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九百三十六章 有眼不识金镶玉
    “怎么了?”李卫军听到秦宇的惊咦声,轻声问道。

    秦宇没有回答李卫军的话,还是朝着那角落走去,这是靠在二楼左侧最里面的角落,这个架子上摆的东西很少,只有那么一两块砚台,还有几只毛笔,而且这一两块砚台上面还布满了灰尘,看样子是属于可有可无的淘汰货。

    “秦宇,这里会有好东西?”李卫军跟着秦宇走过来,看到这都沾上了灰尘的架子,皱眉问道。

    按他的想法,这几样东西能放在这里沾灰尘,这就说明这几样东西肯定不值钱,不然张云天不可能会这么随意让这几样东西摆在这里。

    “秦宇,你不会是觉得,张云天是故意把好东西摆在不起眼的地方,然后用这灰尘来迷惑我们的吧?”李卫军反问道。

    “为什么不可以呢?”秦宇笑着看了眼李卫军,问道。

    “张云天根本就没有必要这么做,如果他真的想不让我们得到好东西,完全可以把一些好东西给先藏起来,反正我们也不知道他的收藏,没必要还搞的这么复杂吧。”李卫军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那要是连张家人自己都没有能现呢。”秦宇很有深意的说了一句,留下李卫军愣在原地还在回味他话里的意思,而他则是伸出了手,将架子上的一支毛笔给拿了起来。

    这是一支紫毫宣笔,所谓紫毫,就是用的深黑和紫色兔毛制作成的毛笔,因为兔毛较为硬,所以以叫做硬宣笔。

    宣笔,是国内四大名笔之一,而紫毫宣笔。更是其中的王者,唐白居易《》诗中曾云:“紫毫笔,尖如锥兮利如刀;江南石上有老兔。吃竹饮泉生紫毫,宣城工人采为笔。千万毛中择一毫。毫虽轻,功甚重,管勒工名充岁贡;君兮臣兮勿轻用,将如何?愿赐东西府御史,愿赐左右台起居。搦管趋入黄金阙,抽毫立在白玉除。臣有奸邪正衙奏,君有动言直笔书。起居郎、侍御史,亦知紫毫不易改。每年宣城进笔时。紫毫之价如金贵。慎勿空将弹失仪,慎勿空将录制词。”

    紫毫宣笔,虽然名贵,但也是有分别的,一般来说,进贡给皇室的为极品,而达官贵人的也是上等货,但也有一些紫毫是卖给一般读书人的,这类紫毫的做工自然就不那么的精细了,价格到现在也不会很高。

    另外还有一点。紫毫有南北之分,但因为北边的兔子毛较南方的硬,因此紫毫以北为尊。所以,判断紫毫笔的价值,得从做工和产地两方面来判断。

    而秦宇手上的这支紫毫,毛料柔软,很明显是属于南方出产的,另外,这笔杆的雕工也很是简单,甚至不能说简单了,应该说是根本就没有什么雕工。就是那么一根笔杆,什么都没刻。末尾端也只是镶了一块红泥。

    “秦宇,这笔很普通。计算这笔是古董,恐怕也不值多少钱。”李卫军恢复过来,撇了眼秦宇手里的紫毫笔,便直接说道。

    虽然他不懂古董,但也买过不少古董,自己收藏也好,送人也罢,这么多次下来,他也算是知道一点,那就是古董并不是靠年代来判断价值的,就连现在收藏市场很火的瓷器来说,如果是官窑出来的,那就值钱,但要是给一般老百姓自己家用的,也不值几个钱的。

    其他类型的古董也都差不多,李卫军一看就知道,秦宇手里的这支笔,放到现在,那就是属于残次品,或者说是那些小工随意制作的,没准还是古代哪位穷书生没钱,自己制作的呢。

    “李叔,这支笔可不简单啊。”秦宇朝着李卫军一笑,将毛笔反手一握,李卫军没有看到,就在这一瞬间,秦宇掌心白芒流转,进入那毛笔之中,一直到笔端,那一缕紫毛却是散出一道莹莹的紫光,只是,这紫光很短,李卫军没有能现。

    “秦宇,这笔真是好东西?”李卫军看到秦宇自信的笑容,也不禁有些犹豫了,难道这支紫毫毛笔真的是一件宝物,不过是张家人有眼不识金镶玉,让明珠蒙尘了。

    “我敢肯定,这里没有比这支笔更好的东西了。”秦宇嘴角一扬,十分笃定的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今天咱们可以拿两件东西走了。”李卫军嘿嘿一笑说道。

