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八百四十三章 有原则的胡老二
    大部队在村委前停下,只有那几个抬棺的人才抬着棺材进入了村委院子内,不过秦宇却是跟了进去。

    在这村委院子里,已经摆了一幅棺材在那了,在棺材的前方,摆放着一张安桌,上面放着香炉还有灵位,一看就知道这棺材是谭德生的儿子谭剑秋的了。

    两具棺材并排放好之后,那抬棺的人也退了出去,现在就剩下谭德生、邓勇,还有秦宇三人了。

    “这两位是?”邓勇看着秦宇和坦克,皱了下眉,问道。

    “邓道长,这两位是我朋友,他们也是没见到过阴婚,想要看一下,还请您不要介意。”胡老二笑着开口解释道。

    “见识一下是可以,但是一会你们不能出声,站着那边不要打扰到我。”邓勇点了点头,指了指院子一边的角落,秦宇摸了摸鼻子,很是自觉的走了过去,坦克自然也是跟上。

    “把这案桌上的东西都先拿掉吧。”邓勇一指那摆放着谭德生儿子灵位的案桌说道。

    很快谭德生就把案桌清空出来,而邓勇便将棺材内得女尸给抱了出来,放在了案桌之上。

    夏小田虽然死去了有一个月,但尸体却还未腐烂,显然是因为一直在冰冻库保存的原因,甚至此时那清秀的脸上都还有一些未化掉的白霜。

    “谭村长,这要想让夏小田心甘情愿的跟随你儿子结成阴婚,一会需要你的帮忙,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了。”邓勇看了眼夏小田后,朝着一旁的谭德生说道。

    “愿意,什么我都愿意,邓道长你尽管吩咐。”谭德生拍了拍胸脯保证道。

    “那好。我就明说了吧,你儿子是摔断腿而死的,这在阴间必然是行走不方便。现在咱们唯一的办法就是从夏小田身上下手,让她离不开你儿子。”

    “离不开我儿子?”谭德生挠了挠头。他还不是不明白邓勇话里的意思。

    “我们知道,一般瞎子离不开人搀扶领路,而什么情况下,这夏小田才会倚靠你儿子?”邓勇一步一步引导着谭德生去往某个方面想。

    而听到这里的秦宇,脸色已经是难看了起来,他果然没有想错,这邓勇当真是打的这主意。

    “邓道长,你的意思是说……”谭德生此刻也明白了。脸上露出犹豫之色,吞吞吐吐的说道:“将这女娃的手给……给弄断,这样她就离不开我儿子了。”

    “不行,不能这么做。”

    和秦宇一起站在角落里的胡老二听到这话,突然大声叫了出来,倒是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离着胡老二最近的坦克更是眼皮微微抖动了一下,把刚刚握紧的拳头慢慢松开。

    “谭村长,这样做我不好和人家夏小田的家人交代啊。”胡老二走到女尸的旁边,朝着谭德生说道。

    “别看我。办法我已经告诉你了,要不要做就看你自己了。”看到谭德生求助的目光,邓勇冷冷的说道。

    谭德生听了邓勇这话。一咬牙,朝着胡老二说道:“胡师傅,这女尸是我花钱买来的,怎么处理是我的事情吧。”

    “谭村长,人家虽然将尸体卖给你,但是当时我给人家说的是卖去结阴婚,到时候一样会下葬的,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在古塘县,大家都知道他胡老二是干这一活的。所以夏小田的家人才会相信他,让他把夏小田的尸体带走。而且说实话,他干这活也就和做媒人一样。捡好听的说的说,半带忽悠。

    但胡老二有一个原则,那就是他说的是给人家结阴婚找,那就是真的是给人家结阴婚用,这是胡老二自己坚守的一个原则,不然像有些刚死的人,他完全可以拿着尸体器官去卖更多的钱。

    当初他可是当着人家夏小田父母的面,信誓旦旦的说过,只是送过去和一位死去的男的结阴婚,好让他们的女儿黄泉路上也不孤单,虽然他掩藏了谭剑秋是如何死的,但这只是一些小节,就好像做媒婆的,不会把男方的一些缺点给说出来,一样的道理。

    “胡师傅,这次女尸的钱,我现在就可以和你结了。”

    在谭德生的眼里,胡老二这么阻止,不过是想多拿点钱罢了,毕竟这女尸又和他不沾亲带故的,没必要表现的这么激动。

    说完,谭德生从上衣内袋掏出一叠百元大钞,交给胡老二的手上,“拿着,这是剩下的钱,外面已经备好了酒席,胡师傅你就带着你的两位朋友去外面酒席坐。”

