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九百六十八章 黑手
    “小宇,你有办法?”秦父神情也变得有些激动,毕竟是自己二十多年的同事和朋友,看着自己的好友一脸的憔悴,他这心里也不是滋味,此刻听到自己儿子有办法解决,情绪自然也挺激动。

    “我要先试试看,其实现在最大的问题,并不是这一魂一魄离开身体多久了,而是到底还在不在,如果已经不存在了的话,那就是神仙再世,也无能为力。”秦宇摊了摊双手,答道。

    “不可能的,我爷爷说过,魂魄一旦离体三天,就没有可能回到身体去。”一直沉默的夏天,却是突然开口了,直接质疑起秦宇。

    而夏天的话,也让刚刚脸上露出一丝希望之色的李烨和他老婆两人,表情又变得忐忑起来,李烨更是期盼的看向秦宇,说道:“小宇,如果你是为了安慰叔叔的话,那就不必了。”

    “李叔叔,我可不是为了安慰你。”秦宇笑了笑,转身看向夏天,再看了看被他扶住的老者,虽然感觉有些不厚道,但还是开口说道:“所以你爷爷此刻才会陷入昏迷,而我还完好的站在这里。”

    秦宇这话一出,夏天想反驳,但最后却是无言以对,他当然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对方的意思是说,自己爷爷的本领不行,所以没法解决,但是换了对方,就有办法。

    如果没有刚刚这一幕,夏天肯定是会反驳的,甚至跟对方翻脸,但是现在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沉吟了一会之后,夏天才开口说道:“这位先生,能不能先帮我爷爷弄醒?”

    “你爷爷没什么大碍。”秦宇听了夏天的话,说道:“你把那沉香灰给倒出来,抹一把你爷爷的鼻子中。”

    夏天听了秦宇的话后,将自己爷爷扶回椅子上坐好。然后将放在一旁的沉香香炉给拿起,手伸进去抓了一把沉香的香灰,放在了自己爷爷的鼻子中。

    没过多久,一声咳嗽声便从自己爷爷口中传出,看到自己爷爷的嘴唇张开,夏天的脸上露出喜色,他没有想到,这沉香灰竟然还有这作用。

    看着夏天脸上的喜色,秦宇心里却是有些感慨,其实这都是一些常识。如果是在建国之前,只要是行内的人,哪怕是新手都会知道。

    秦宇第一眼看到这老者的时候,就知道这老者,不过是被一股阴气迷住了心窍,不过人的五窍都是相通的,而沉香灰其实比起沉香的烟味更加具有驱邪的作用,用沉香灰放在老者的鼻子中,这老者体内的那股阴气便会被驱走。

    随着建国后经历了的那个年代。一些没有根基的玄学中人几乎都被打倒了,山野民间的独行者就更少了,而那些大门大派却从不对外传授,这才导致了现在社会上。大部分都是半桶水不满便出来晃荡了,甚至,那些晃荡的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半桶水,这才是最可悲的。

    “咳咳……”

    夏言睁开眼。看到面前自己熟悉的脸庞,有些疑惑的问道:“小天,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让你守着家吗?”

    “爷爷。你都昏睡过去好几天了。”夏天知道,自己爷爷是还没有反应过来,当下连忙将自己爷爷扶起来,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一遍。

    “夏老师傅,真是不好意思,连累到你了。”李烨走到夏言的身边,抱歉的说道,虽然对方没有能解决他儿子的问题,但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表示一下歉意。

    “哎,老朽没能解决问题,才是惭愧。”夏言摆了摆手,之后却是将目光看向一旁的秦宇,问道:“不知道这位师傅怎么称呼?要多谢师傅出手相助之恩”

    “秦宇。”

