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零九章 变脸极快的秦宇(第两百五十票加更)
    实际上,从一开始,秦宇便没有打算让何倩怀鬼胎,不然的话,他也不用这么麻烦了,要只是怀鬼胎的话,根本不需要重新去阴间投胎,只不过因为不敢确定何浩的魂魄一定可以投胎成功,因此秦宇才没有把自己心里的打算给说出来。(23[x]

    “现在何浩的怨念和魂魄都已经化作胎儿,记住,这十年,孩子绝对不能出事情,否则的话,何家将会遭到疯狂的报复,谁也没办法帮你们。”秦宇表情严肃的说道。

    “秦先生放心,我们一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何强朝着秦宇保证道。

    “何倩,你手臂上的十颗黑点,每一年会消掉一颗,当十颗黑点全部消失之后,孩子的寿命也就走到了终点。”

    “秦宇,就没有可能让时间再长点吗?我愿意养他一辈子。”何倩认真的问道。

    “没有办法,十年是极限。”秦宇摇了摇头,他知道何倩的意思,当看着胎儿从自己的体内生下来,而已经知道只有十年的寿命,这确实是一件残忍的事情。

    但天道就是这样,一饮一啄,莫非前定,何家欠下的是十年,只能偿还掉这十年,谁也无法更改。

    事情到这里便差不多了,秦宇将目光收回,转头笑眯眯的看着站在门边的萧暧暧。

    被秦宇这笑眯眯的眼神盯着,萧暧暧突然有了一种自己是小兔子被大灰狼给盯上的感觉,不禁打了一个寒噤,嘀咕了一句:“不就是一个条件吗?有什么好怕的。”

    “这一次的赌约,我承认我输了,有什么条件你就说出来吧。”萧暧暧很是光棍的说道。

    萧暧暧这么光棍自然也是有原因的,一来这关系到萧家的名声,二来,对于自己的四姑。萧暧暧也并不像表面上表现出来的这么无情,当初不过是知道没有办法,这才硬着心肠,而现在事情解决了,他也是替四姑高兴。

    “我的条件很简单,把先前你得到的那一块玉牌给我就可以了。”秦宇笑着说道。

    “你说什么?”

    然而,秦宇此话一出,萧暧暧的表情变了,神色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目光死死的盯着秦宇。“你想要我萧家的玉牌?”

    “没错。”秦宇笑容不减,再次重复了一遍。

    “哈哈,你知道我萧家玉牌在玄学界意味着什么吗?”萧暧暧突然笑了起来,随即,又戛然而止,目光瞪视着秦宇,说道:“萧家玉牌是我萧家的身份象征,除了萧家人,其他任何拥有萧家玉牌的人。都会遭到萧家无穷无尽的追杀。”

    “你确定你还想要这玉牌吗?”萧暧暧双手撑在房间内的桌子上,一字一顿的问道。

    秦宇听了萧暧暧的话,眉头也是皱了起来,对于萧暧暧手上这玉牌。到底有什么用他都不知道,要不是阴差大人提醒,他根本就没有动这方面的心思。

    不过秦宇很清楚,阴差大人既然说这玉牌对他以后有用。那就肯定是有用的,在这一点上,阴差大人是不会骗自己的。

    不过。拿到这玉牌,就要面临萧家的无穷无尽的追杀,这是摆在秦宇面前的一个难题,一个龙虎山就已经够他头疼的,还有那控尸一族,现在都不知道怎么样了,另外,自己隐约得罪了道协,要是再加上雄霸西南的萧家……想到这,秦宇就是一阵头疼啊。

    甚至,秦宇心里隐约都起了另外的心思,这一次萧家的来人只有萧暧暧和那八位黑衣人,要是自己全力出手的话,将他们留在县城也不是不能。

    “我可以告诉你,我萧家玉牌,不论在谁手里,都可以感应的到,古往今来,萧家虽然丢过几次玉牌,但最后全部都找了回来。”萧暧暧似乎是看穿了秦宇心中的想法,“想要杀人夺货,那也得看有没有这个命了。”

    “呵呵,这说的……”秦宇露出一个笑容,他知道,刚刚自己一瞬间起的杀意被对方给捕捉到了,当下转移话题道:“既然这玉牌对你们萧家这么重要,那就算了,我就换个条件。”

    听到秦宇这么说,萧暧暧心里也是长松了一口气,刚刚秦宇眼中一闪而逝的杀意,确实是没有逃过他的眼睛,虽然萧暧暧自信就算被夺走了玉牌,家里长辈也可以找到玉牌,并且给自己报仇,但那时候他已经是冤魂一缕了,他也不想死啊。

    “这一次的赌约,你要是一时想不起来,可以存着,就当我萧暧暧欠你一个人情,你随时可以找我兑现。”萧暧暧也不想刺激秦宇,当下开口说道。

    “严重了,对于萧家我也是久仰大名的,先前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萧兄不必放在心上。”秦宇哈哈一笑,一副自来熟模样,上前拍了拍萧暧暧的肩膀。

