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八百四十八章 恶战(一)
    从那地方出来,6琦丰还是第一次遭到这样的挑衅和轻视,这让他如何不怒,此刻不过是强行压抑住内心的愤怒。

    “6道长,秦大师,两位别冲动,这中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夹在两人中间的许承此时是最头疼的,秦宇不仅是一位天才,而且自身也是进入了五品大师境界,而这6琦丰来头也是大的吓人,再加上对方的实力,这两人要是对上了,估计得有一场恶战。

    许承自然不希望这样的事情生,不说他们许家和6琦丰有合作,就是秦宇,他也需要巴结,因为他们许家一位先人的法器还在对方身上,这两位他谁都得罪不起。

    “许先生,这事情和你没有关系,还希望你不要插手。”6琦丰直接是把许承给堵死了,目光炯炯的看向秦宇:“什么玄学界千年难得一出的天才,在我眼里也不过如此,比你更天才的人我都见过。”

    “我可没说我是天才,怎么,这天才两个字让你感觉到自卑了。”秦宇呵呵一笑,目光却是看向门口处,因为他们的进来,引起了谭家村村民的警惕,此刻已经有不少谭家村的村民涌入院子了。

    “这地方不方便,咱们去外面。”6琦丰冷哼了一声,一甩道袍,就朝着门口走去,邓勇自然是赶快跟上,那些村民受6琦丰的气势影响,全都自觉的让出位置让他们离开。

    “胡老二,带上夏小田的尸体,咱们也出去。”

    秦宇朝着胡老二说了一句,胡老二应了一声,就要去抱起夏小田,那谭德生看到这一幕张开欲言,但随即就看到秦宇正眯着眼,笑着看向他。不禁心里一寒,头一缩没敢再开口,任凭胡老二把尸体给抱走。

    同样的,秦宇一行人的离开,那些谭家村的村民也没有阻止,甚至他们都不太清楚到底生了什么事情,看着自己村长坐在地上的沮丧表情,所有人都大眼瞪小眼的不知道该干嘛。

    “胡老二,他奶奶的,尸体被抱走了。竟然钱不退还给我。”

    足足过去了十来分钟,谭德生突然一声怒吼,他想到了自己先前强塞给胡老二的两万块钱,现在尸体没了,钱也没有拿回来,当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嘿嘿,这两万块可是你自己要硬塞给我的,不能怪我没有还给你。”走出谭家村的胡老二自言自语道,脸上再次露出那贪财的猥琐笑容。

    “秦大师。6道长,最后再听我一句劝,两位都是我玄学界的人才,不可为了一点小事结怨。不如大家坐下来慢慢谈。”

    在谭家村外面的一个山脚处,6琦丰停了下来,6琦丰这一停,秦宇自然也没有跟着走。两人就这么互相对视着,许承则是在做着最后的努力。

    “许先生,看在你的面子上。只要他肯向我师弟道歉,我可以既往不咎。”6琦丰缓缓开口说道。

    “这……”许承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让秦宇道歉,这怎么可能,能成为天才的,哪个没有点脾气,更何况还是秦宇这样堪称天才中的天才的人了。

    “许兄,你的好意我领了,这一次的事情你就站在一旁观看就可以了。”秦宇也是笑着朝许承说道。

    “哎。”许承叹了一口气,也知道自己劝不住这两位,当下只能走到一边。

    “坦克,胡老二,你们两也退后点吧。”秦宇这边示意坦克和胡老二后退,那一边6琦丰也让邓勇站远点,两人虽然言语中轻视对方,但实际上,在秦宇和6琦丰的心里,都明白对方会是一个劲敌。

    玄学界解决纠纷的方法很简单,要么就是找一个有威望的人来裁决,要么就是纠纷的双方斗一场,而现在很明白,秦宇和6琦丰都是选择的后者。

    “虽然我不知道先前那道金光是何物,能破掉我的桃木剑和紫剑,但是我告诉你,如果你以为凭着那金光就可以抗住我,那你就想错了。”

    6琦丰将道袍一甩,手里却是多出了一柄拂尘,这拂尘是黑色质地的木柄,上面刻着一些符文,拂尘柄上束着两簇黄色的毛,而在拂尘柄尾处,则是光泽银亮的白色马尾毛,扎成了一束。

    “三钟拂尘。”秦宇看到6琦丰手里的拂尘,双眸一凝,轻语了一句。

    “倒是有点见识,还认得三钟拂尘。”6琦丰听到秦宇喊出了他手里拂尘的名字,脸上露出得意之色,“实话告诉你,这三钟拂尘用的马尾毛不是普通的马,乃是千里宝驹。”