    “秦宇?”夏言愣了一下,随即又觉得,这名字有些熟悉,但自己肯定不认识眼前这位年轻人,想了一会后,夏言确定,应该是听行内的人说过这个名字。

    可是,行内的人不会无缘无故的聊其他人的,夏言皱了皱眉,目光在秦宇身上又来回打量了几次,突然,他的眼瞳收缩,因为他想到了自己是什么时候听说过“秦宇”这个名字的了。

    “如此年纪,又叫秦宇,而且本事还在我之上……肯定就是那位,不会有错的……”夏言的表情变得有些激动起来,喃喃自语道。

    “爷爷,你说什么呢?”夏天听着自己爷爷的自言自语,疑惑的问道,什么如此年纪,什么不会有错,怎么听着他一头的雾水。

    不过让夏天郁闷的是,自己爷爷并没有理会自己,而是直接朝着那位年轻人走去,态度竟然很恭敬,还朝着对方行了一礼,说道:“您是秦大师吧?见过秦大师。”

    “大师不过是虚名,叫我秦宇便行了。”一听夏言的话,秦宇便明白,对方是听说过自己的名字。

    “那怎么行,秦大师是通过大师宴的,而且还是史无前例的全过大师阶,华盖灌顶,堪称千年不世出的天才,这大师二字当之无愧,如果老朽不称呼您为大师,那才会被同行笑话。”夏言严肃的答道。

    “那就随老师傅您吧。”

    “李先生,没有想到你竟然能请到秦大师,有秦大师在,这一次你儿子的事情肯定是没问题的。”夏言又转头朝着李烨说道。

    “秦……秦大师?”李烨表情有些古怪的看着秦宇,自己同事的儿子,竟然被一位七十多岁的老者称为大师,这想着就觉得有些别扭,可偏偏人家双方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一个喊的心甘情愿,一个也是心安理得的接受着。

    “夏师傅,李叔叔是我爸的同事,我也是本地人。”秦宇解释了一句。

    “秦大师也是本地人?”夏言这回是真的震惊了,他只听说过秦宇的名字和事迹,但还真的不知道,这位在玄学界一枝独秀的天才级别的大师,竟然和自己是老乡。

    “哈哈,没想到啊,咱们这地方竟然也有秦大师这样的天才。以后走出去,老朽和别人说起,也是脸上有光。”夏言笑着说道。

    “夏师傅,关于我是本地人的事情,还希望夏师傅能保密,因为我不想被人多打扰。”秦宇却是打断了夏言的话,他可不想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家乡在哪,虽然,对于一些别有用心,或者大势力来说。只要想调查,还是可以很容易的查到,但是秦宇还是希望能尽量对外保密,这样,自己家人也少一分被打扰的可能。

    “我明白秦大师的事情了,这事情我一定保密,只是可惜……咱们这地方好不容易出了秦大师这样的天才……”夏言虽然不明白秦宇为何要这样做,但还是依言答应道,不过语气之中却是有些遗憾。

    夏言很清楚。如果秦大师肯愿意把他的家乡给对外公布,他也能沾到一点光,至少和其他地方的同行聊天的时候,也可以挺起胸膛。而不像以前,每次人家聊起他们那里出过什么大师,自己只能默默的听着,有时候争论起来。人家来一句,这是我们这里的某位大师曾经说过的,自己便无法反驳。

    所以。秦宇自己都不知道,任何一位大师的诞生,当真可以说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只不过现阶段秦宇没有感觉到而已。

    结束了和夏言的交谈,秦宇又走到了棒棒的面前,仔细盯着棒棒的额头,眉宇轻微的皱起。

    “秦大师,我先前检查过,这小孩应该是被邪物入侵了,只是,这邪物很邪门,我一不小心便着了道,被阴气给堵住了心窍。”夏言看到秦宇认真的观察棒棒,在后面开口说道。

    “夏师傅,你有没有察觉出这阴物的来历?”秦宇没有回头,直接开口问道。

    “没有,不过我从李先生那里了解到,应该是和小孩去了一趟乡下有关,本来我是打算看看能不能直接驱散小孩体内的邪物的,要是这样不行的话,再去一趟乡下。”

    “还好夏师傅你不要去乡下。”秦宇却是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让夏言困惑不解的话。

    “秦大师,您这话的意思是?”

