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八百四十四章 邓勇的真面目
    “秦老板,您是不是有什么办法?”

    出了大院,这外面果然已经是摆满了酒席,秦宇和坦克还有胡老二三人找了靠边的一张桌子坐下,胡老二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秦宇看了眼,站在不远处的谭剑春,这谭剑春正和两个年轻人在低声交代着什么,不用听他也知道,肯定是叫这两年轻人盯着自己三人。

    “胡老二,你把这夏小田的八字给我。”

    “夏小田的生辰八字是辛未、戊戌、乙亥、甲申。”胡老二想了一下答道。

    秦宇听了胡老二的回答,从桌子上拿起一块碗,倒了一杯热水,接着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箓,在边上那两个年轻人看不到的角度将这符箓丢进碗中。

    符箓到水中,哄的一声燃烧,不过因为有秦宇的手掌挡着,只有坐在最近的坦克和胡老二两人看到了。

    火光闪过之后,秦宇用筷子在水里写着夏小田的生辰八字,最后又朝着碗里吹了一口气。

    当碗里的水再次恢复平静时,胡老二和两人都瞪大了眼睛,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目光死死的盯着那碗里。

    碗中热水的气雾之下,竟然出现了画面,而且,这画面他们在熟悉不过了,是两张缩小版的人脸,正是在大院里的谭德生和那位邓道长。

    这一幕让两人面面相觑,这碗里怎么会出现那两位的脸?胡老二想不通,朝着秦宇小声问道:“秦老板,这是怎么回事?”

    “看下去你就知道了。”

    秦宇嘴角微微扬起,没有直接回答胡老二的问题,而是将右手凝剑指,放在了碗水边,轻轻的抖动着。

    “画面又变了?”胡老二很快就现这水里的画面又变了,邓道长的脸消失了。只剩下了谭德生的脸在那……

    “邓道长,咱们现在该怎么弄?”赶走了胡老二之后,谭德生朝着邓勇问道。

    “很简单,你拿这把刀,将这夏小田的双臂给砍下来,缺了双臂,夏小田的魂魄就必须要倚靠你的儿子了。”邓勇淡淡的答道。

    “行,那我现在去找把刀过来。”谭德生也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说完就朝着里面走去。

    谭德生走后,邓勇目光盯着夏小田的尸体。眼中闪着精光,嘴角翘起,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轻声自语道:“这一次可以好好的宰这谭德生一把了,这谭德生当了这么多年的村长,手上的钱可不少。”

    在大院外面,胡老二看着镜子里的邓勇在那说话,不过因为没有声音,他看不出来邓勇说的什么。但是学过唇语的坦克却是看懂了。

    坦克的目光看向秦宇,“秦先生,这道士……”

    “继续看下去就是了。”

    秦宇摆了摆手,没有让坦克说下去。坦克能看出邓勇说的什么,他同样也是看出来了。

    三人继续看着碗里,只见邓勇说完这话之后,偷偷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接着就只看到邓勇越走越近,一双手臂放大显示在碗里。

    “怎么被挡住看不到了,这邓道长到底是要干什么?”胡老二疑惑的问道。

    “咱们现在看到的画面。都是夏小田能看到的,夏小田看不到的画面,咱们也就看不到。”

    秦宇随口答了一句,只是他这话让胡老二吓了一跳,他们现在在碗里看到的画面是夏小田看到的,那不就是说……

    想到这个可能,胡老二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连忙喝了一口热茶,但依然是全身开始慢慢冷,这太恐怖了。

    很快,碗里又再次出现了邓勇的脸,邓勇又站在了一旁,而谭德生已经回来了,他的手里拿着一把菜刀。

    “邓道长,刀给你。”谭德生拿着菜刀朝邓勇递过去。

    “给我干嘛,这事情你来干,是你给你儿子结阴婚,不是我。”邓勇接都没接,直接拒绝了。

    “这……我没有干过啊。”谭德生有些为难的说道。

    “你没干过我也没干过,时间可不等人啊,要是过了下葬的吉时,是你自己造成的。”

    邓勇这么一说,谭德生一咬牙,赶紧走到夏小田的尸体边,举起手里的菜刀,瞄准了夏小天的手臂之后,闭上眼睛用力的砍下去。

    然而,意料之中的阻力没有感觉到,谭德生只感觉自己手上一轻,等他睁开眼睛一看的时候,现夏小田的手臂完好无损,但是他手里的菜刀却是一下子窄了三分之二。

    “这……这,邓道长,这是怎么回事?”谭德生有些惶恐的朝着邓勇求助的问道。

    “哎,看来这夏小田也是魂魄未去,来保护自己的尸体了,恐怕很难砍下她的手臂了,这阴婚是结不成了,谭村长,放弃吧,你儿子是注定了要在阴间孤苦伶仃一个人了。”邓勇摇头叹气,无奈的说道。