    “拿两件?”秦宇有些狐疑的看了眼李卫军。

    “你要是就拿这支紫毫毛笔走,张家还会以为你不愿意和解,看着吧,到时候那张云天肯定会拉着叫你再拿一件。”李卫军很是得意的说道。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秦宇转身,看向身后的第五个架子,“那里的一块砚台可是不错。”

    秦宇从气场的感应得知,除了这支紫毫毛笔,就数那砚台的气场最为强大了,当然,这强大是相对其他的文房四宝来说,和这紫毫毛笔却根本无法相提并论,这紫毫毛笔的气场几乎可以抵得上这里所有的文房四宝的气场总和。

    “那行,咱们先过去。”

    有了秦宇的提示,李卫军看了眼那块砚台,示意秦宇朝着张云天所在的方向走去。

    “秦小哥,李先生,看完了吗?”张云天看到秦宇和李卫军走过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在秦宇手上的那支紫毫毛笔时,却是愣住了。

    “张老爷子,我知道张家是做文房四宝生意的,我刚逛了一下,现这支紫毫毛笔不错,加上我最近有喜欢上了书法,正想找一支毛笔练字,不知道张老爷子能否割爱,转卖于我。”秦宇看到了张云天的愣神,便知道一切都让李卫军给猜中了。

    “秦小哥,这支紫毫毛笔算不上什么,你要是练笔的话,我这里还有其他的毛笔,湖笔宣笔都有,不如我给你另外推荐一支?”张云天皱眉建议道。

    “算了吧,张老爷子这里的毛笔可都是古董啊,我就练练笔,哪里舍得用这么好的笔。”秦宇笑了笑,拒绝了。

    张云天尴尬了,这支紫毫毛笔在他眼里根本就算不上是什么古董,张家是靠文房四宝起家的,他很清楚,这支紫毫毛笔,连残次品都算不上,根本不值几个钱。

    他也相信,就算眼前这两位,不懂文房四宝,光从卖相上看,也应该知道这支紫毫毛笔不值钱,难道他们是真的不打算和解了?

    “秦宇,我觉得张家挺不错的,张老爷子又好客,不然这样吧,你要练字,光有毛笔也不行啊,不然再挑一块砚台吧。”眼看着气氛就要尴尬起来了,李卫军在这时候却是插话了。

    张云天听了李卫军的话,先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喜色,朝着李卫军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连忙接话道:“李先生说的对,这光有笔也不行啊,秦小哥不妨再挑一块砚台。”

    “那好吧。”秦宇一副有些不情愿的样子,其实心里却已经是笑开了花了,这是他和李卫军两人设计好的套,这张云天钻进去了还不自知,还得感谢他们给他这个机会。

    “这块砚台倒是不错,看着挺好的。”秦宇也没有再啰嗦,直接走到那气场第二强大的那块砚台前,将砚台拿起,张云天看到秦宇拿起这块砚台,嘴角却是抽搐了好几下。

    “张老爷子,这块砚台和这支紫毫毛笔多少钱,我买了。”秦宇讲砚台和紫毫毛笔拿在手中,转头问道。

    秦宇转头的这一瞬间,刚好捕捉到张云天脸上流露出来的肉疼神色,他清楚,这块砚台可是价值不菲,估计张云天也没想到他一眼就会挑到这里价值最高的东西。

    “秦小哥说笑了,我张家有一个规矩,那就是遇到喜爱书法、国画的人,可以赠送一些文房四宝,既然秦小哥对书法有兴趣,这砚台和紫毫毛笔就送给秦小哥吧。”张云天心在滴血,脸上却还得露出笑容,朝着秦宇说道。

    “那怎么好意思呢。”

    “这是我张家祖上的规矩,我张家祖上曾给不少人送过文房四宝,这其中有普通书生,也有一些历史上有名的书法家和画家。”

    “而且,子云得罪了秦小哥,这也算是对秦小哥的赔罪吧,秦小哥一定要收下。”

    “秦宇,既然张老爷子这么说了,那你就收下吧。”李卫军帮着张云天说了一句。

    “既然这样,那张老爷子,我就却之不恭了。”秦宇笑了,他这一笑,张云天也跟着笑,而李卫军也同样的是脸露笑容,三人的笑各自含义不同,但只有张云天这笑,却是极其苦涩的笑。

    “秦宇,你都没看到,张云天的脸都黑了,在那挑选到那块砚台的时候,我特意关注了下他的表现,几乎是一瞬间表情就凝固了。”出了张家,李卫军一边启动车子,一边朝着秦宇幸灾乐祸的说道。

    “嘿嘿,李叔,这一次要多谢你了,这块砚台送给你吧,我只要这支紫毫毛笔。”秦宇笑着说道。(未完待续)

    ...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