    “这阴物可不一般啊。”秦宇摇了摇头,说道:“一会再和夏师傅你解释,我先把这东西给逼出来。”

    秦宇脸色一转,变得严肃起来,双手结了一个手印,两手拇指食指对应按在一起,中间呈一个菱形的空间,最后是双手印在了棒棒的额头之上。

    在秦宇的手碰触到棒棒的额头上的刹那,棒棒的身躯突然一震,变得笔直,半响之后,却又好像触电了一样,全身开始不停的抖动起来。

    起始,这抖动的幅度很很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抖动的幅度是越来越大,但最后,就好像一个抖筛一样,连带着椅子都跟着摇晃起来。

    “小宇?”李烨见到自己儿子的这一幕,不禁有些担心的喊道。

    “李先生,嘘!”夏言立刻做了一个禁言的手势,轻声解释道:“秦大师此刻在施法驱除你儿子体内的阴物,不能被打扰。”

    听了夏言的解释,李烨立刻闭上了嘴巴,不敢再开口说话了,只是这脸上却还是挂满了担忧。

    盏茶时间过去,秦宇突然一声轻喝,把房间内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接着,秦宇的手印飞快的变化起来,而随着秦宇的手印变化,棒棒的身躯却也是不再抖动,取而代之的是,在棒棒的头顶处一缕黑烟冒出,转瞬之间便朝着卧室的窗户飘去。

    “秦大师,这阴物想要逃了。”看到这一幕,夏言连忙喊道。

    “逃,他能逃到哪里去?”秦宇冷哼了一声,手势继续一变,一股微风便从窗外吹进来,刚好是阻止住了那缕黑烟的逃逸,黑烟被迫重新回到了房内,飘向了一个角落。

    黑烟飘到角落之后,却是缓缓扩散起来,到最后竟然变成了一个人影,而且还是一个五官十分清楚的人影。

    这是一个男人,面色苍白,嘴巴里的血迹一直是到胸襟处,胸前的衣服被染红了一大片,但这血迹都已经干涸了。

    男人的表情不但苍白,而且显得无力,嘴唇微张,神情显得疲惫不堪,就好像一个在沙漠中行走了好几天却滴水未进的行人。

    男人的手指指甲黑,此刻手指微微朝着前面伸出,身躯半躬着,眼神带着一缕防备之色,目光却是落在了秦宇身上。

    “这……这不是我老家的葛大海吗?他在几年前就因为妻子跟人跑了,而喝农药自杀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李烨的老婆看清男人的长相后,突然惊叫了出来,她和葛大海很熟悉,因为她娘家和葛大海家就隔着不远,而且她和葛大海年纪相仿,小时候却是经常在一起玩耍,对于葛大海的样貌,自然还是记得的。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肯定是这葛大海因为自杀死亡,但却心有怨气,不甘心就此离去,因此魂魄就留在乡下,估计小孩就是不小心招惹上了葛大海的鬼魂。”夏言听了李烨老婆的话,沉吟了片刻,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听到夏言的话,秦宇却是微微摇了摇头,看向葛大海的目光闪过一缕精芒,双手却是动了起来,结起了一个手印。

    秦宇这手印一成,葛大海的身躯开始微微颤抖起来,显然是受到了压力,一旁的夏言看到葛大海的神情变化,心里暗衬道:“不愧是大师,这轻描淡写的结一个手印,就可以让鬼魂害怕。”

    不过,就在夏言以为这葛大海的鬼魂会被秦宇给压制住的时候,那葛大海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颗杏子树。

    而就在这时,那杏子树下,出现了一双全黑的手,这双手一下子抓住了葛大海的脚,就这么一点点的将葛大海往下面拽,葛大海不停的挣扎,但始终无法逃脱那双黑色的手,最后,葛大海的脸上露出了绝望之色,在头部即将被黑手给拽下去的时候,却是张开了口,极其凄惨的喊了一句,“求求你,救救我……”

    现场所有人的在那双黑色的手出现时,便全部都愣住了,直到葛大海最后的声音出,众人才打了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未完待续!

    ...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