    “那怎么能行,邓道长,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求求你帮帮忙。”谭德生听了邓勇这话,急了,连忙哀求道。

    “不是我不帮啊,给你出这个主意,我已经是要折损三年的修行了,要是我再出手砍下夏小田的手臂的话,那可就是十年的修行要没了。”

    虽然邓勇说话的语气很无奈,但是谭德生听出了其中的关键了,这位邓道长是有办法砍断夏小田的手的。

    “邓道长,如果你能出手相助,我愿意再出十万块,当做邓道长你的出手费。”谭德生眼珠子一转,说道。

    “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啊,谭村长,我知道你心疼你的儿子,本来这事情我是不能再插手的,但正所谓上天有成人之美,你的这份爱子之心我相信上天也是看在眼里的。”

    邓勇说到这里,目光看向谭德生,谭德生连忙露出恳求的神情,朝着邓勇连鞠了几个躬。

    “行吧,我就折损十年的修行吧,你把菜刀给我。”

    接过谭德生递过来的菜刀,邓勇并没有急着就朝夏小田的手臂砍去,而是将菜刀持在胸口处,开始念起了经文。

    邓勇这一念,足足花去了一刻多钟,这期间谭德生也不敢催促,就这么站在一旁着急的等待,要是打扰了邓道长念经施法,罪过更大。

    “尘归尘,土归土,今日弟子持刀斩去夏小田双臂,实在是迫不得已,谭家家主护子心切,诚感动天。为了谭家次子能在阴间有伴,弟子甘愿折损十年修行,还望道祖相助。”

    邓勇最后这一段说的声音不小,一旁的谭德生也是听到了,脸上露出激动的神情,心里暗道:“这位邓道长真是好人啊,一会一定要多给点补偿。”

    “啪!”

    邓勇话音落下,双手将菜刀缓缓举过头顶,谭德生望向菜刀,只见这刀锋处竟然散出一道耀眼的光亮,虽然这光亮出现的时间很短,但还是让他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因为这光亮实在是太刺眼了。

    谭德生可以肯定这不是刀锋反光出现的光亮,正当他疑惑的时候,邓勇却是看向他,开口解释了:“刚刚这光亮是道祖听见了我的话,答应了,那白光是道祖加持在这菜刀上的,现在这菜刀就可以砍断夏小田的手臂了。”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谭德生脸上露出喜色,“辛苦邓道长了。”

    “好了,现在看我把这夏小田的手臂给砍下来吧。”

    邓勇走到了夏小田的尸体跟前,在谭德生看不到的角度,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神色,暗衬:“这谭德生果然是有钱,一会下葬得时候,应该再找个机会坑一笔。”

    谭德生不会知道的是,他之所以砍不断夏小田的手臂,还有菜刀为何会变窄少了三分之二,就好像融化了一样,那是因为邓勇在夏小田的手臂处洒了一种特殊的化学药水。

    这种化学药水无色无味,对身体也不会造成伤害,但是这药水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可以熔化任何金属类的东西,只要是金属类的东西,沾到这药水就立刻熔化。

    谭德生不知道,再加上邓勇在一旁忽悠,他自然相信了所谓的夏小田鬼魂作祟的说法,而邓勇之所以会念经文念上个一刻钟,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这药水的蒸期就是一刻钟左右,只要过了一刻钟,药水就会从夏小田的衣服上蒸掉。

    而邓勇靠着这种化学药水,曾经骗过很多家人,已经是轻车熟路了,加上谭德生的先入为主,自然是不会看出破绽的。

    “谭村长,看好了。”

    邓勇将菜刀举起,朝着谭德生招呼了一声,一刀就朝着夏小田的手臂砍下去。

    院子外头!

    坐在桌子上,一直看着碗里画面的秦宇,当看到邓勇举起菜刀的时候,便不再无动于衷。只见秦宇拿起筷子,插入水中,飞快的碗里画着符文,同时还将左手食指放入碗内,直接逼出了一滴血液进入碗水中……

    ps:更新晚了,要是还有在等更新的书友,给说声抱歉了,卡文了许久,本来是打算明天写的,但想着先前已经说了凌晨有一更,要是不写完布的话,让等待的书友白等,罪过就大了。

    感谢心若天堂大大的一万起点币打赏,也感谢其他书友的打赏!(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