    “杀又杀不得,东西又拿不到,还不如卖个人情。”这是此刻秦宇心里真正的想法。

    而被秦宇态度给糊涂了的萧暧暧,面对着秦宇一脸和气的样子,嘴角也是抽搐了几下,但他也不敢和秦宇撕破脸,只能是顺着坡说道:“秦兄严重了,这愿赌服输,要是秦兄以后去西南,一定要告诉小弟一声,小弟当为秦兄接风洗尘。”

    “这个,以后有空再说。”

    秦宇搂着萧暧暧的肩膀,两人心照不宣的笑着,而两人的转变看的房间内的其他人全部是目瞪口呆,就连孟瑶都是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秦宇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

    “既然如此,秦兄,小弟就先告辞了,家里还有急事等着回去处理。”萧暧暧朝着秦宇一抱拳,又看了眼萧静,“四姑,侄儿就先走了。”

    “萧兄走好,要不,我送送你们吧。”

    “不用不用,怎么敢劳烦秦兄相送,我们这就走。”萧暧暧连忙摇头,他心里却是在暗骂。“开什么玩笑,送我们,要是带着我们走到某个荒郊野地去,那不得埋骨青山。”

    萧暧暧很快就回到了灵堂大厅,看着自己的手下,表情严肃的说道:“你们八人分成四组,分别从四个方向回去,要是路上遇到危险,就信号告示其他队伍。”

    “小爷,生什么事情了?”

    八位黑衣人听到萧暧暧的话。脸上全部露出疑惑的表情,问道。

    “别问了,按照我的命令行事,总之,路途不得停留,直到返回主家地盘为止。”

    ……

    后院,秦宇看着萧暧暧急匆匆离去的身影,脸上也是露出一缕遗憾之色,这萧暧暧倒是聪明。知道把队伍给分成四拨,避免了被一网打尽的可能。

    “看来,也只能以后去西南,宰对方一顿了。”秦宇摇了摇头。收回了目光。

    “好了,事情已经解决了,孟瑶,咱们也该离开了。”秦宇从怀里掏出一叠符箓。递给了何倩,说道:“这些符箓你每一个礼拜放一张枕头下,直到胎儿出生。”

    “秦宇。这次的事情多谢你了。”何倩朝着秦宇真诚的感激道。

    “谁叫咱们是老同学呢。”秦宇笑着答道。

    “那何倩,我们就先走了,要是一个人无聊了,你就给我打电话。”就这么一段时间,孟瑶和何倩已经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怪不得有人说,女人之间的友谊是来的最快的,她们会因为一件事情就情同姐妹。

    在何家兄弟的恭送下,秦宇和孟瑶还有邱云三人离开了何家,邱云在和秦宇告别了之后,三人便直接开着车子,趁着天还未亮,就直接是离开了县城。

    ……

    农历,十二月二十八,秦宇和孟瑶小两口的甜蜜日子也结束了,这一天孟瑶要回京了,不过秦宇也已经和父母商量好了,等过了年,便上孟家提亲订婚去。

    而等孟瑶走后,秦宇的日子又恢复了清净,每天研究一下诸葛内经中的内容,逗弄下小九,不过因为妞妞跟着孟瑶离开,小九前面两天情绪不怎么高,天天就是趴在阳台上晒太阳,秦宇一次偷拍了小九趴在阳台的照片,把那忧郁的照片给孟瑶,笑着说,小九都快要成望妻石了。

    农村的新年在鞭炮声中渡过,秦宇家倒是不怎么热闹,就父母三人,吃完年夜饭后,便是看春晚,当然,也看不进去多少,一晚上烟花鞭炮的声音就没有听过,早就覆盖了春晚的节目声音,最后,秦宇索性也就和孟瑶打电话去。

    不过,相比起农村,大城市的新年却更是无趣,不能燃放烟花鞭炮,尤其是北上广深这些外来务工人员较多的城市,用孟瑶的话说,都快成了一座空城了。

    当然,普通的城市人家是热闹不起来的,但是孟家却是热闹非凡,秦宇和孟瑶打电话的时候,孟瑶也才刚刚吃完年夜饭,孟家的家族子弟算起来,有着整整五桌,不过,秦宇并不关心这个,他关心的是,孟瑶的父亲在孟家的年夜饭上,提出了孟瑶和他订婚的事情。

    “我爷爷这一次却是没有出言反对了,我妈说啊,我爷爷是拉不下这个脸,心里早就同意咱俩在一起了。”

    躺在床上,秦宇看着天花板,想到刚刚孟瑶在电话里甜蜜的话语,心里便是涌上一份柔情,一年的时间,自己和孟瑶之间的障碍终于没有了。

    “嘿嘿,正月哥们就要去京城提亲了,小九高兴不?”秦宇头转向睡在床另一头的小九,兴奋的说道。

    “哼唧!”回答秦宇的是小九不满的叫声。

    “你这家伙真是笨啊,等我把孟瑶娶回家了,你不是和妞妞能朝夕相处了吗?近水楼台先得月,还怕没机会啊。”

    “哼唧!”这回小九的声音却是带着一丝欢快,一人一兽相视嘿嘿一笑……(未完待续!

    ps:今天白天有事了,晚上最起码还有两更,九灯看看能不能赶出三更来。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