    “谭村长,这……”胡老二看了眼手上的钱,份量不轻,也有个一两万,在加上女方那边他也有抽成,这一趟买卖下来,他也能赚个三万。

    “这钱我不能要,总之,夏小田的尸体不能被破坏,如果谭村长你就这么下葬的话那可以,但要是破坏夏小田的尸体,那我只能把夏小田给带回去。”

    胡老二终于做出了决定,一咬牙将钱还给谭德生,坚决的说道。

    胡老二的话,倒是让一旁的秦宇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和胡老二相处这么一两天,胡老二给他的感觉是爱贪小便宜,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胡老二竟然表示出来这么有原则,让他刮目相看了。

    “胡老二,你这钱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现在尸体已经送到了,这里是谭家村。”谭德生也是恼了,这胡老二真是一根筋,这女尸怎么样,对方的家人又不会知道,过了今天就下葬了,只要他们不说又不会有任何的事情。

    “谭村长,我不管你怎么样,我胡老二也是有原则的,咱们古塘县方圆的人相信我胡老二,就是因为我胡老二说到做到,不会做出丧心病狂的事情,这事情没得弹,钱我也不要了,现在我就把夏小田的尸体带走。”

    胡老二一步上前,将谭德生给撞到一边去,就要去将夏小田的尸体给抱起,重新放回棺材内。

    “等等。”

    就在这时,邓勇却是拦住了胡老二的手,冷笑了一声,开口说道:“谭村长,你就这么让她把女尸带走?现在要找到合适的女尸可不容易了,而且你儿子的尸体也够久了,过了今天这个吉日,再也没有好日子了。”

    邓勇的话让谭德生的脸色阴沉了起来,朝着胡老二吼道:“胡老二,别给脸不要脸,你就一个卖尸体的,还把自己当成了什么了?跟我讲什么原则,我再跟你一遍,这里是谭家村,这尸体你是带不走的。”

    谭德生说完这话,朝着门外喊道:“剑春。”

    “爹,有什么事情吗?”

    一位魁梧的年轻男子听到声音从门外走了进来,长得五大山粗的,脖子上还带着一条银项链,很是威风。

    “让胡老二和他的朋友出去就座,我和邓道长还要给你弟弟结阴婚。”谭德生说道。

    “好,胡师傅,还有这两位朋友,请吧。”

    不得不说,当谭剑春魁梧的身形站在胡老二的面前,胡老二心里还是有些怵的,他知道谭家村不但民风彪悍,而且还很团结,不然谭德生身为村长,也不管公开的在村委大院给自己的儿子举办阴婚。

    “谭村长,你大小也是一个干部吧,这事情要是闹大了,传出去对你的影响也不好。”胡老二做着最后的努力,希望能劝服谭德生。

    “少废话,我今天给我儿子结阴婚,已经是通知了我谭家村全村村民,要是让你把女尸给带出去,那传出去才影响不好。”谭德生一甩手,朝着自己的儿子说道:“送客。”

    “胡师傅,走吧。”

    谭剑春也听明白了,这位胡师傅要带走女尸,阻止自己弟弟的阴婚,当下一把挡在胡老二的身前,横眼瞪视着对方。

    “别急。”

    在谭剑春挡住胡老二的时候,坦克就要出手,不过却是被秦宇按住了,“现在还不到时候。”

    “胡老二,既然人家谭村长请咱们去酒席喝酒,那咱们就去吧,这坐了半天的车,也是够饿的了。”

    秦宇笑呵呵的一把上前将胡老二给拉了回来,谭德生看到秦宇这么上路,脸上重新露出笑容,“还是这位小哥明理,剑春,出去好好招呼胡师傅他们,不要怠慢了。”

    “秦老板,这我……”胡老二被秦宇拉着朝门外走,有些着急,就想要挣脱开秦宇的手,只是他现,无论他怎么用力挣扎,还是无法挣脱开来。

    “胡老二,别着急,他们想要动这具女尸,还没有那么容易,放心吧。”秦宇在胡老二的身边低声说了一句,胡老二抬头惊讶的看了一眼秦宇,当看到秦宇嘴角上的笑容,他这才想起来,这位秦老板也不是普通人啊。

    “我明白了。”胡老二没有再挣扎,跟着秦宇走出了大院门口。

    而秦宇在走出门口的时候,回头眯着眼朝着院内的谭德生和邓勇笑了一下,谭德生看到秦宇的笑容,也跟着回了一个,至于邓勇则是狐疑的盯着秦宇的背影看了一会。(未完待续)

    ps:推荐一本书:《传奇缔造者》,起点现在正在连载的篮球经典书之一,喜欢看这类书的书友可以看看,另外,还有一更大概会在凌晨左右布。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