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八百三十一章 瓦家村,风门村(继续求票)
    回过头,瓦婆婆拄着拐杖,站在门口,枯瘦的手上还牵着一个小孩,此时正慢慢的朝内里走来。

    “瓦婆婆。”

    胡老二看到瓦婆婆的身影,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而秦宇却面色不变,似乎是料到这瓦婆婆会出现。

    “瓦婆,您怎么出来了?”倒是被坦克压在身下的瓦东河,看到瓦婆婆走进来,神情变得困惑,问道。

    “东河,你怎么这么糊涂,这位大人和那群人不是一伙的。”瓦婆婆有些埋怨的看了瓦东河一眼,接着才将目光转向秦宇,诚恳道:

    “这位大人,您能不能先放了东河,我可以告诉你一切。”

    “坦克,把瓦东河放了。”秦宇沉吟了一会,看了瓦婆婆一眼,这才转头才坦克说道。

    坦克听了秦宇的话,将瓦东河的双手松开,从他的身边离开,瓦东河一恢复自由,立刻从地上站起来,手指揉搓着麻的手臂,缓缓的朝着瓦婆婆边上走去。

    “我打死你这个瞎了眼的东西,差点害了我们整个瓦村。”

    出乎瓦东河的预料,也出乎秦宇三人的意料,当瓦东河走到那瓦婆婆的身边时,瓦婆婆突然举起了手里的拐杖,朝着瓦东河劈头盖脸的打下去。

    “这瓦婆婆……”

    胡老二嘴角抽搐,别看瓦婆婆上了年纪,这打起人也很是厉害,而且自己舅舅也不敢反抗,没一会脸上就青一块紫一块的。

    “瓦婆,我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打我?”瓦东河虽然不敢反抗,但还是不服气的说道。

    “为什么打你,你私自向大人出手。是非不分,这就该打。”

    秦宇看着瓦婆婆拐杖毫不留情的挥舞着,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半响后,开口说道:“好了。瓦婆婆,说正事吧。”

    听到秦宇的话,瓦婆婆这才停了下来,没有再看一眼站在一旁鼻青脸肿的瓦东河,而是拉住了另外一边的一个小男孩,道歉道:“大人,小蛋儿先前设置鬼打墙,被大人你关在碗内。现在他已经被我教训了一顿,希望大人可以原谅他。”

    “鬼打墙?”

    听了瓦婆婆的话,反应最大的不是秦宇,而是胡老二,胡老二的眼瞳急骤放大,盯着瓦婆婆身边的小孩,半响过后,喊道:“这小孩是小鬼,就是先前被我用砣给压住的。”

    秦宇听了胡老二的喊叫,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这胡老二也真是后知后觉,何止这小孩是个鬼,瓦婆婆也同样是鬼。

    秦宇心里很明白。瓦婆婆为什么会叫他大人,那是因为他掌心处的监察使印记。对于这些鬼魂来说,阴间的阴差就是专门管理他们的,而他这监察使貌似比普通阴差要高一级,所以才会被称为大人。

    “好了,把事情完整告诉我。”秦宇明白,这瓦婆婆现在不过是在演戏,希望能得到他的谅解,瓦婆婆很清楚。作为监察使,他对鬼魂是具有生杀予夺的大权的。

    “这事情说来就长了。”瓦婆婆叹了一口气。朝着秦宇问道:“大人是要去风门村对吧。”

    “嗯”秦宇点头应道。

    “那我就从风门村开始讲起吧。”

    十五年前,风门村全村人神秘消失。引起了当地公安部门的重视,但公安部门仅仅调查了一个星期,便离开了,而除了古塘县,风门村全村人神秘消失的消息,丝毫没有传出去。

    公安部门离开了之后,对风门村事件下了禁令,谁也不得对外宣传,再加上当时那个年代,媒体不像现在这么达,报社得到了上面的招呼不敢去报道,风门村事件很快就沉寂了下来,就连古塘县一些年轻人也都没听说过。

    风门村和瓦家村之间隔了一座山,两村之间也很少有来往,所以,在外人看来,这两个村落之间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但只有风门村和瓦家村的人自己知道,他们两个村子同出一源,都是一个宗祠的,实际上瓦家村就是风门村的一支,是风门村的一些村民迁徙出来的。

    秦宇听到瓦婆婆介绍到这里,双眸一凝,直接开口问道:“瓦家村是什么时候从风门村分支出来的,而且既然你们瓦家村的人是从风门村出来的,那为何姓氏又都不同?”

