷笑。冷冷的吐出这几个字,这几个字一出口,墙壁之上的圆圈波纹就好像活了一样。开始晃动起来,如同波浪,场面极其诡异。

    “糟糕,被禁锢了。”秦宇自然也是听到了伊萨的话语,而且当伊萨的话说出来,他的身体突然被定住了,再也无法移动分毫。

    秦宇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体内的念力疯狂的运转起来,整个人这才感觉到一松,好像身上的枷锁消失了。

    秦宇脸上露出喜色,正要继续踏步,可却现,一股巨大的压力从四面涌来,只是一瞬间,他的身体再次被禁锢住。

    “审判,神之预言!”

    伊萨冰冷的声音又一次传来,秦宇的心底突然涌起一股巨大的危机感,而与此同时白起着急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也响起。

    “笨蛋,还不召唤你的那柄剑出来,别管结怨不结怨了,干掉对方,不然你就得死在这里了。”

    “追影,出来!”

    秦宇听了白起的话,眼底闪过一抹寒光,怒吼了一声,金光乍现,追影瞬间便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追影也知道此时秦宇处于危险的时刻,不等秦宇吩咐,直接朝着伊萨刺去,金光闪现,伊萨的胸前出现一个巨大的血洞!

    “不尊神灵,判入异端,裁决!神之预言!”

    然而,哪怕胸口被刺穿,伊萨冰冷的声音仍然响起,随着伊萨的这句话出口,秦宇现自己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双手张开,犹如一个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罪犯。

    “神之领域波纹的加持,他现在是杀不死的,秦小子,这次算是失策的,奶奶的,打开江山社稷图,让我出来。”

    秦宇虽然被控制住了身体,但是他体内的念力还是自由的,要召唤江山社稷图,只要他的一个念头而已。

    很快,秦宇的身后出现了一个漩涡,江山社稷图的画卷再次浮现,一双脚从漩涡里踏了出来。

    白起的身影出现在了秦宇的身后,而随着白起的出现,那上方墙壁的波纹晃动的更加剧烈了,如果说原来是被风吹皱的一池水波纹,那么现在就是一颗巨石落入水中溅起的波纹。

    白起的出现,也同样的让伊萨出现了短暂的呆滞,而白起伟岸的身躯就这么站在空中,一拳,毫无花俏的朝着上方的波纹挥去。

    拳头和波纹碰撞,整个石室都晃动起来,站在不远处的伊萨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可惜的是,波纹并没有就此消失。

    “怎么回事,怎么震动了?”

    在石门外面,孟瑶和安娜两女也感觉到了石室的震动,两人面面相觑,孟瑶俏脸上突然露出着急的神色,猛地去推动石门。

    然而,无论她怎么推这石门,石门依然是无动于衷,安娜在一旁脸色变幻了几下,最后一咬牙也跟着孟瑶一起来推动这石门。

    只是,就算是加上了她的力量,这石门还是纹丝不动,安娜的力量可不是孟瑶可以比的,以她的遗族体质,就算是这几百斤重的东西她都可以搬得动,但现在却奈何不了这一扇石门。

    “孟小姐!”就在孟瑶着急的身后,她的身后传来了脚步声,智仁大师三人赶到了。

    “三位大师你们来的正好,秦宇被困在里面了,现在这石门推不开了。”孟瑶听到智仁大师的声音,连忙说道。

    “困在里面了,里面就秦居士一人?”智仁大师皱眉追问道。

    “还有教廷的一位红衣大主教。”安娜在旁边插嘴说道。

    “孟小姐,你先让开,让我们看看。”

    智仁大师几人听了安娜的话,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智仁大师走到了石门前,手刚放到石门上,却又好像触电了一样缩了回来。

    “师兄,不对劲,你过来看一下。”

    智珠大师缓步走到石门前,和智仁大师一样,将手放置在石门上,不过智珠大师却没有和智仁大师一样马上就缩回来,只是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啪!”

    智珠大师手腕处的佛珠一下子崩掉了一颗,而这还只是开始,接着就是一连串的佛珠崩碎声,短短的十几秒钟,智珠大师手腕处就剩下一根红绳了。

    智仁和智闲两位大师看着自己师兄手腕上的佛珠一颗颗崩碎,脸上的表情极其震惊,其他人不清楚这串佛珠的来历,但是他们两人却是清楚,这串佛珠是自己师兄从进入空门之后就戴在手上,到现在已经历经了半个多世纪,早已是一件法器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法器。

    可现在,这串佛珠却突然毁了,一件法器就这么没了,智仁和智闲两人心里充满了困惑,到底石门内生了什么?

    “神之领域,凡人不可碰,秦居士有危险了。”智珠大师将手从石门上收回,看向自己的两位师弟,“神之领域一旦出现,外面的人没法打破,只能看秦居士自己的造化了。”

    “智珠大师,那秦宇是不是有危险?”孟瑶听到智珠大师话后,身子一晃,差点就坐在了地上,还是安娜眼疾手快连忙给扶住。

    “我也不能断定,不过我看秦居士的面相,不会是夭折之人,应该会没事的。”智珠大师低眉答道。

    “孟小姐,我师兄说的对,秦居士是天之骄子,他不可能这么容易出事情的,咱们就在这里静静等候结果吧。”智仁大师也开口安慰道。

    “瑶,相信秦宇,他会没事的。”安娜抱住孟瑶,轻声说道。

    孟瑶听着身边人的安慰,没有再开口说话,一双纯净的大眼睛紧紧的盯着石门,连眼皮都不敢眨一下,似乎生怕一眨眼皮就错过了秦宇出来的第一瞬间。

    “老祖,教廷的人是在教堂后花园的那栋建筑里,那里有一位红衣大主教坐镇,咱们是硬闯还是?”伦敦教堂之外,安尼奥恭敬的站在一位全身被黑袍笼罩的老人面前。

    “咱们遗族被教廷追杀了这么久,也该是时候收回点东西了,传令下去,所有人进入那栋建筑,看到教廷的人,杀无赦!”黑袍老人唯一露在外面的老脸上露出一丝残忍之色,目光看向前方的教堂,他的兄弟姐妹父母亲人全部都是被教廷所杀,这么多年了,是该让教廷偿还点利息了。(未完待续。。)

    ps:两更奉上,晚上还有一更,可是各位兄弟姐妹们,月票不是很给力啊。马上快月中了,咱们连一百票都没有啊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