    “三钟拂尘,以两黄分三节,对应三清道祖,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秦宇嘴角翘起,笑着答道。

    不过在秦宇心中,却是提高了警惕,三钟拂尘并没有他嘴上说的那么简单,三钟拂尘看似简单,但实际上却是非常的复杂。

    但就是那两簇黄色的毛,那极其的难弄,那黄色的毛实际上是一种麋的毛,然后放在禅香上面,用香烟慢慢的熏黄,这期间,还需要有一位境界高的道士来念经,整整三年的时间不得间断,这样才有可能变成黄色。

    而这,还只是第一步,接下来则是拂尘的柄,这柄的木质也不普通,必须是千年老木的树根处,与大地接壤的那一部分。

    最后这拂尘的马尾毛也是有讲究的,先,这马尾毛不能是从马身上脱落下来的,得是亲自从马身上剃下来的,然后用清泉水清洗浸泡三天三夜,之后再供奉起来,每日礼拜,七年之后放得取下,用来制作拂尘。

    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七年来,谁礼拜的,这拂尘也就只能谁使用,所以,这一套极其繁琐的手续才让得三钟拂尘越来越少,再加上三钟拂尘的限制条件:无法传代,这才被玄学界的人慢慢摒弃。

    毫不夸张的说,能用三钟拂尘之辈,都是有大毅力之人,花费十年的时间在一柄拂尘之上,这毅力可想而知了,秦宇也是自认自己都做不到。

    三钟拂尘虽然繁琐,但一旦制作成功,威力也是极其的恐怖,尤其是对阴物,一般的阴物只要被拂尘给打中,立马就魂飞魄散,有着慑人魂魄的作用,就是正常人被打中也会将魂魄从体内打出去。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给我师弟道歉。”6琦丰手握着拂尘,朝着秦宇说道。

    “看来你对自己手里的拂尘很有自信。”秦宇微微的摇晃了下脑袋,“但是我依然是那句话,你算什么东西。”

    “不是抬举。”

    6琦丰再次被气炸,手里拂尘一扬,整个人的气势开始变了,一股强大的气势从他的身上冒起,一个踏步,脚踏天罡,竟然是直接来到了秦宇的跟前。

    “跟我玩步法。”秦宇一声冷笑,也同样是一步迈出,6琦丰就感觉自己眼前一花,再仔细一看,前面哪还有秦宇的身影。

    “不好。”6琦丰的反应也很快,脚上步伐转动,手里的拂尘直接是朝着身后打去,看也不看一眼。

    只是,6琦丰的这一打却是落空了,他的背后空空如也,根本没有秦宇的身影,6琦丰感觉到自己左边有身影飘过,依然是没有犹豫,直接是拂尘朝着右边打去,当然,结果也同样是打空。

    “陈老板,这两位是搞什么,秦老板为什么围着这6琦丰绕圈不动手呢,这6琦丰更奇怪,明明秦老板就在他左侧,他却拿拂尘打右边,在右侧的时候,却拿拂尘打左边。”胡老二看着场上的怪异场面,忍不住的问道。

    “我也不清楚。”

    坦克也看的很是纳闷了,明明秦先生有很多次靠近这6琦丰了,为何不出手呢,而这6琦丰就更古怪了,秦先生站在他的面前,他却拿着拂尘朝后面打去,这让坦克是完全看不懂场上的局面了。

    “你们看不懂是因为秦大师和6道长此刻都是使用了某种天罡步法。”离着坦克和胡老二近的许承听到两人的对话,神情凝重的解释了一句。

    “天罡步法?”坦克和胡老二纷纷将目光转向许承,一脸的疑惑。

    “你们应该听说过三十六天罡吧。”许承看到两人困惑的目光,解释道:“天罡,实际在是奇门八卦中的方位,你们应该听说过奇门遁甲吧,人进入其中,一旦走错一步就很难走出来,要想走出来,必须会天罡步法,所以,你们现在看到的画面并不是真实的画面。”

    在许承给坦克和胡老二解释天罡步法的时候,场上,秦宇和6琦丰两人也陷入了僵持,6琦丰打不中秦宇,但同样的,秦宇也攻击不到对方。

    “也罢,既然你也会天罡步法,那下面咱们就凭真本事吧。”6琦丰突然往后一个跳跃,直接是跳离了开来,而秦宇也同样是停了下来,两人互相盯着对方,视线碰撞,心里都明白,试探已经结束了,下面就该是动真格的时候了。(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