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九百五十九章 升官缘由
    原来,在燕子事件之后,郝建国出现意外,这县委书记一职,便由原来的县长给顶了上去,要知道,在国内官场,一把手和二把手之间很难真正的尿在一个壶里去,而秦宇的大舅是郝建国这一系的,和原来的县长自然也是不对付的,郝建国一倒,张远河的心几乎是凉了一半。

    而当张远河知道是由原来的县长担任县委书记,整颗心彻底都凉了,他已经做好了被调到偏远地方去担任镇长的心理准备了。

    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新书记上任,他们这一批跟着郝建国的人都受到了打压,不少被调离了原来的岗位,手中的权力是大大的减少了,大部分的肥缺都被新书记的人给占了。

    按照这样的情况下去,张远河知道,自己被调整也就最多是这一两个月之内了,张远河甚至都想过,要不然自己主动一点,以身体不适为由,让出这镇长的位置,去县里某个局当一个局长得了。

    然而,事情的展却是让张远河怎么也猜不到,两个月前,省委原组织部长因贪污落马,而新上任的省委组织部部长,在上任初期,便开始在各个市县进行调研考察,广丰县,便是这其中的一站。

    本来,对于组织部长下来调研,张远河是没啥想法的,官位摆在那里呢,自己连陪同的资格都不够。

    可谁知道,这位新上任的组织部长,在到了广丰县之后,便点名要去考察一下他所在的那个镇,张远河的心思这才活了,要是这位组织部长对考察的结果满意,就是夸奖那么一句,那自己这镇长的位置就可以保住了。

    毕竟,得到了省委组织部长的肯定。就是这新书记对自己再不满,也不敢动自己,这动自己不就是等于打省委组织部长的脸吗?

    然而,事情的展在一次出乎了张远河的意料,新上任的省委组织部长,到了镇上之后,当着市里和县里的领导,竟然点名要他陪同,这已经是让这些领导跌破了眼镜了。

    而接下去情况的展,更是让所有人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省委组织部长在调研结束的之后的宴会上,点名要他陪坐,临走时还很亲切的握了握他的手。

    虽然省委组织部长跟他握手说的是一些官场上的套话,但张远河却懵了,这组织部长和他说的是什么话都可以不在意,这让自己陪坐,还亲切的和自己握手,这一个讯号已经是再明显不过了。

    混官场的,要是没这点眼力。那还是趁早离职算了,张远河明白了,这位新上任的组织部长,是给自己撑腰来的。

    看明白这一点的。可不止是张远河一人,那些陪同组织部长来的市里领导,同样都是一脸亲切的和张远河握手说了几句才跟着组织部长离去,倒是把县委书记给晾在了一边。

    而组织部长走的当天。张远河一晚上的电话就没断过,那些因为郝书记离职而跟自己断了联系,生怕被连累的官员也都再次亲切的邀请自己吃个饭。

    一晚上。张远河便多了十几个饭局,这还是推掉了一些不必要的,这就是官场啊,那一晚张远河真正的失眠了。

    张远河很清楚,那些请自己吃饭的人,不外乎是想打听一下自己和新上任的组织部长到底是什么关系,竟然能劳动组织部长亲自下来给他撑腰。

    但张远河自己心里都犯迷糊呢,自己根本就不认识这组织部长,而第二天,张远河甚至把自己的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亲戚都算了一遍,都没有现能有和这组织部长拉上关系的。

    但张远河却是得到一个消息,据说组织部长离开的当天晚上,县委书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把自己关在里面好几个小时,期间有工作人员经过,听到了茶杯被摔碎的消息。

    有了组织部长下来的这一趟,张远河这镇长的位置总算是保住了,而在一个月前,县委的常务副县长因为年龄到了,退了下来。

    本来,对于这常务副县长,张远河是没有啥想法的,能保住这镇长的职位他都已经谢天谢地了,更何况这组织部长到底为什么会替他撑腰,没想清楚这一点,张远河在县里表示的一直是很低调,为啥,因为心虚没底啊。

    但是,当县委书记把他的心腹一位副县长放在常务副县长的名单当中给报到市里去后,没多久久被市里给否定了,市里批复的是履历不够。

    县委书记的人被否了,县长笑呵呵的把自己心目中的人选给报了上去,但结果却是和县委书记的一样,同样被市里给否了。

    本来,县委书记和县长同时被否,这让县里的人以为,这一次常务副县长,应该是市里有了合适的人选,没准就是市里哪位领导盯上了这位置,可能会空降或者从其他县调一位过来。

    但连着一个礼拜,市里都没有任何的动静,这一下,县委书记和县长都坐不住了,这县里报上去的被否了,市里又不安排,这是怎么个回事?