    “一百三十多年前,而我们瓦家村为什么全村姓瓦,大人听我慢慢说下去就知道了。”

    瓦婆婆记得很清楚,她的父亲正是第一批从风门村迁徙出来的人,其实当时的风门村很繁华,而且整个村落附近良田众多,哪怕就是再多一倍的人,也不会存在良田不足的情况,所以瓦婆婆对自己父亲他们为什么要迁徙出风门村也很是好奇。

    只是,她问过自己父亲许多次,父亲都不告诉她原因,只是让她记住,不要和风门村的人来往,并且不要让任何外人知道他们和风门村有关系。

    瓦婆婆的话让秦宇的眉头皱起,也让胡老二和坦克面面相觑,从瓦婆婆的话中,这风门村和瓦村似乎都有什么秘密一样。

    “随着我父亲他们这一辈人的去世,我们和风门村是彻底的断裂了关系,全村人也都是姓瓦,如果没有十五年的风门村事件,也许这样的日子会一直的过下去。”

    瓦婆婆说到风门村事件的时候,一旁的瓦东河表情变得很愤怒,先前被瓦婆婆拿着拐杖猛揍都不喊疼的男人,此刻却是眼眶泛红。

    “十五年前,在风门村事件生的前几天,三位风门村的老者秘密来到了我们瓦家村,而当时瓦家村的村长便是我的丈夫。那三位老者和我丈夫在一个房间内谈了一晚上,具体内容我也不知道,只是当这三位老者走后,我丈夫的脸色便一直是很难看,第二天就召集瓦家村的人,召开了村民大会。”

    “那时候我才二十多岁。”一旁的瓦东河突然插了一句话,眼中有着浓郁的悲哀之色流露。

    “在那次大会上,村长做了一个决定,让我们瓦家村的所有青壮年都集合到一起,他要安排一项秘密任务,而我恰好是当时瓦家村的青壮年之一。”

    瓦东河接过瓦婆婆的话,陷入了回忆,当时他们这群年轻人还以为村长是要带他们去狩猎,因为村长让他们每个人都带上柴刀和各种自制的武器,以前只有村里集体狩猎的时候,才会这么安排。

    然而,当瓦东河他们这些年轻人得到村长的具体任务时,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村长的任务竟然是叫他们杀人。

    杀人,这是什么概念,这是犯法的事情,虽然瓦家村是在深山当中,但也不代表他们这些人都不懂法,更何况,以山民的淳朴,要是真杀了人,这一辈子良心上都过不去。

    当时,瓦东河他们一群人便向村长提出了抗议,然而村长却只给他们说了一句话,“如果他们不杀掉这些人,那么瓦家村就将会被覆灭,被人家给屠尽。”

    虽然村长说的很严肃,但还是有不少人不相信,现在又不是以前,又没有马贼之类土匪,谁能屠尽一个村子啊。

    面对瓦东河他们的质疑,村长却是带他们去了一个地方,那就是风门村。

    “知道吗,当村长带着我们到了风门村,看着风门村村门口摆放的两百多具棺材,我们当时不少人都吓哭了。”

    瓦东河回忆起当时的画面,他们一伙人进入风门村,便看到风门村村口摆放的整整齐齐的两百多具棺材,除此之外,整个村死一般的沉寂。

    “风门村已经被他们找到了,接下来就轮到咱们瓦家村了,我最后问你们一遍,你们也希望你们的父母、妻子、子女,躺在这冰冷的棺材内吗?”

    瓦东河一伙人,看着村长将其中一幅棺材打开,指着棺材内的以为风门村村民,朝着他们质问道。

    “不愿意!”

    这是瓦东河一伙人共同吼出来的,当然,也有不少年轻人带着困惑问道:“村长,如果风门村是被人屠村了,那咱们可以报警啊。”

    “报警?”村长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这事情和警察无关,到了现在,我就告诉你们一个真相。”

    “这棺材里躺着的风门村村民,都是咱们瓦家村的亲戚,也许是你的表妹表弟,也许是你的堂兄堂姐,在一百多年前,咱们瓦家村就是从风门村迁徙出来的,实际上风门村和瓦家村来自同一个祖先。”

    村长说出的真相,让瓦东河一伙人震惊不已,这个秘密他们从来不知道,也没有听父母提起,但是他们相信,村长不可能拿这个来开玩笑,这是关于到祖宗的问题。

    “现在,咱们要做的就是给死去的风门村的兄弟姐妹们报仇,愿意去的,跟我来,不愿意去的也可以,现在就可以回去。”

    没有一个人愿意退出,土家族的人虽然淳朴,但是面对仇人也是从来不手软的,杀我兄弟姐妹者,必杀之!

    ps:马上45o票,也就是说九灯欠了五更,继续求月票,不要怕九灯还不上,晚上如果没错的话,应该还有两更,先还一更!(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