    能当时县委书记和县长,在市里还是有关系的,县委书记和县长分别给自己领导打了电话探了口风之后,两人突然就这么陷入了沉默。

    而就在那一天,张远河同时被县委书记和县长叫到了办公室,说着一番体己的话后才让他离开。

    从这两位的办公室出来之后,张远河还一头雾水,这一把手二把手突然找自己,就为了闲聊一下?

    在宦海浮沉了这么多年,张远河的政治敏感自然不低,他知道,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

    而就在第二天,张远河才明白,为何那两位会把自己叫到办公室去了,因为第二天,县里就传来的消息,书记和县长同时推荐他担任接替常务副县长一职,而且,这份申请打上去了之后,在市委常委会上面也很顺利的就通过了。

    从镇长一跃成为县委常务副县长,张远河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一下子来了一个三级跳,越过了镇委书记和副县长这两个坎,成为了整个县城的新贵。

    秦宇听完自己大舅的话,也是目瞪口呆,一时都不知道该说啥了,这事情竟然一波三折,最后变成了这样的结果。

    “小宇,你脑子灵光,替大舅我想想,那位省委组织部长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要帮我?”

    而同样和秦宇一起听完这些的孟瑶,脸上的表情却很淡然,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秦宇看了孟瑶一眼,还以为是因为孟瑶的眼界高,这县城的官场没被她放在眼里。

    但随即秦宇就知道自己想错了,秦宇开口问了一句大舅一句,“大舅,那组织部长啥名字啊。”

    “肖汉全肖部长,原来的南昌市长。”大舅答道。

    噗!

    秦宇听了这话,刚喝的一口茶水一下子喷了出来,视线转看向一旁安静的喝着果汁的孟瑶脸上,问道:“你早就知道了?”

    “没有,我也是一个礼拜前的时候才知道的,而大舅的事情我一直都不知道。”孟瑶摇了摇头,一个礼拜前,肖叔叔去拜访了自己父亲,而刚好自己在家,这才知道肖叔叔已经升到了组织部长了。

    至于秦宇大舅的事情,肖叔叔却并没有告诉过她,所以她也是刚刚才知道。不过在秦宇大舅说出组织部长的时候,她便已经猜到了原因,所以才会显得很平静。

    “小宇,你们这是?”张远河听着秦宇和孟瑶的对话,有些疑惑的问道。

    “大舅,肖部长和我认识,孟瑶更是管他叫叔叔。”秦宇摸了摸鼻子,对大舅说道。

    “啊!”张远河脸上露出震惊之色,目光在秦宇和孟瑶身上流转,当然,重点是放在孟瑶身上,半响过后,再次确认道:“肖部长是孟瑶的叔叔?”

    “嗯。”孟瑶点了点头。

    “怪不得,我就说这肖部长怎么好好的会来给我撑腰,感情是有这么一层关系在啊,看来这一次我能化险为夷,当上副县长,还是托了你们小两口的福啊。”张远河有些感慨的说道。

    张远河对于孟瑶,原本只是当做一个小辈来看待,长得漂亮,又是自己外甥的女朋友,虽然听自家老婆说,小宇这女朋友挺有钱的,开着好车,给亲戚送的礼物都很值钱,但他却没把这些放在心上,毕竟,再有钱那也和他没关系。

    但如果自己外甥的女友和肖部长有亲戚关系的话,那意义就完全不同了,自己能化险为夷当上这常务副县长,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孟瑶啊,别怪大舅我好奇,既然肖部长是你的叔叔,那令尊和肖部长是兄弟了?”张远河问道。

    “呃……大舅,我就实话跟你说吧,肖叔叔曾经做过一阵孟瑶父亲的秘书,孟瑶的父亲就是咱们省原来的孟书记。”

    “啪!”张远河手上拿着的茶杯,一下子给掉在了桌上,那滚烫的茶水瞬间就顺着桌面流到了他的腿上,但张远河对此毫无在意,神情变得很是激动,眼睛睁的老大,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小宇,你是说孟瑶的父亲是孟丰孟书记?”

    不能怪张远河激动啊,孟丰是谁?那可是现在的广_东省_委书记,那是进了政_治_局的,如果是在正式的大会上,那都得冠上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头衔称呼的。(未完待续!

    ...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