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零九十章 三会大比的劲敌
    京城高公路口,孟瑶和秦宇两人驾车回来,和去时候的两辆车不同,这一次回来,只有他们两人,哦对,还有悠闲的躺在后座睡觉的小九。

    秦岚留在了杨岩村支教,陈光表在处理李一依的后事,以及等待法院对那几个人渣的审判。

    不过秦宇却没有时间留在那里了,因为三会大比马上要开始了,他得赶回来。

    “秦宇,我看你的脸色还是不太好,要不要先回宾馆休息下,那天可真是吓死我了。”孟瑶看了眼坐在副驾驶位上的秦宇那苍白的脸色,有些担忧的说道。

    “我没什么事的,只不过是耗尽了念力,有些疲惫而已。”秦宇摇了摇头,笑着安慰道。

    “你还说呢,那天那么粗的雷电劈下来,还好几道,我和秦岚都吓傻了。”孟瑶现在回想起当时的画面,还是一脸的心有余悸。

    谁会想到,当黑云将杨岩村上空的给覆盖后,几道真正的雷电会劈下来,而且还准确无误的朝着高台方向劈去。

    那一刻孟瑶是真的呆住了,因为在雷电这种天地之威下,人是那么的渺小,她就只能看到一道道的白光将秦宇和李一依给覆盖住,生死不知。

    要知道,雷电的光亮一般人根本就睁不开眼睛看,孟瑶强忍着眼睛的刺痛,也只能是看到一道道亮光将高台给笼罩,等到雷电散去之后,孟瑶第一时间冲上了高台,不过那时秦宇已经是倒在了高台之上了,脸色苍白,连呼吸都变得很微弱。

    “天道之威啊,我用遮天符给李一依争取到一段时间,必然是遭到天道的愤怒,那些雷电便是天道降下来的惩罚。”秦宇朝着孟瑶解释了一句。

    雷电下降是他早就预料到的。只是让秦宇没有想到的,竟然会这么的猛,连着降下了好几道,秦宇一开始估摸着最多也就一两道顶天了,毕竟自己只是给李一依争取几个小时,让她完成心愿而已。

    谁曾想,这天雷一下子降下来了七道,出乎了秦宇的意料,先前的准备根本就不够,最后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了。扛不住的话,他和李一依都得被天雷给劈死。

    不过索性的是,秦宇最后还是扛下来了,但是付出的代价也不少,念力耗尽只是其中的一方面而已。

    眼看着马上就要三会大比,受此大伤,实力受损,对于大比肯定会带来影响,不过。再给秦宇重新选择一次的话,他依然会出手成全李一依的这个心愿。当然,在这之前,准备工作也会做的更加充分一点。

    ……

    孟瑶开着车子带着秦宇直接到了玄学会总部的门口。秦宇一人下了车,和孟瑶告别之后,走进了玄学会的大门。

    “秦大师。”

    “秦大师。”

    进入玄学会,迎面不少人见到秦宇都恭敬的打招呼。五品大师,走到哪都是应该受到这种礼遇的。

    步入玄学会的后院,人才少了点。不过,站在院子中的任正新,看到秦宇走进来之后,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秦大师,你这……”

    以任正新的眼力,自然一眼就看出秦宇受伤了,当下脸色变得难看起来,“难道是道协和佛协的人对秦大师你下手了?”

    “不是。”秦宇摇了摇头,虽然他对道协和佛协没好感,但还不至于把莫须有的罪名背在对方身上,“仁老会长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明天就是三会大比之日了,秦大师你现在受伤,而且伤势还这么严重,恐怕会不利于三会大比的成绩。”仁正新开口说道。

    “没事,虽然我受了伤,但是境界依然在。”秦宇无所谓的说道。

    不是他自大,以他五品大师境界,对于道协的佛协的年轻一辈还真是没有放在心上,境界差距在那里。

    “要是以往的三会大比,就算秦大师你受伤我也不怕,但是这一次不同了。”仁正新叹了一口气,“我也是昨天得到的消息,这一次道协和佛协参加三会大比的选手临时更改了。”

    “什么意思?”秦宇听到这话,先是怔了一下,随后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这临时更改参赛选手,肯定是有所图谋。

    “道协这边叫来了青城山的连云子,而佛协那边也请来了一位佛子。”任正新看到秦宇脸上的疑惑神色,解释道:“连云子在世俗名声可能不显,那是因为这人很少与世俗打交道,青城山以抓鬼之术立本,这连云子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任正新开始给秦宇介绍起这连云子的身份和来历。

    青城山是整个玄学界的一大异类,这一派很少和世俗打交道,真的是一心扑在了抓鬼上面,上到掌门,下到入门弟子,每个人的任务都是抓鬼。

    而且,青城山的掌门选举也很特殊,比谁抓到的鬼多,谁抓到的鬼多,谁就可以担任掌门,这种掌门担任方式,可以说是整个玄学界的一大奇葩了。

    而连云子,今年才三十八岁,从小便在青城山找到,天赋出众,二十岁的时候,已经是青城山年轻弟子中的第一人了,据传闻,有三十六洞天福地的使者找上过他,可以推荐他进三十六洞天福地修炼,不过却被连云子给拒绝了。

    连云子拒绝的理由也很简单,只问了那三十六洞天福地使者一句话,“三十六洞天福地内有没有鬼魂?没有鬼魂我进去干嘛?”

    连三十六洞天福地这样好的修炼机缘都可以放弃,对于连云子,很多人搞不懂他心里到底想些什么,正如同玄学界的人不懂青城山五羊宫为何这么热衷于抓鬼事业一样。

    “所以,这连云子的实力很恐怖,一般人不知道,但是我却是清楚,这连云子起码有五品境界的实力,只不过因为某些原因,没有对外透露而已。”任正新看向秦宇,认真的说道:“是不是觉得连云子既然有五品境界,为何不举办大师宴?”

    “嗯,这点确实是我没有想透的。”秦宇直言道。

    要是这连云子达到了五品境界,不举办大师宴,难道他就不需要气运吗?没有气运加身,如何能走的更远?

    “秦大师,你的师门来历我不清楚,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会举办大师宴的,相比起气运,一些宗门家族还有另外一种方式,效果不比大师宴气运加身差。”

    “还请仁老会长指点。”

    “大师宴的作用不外乎是气运加身和让自己扬名玄学界,但那些家族门派如果不追求名气的话,完全不需要举办大师宴,因为他们有传承和底蕴。”

    底蕴是一个门派和家族所独有的,就拿龙虎山天师府来说,这么多年下来,龙虎山的气运不知道多么的恐怖,只要通过秘法,将这些气运分一些出来给那些晋升五品境界的大师,便收益无穷了,根本不需要大师宴,毕竟,像秦宇这样在大师宴上出现气运华盖灌顶的还是少数,自古以来都没有几位。

    “说句不好听的话,大师宴到更像是一种身份的区分,区分出门派家族的大师和那些没有背景来历的大师。”

    仁正新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而秦宇也很快明白了任正新话里的意思。

    大师宴,是那些没有背景来历的五品大师必须的,只有这样,这些晋升五品的大师才能得到气运,而相比之下,那些有底蕴的门派家族大师根本不需要,他们可以轻松的就获得足够的气运。

    就好像古代的科举制度一样,寒门弟子需要参加会考获得功名,而那些达官贵人的子弟却不需要如此,他们可以通过举荐制度,直接入朝当官。

    要知道,寒门弟子考取功名,还不是为了出仕为官,光宗耀祖,最后的目的都是一样。

    “虽然我不知道道协那群人是如何说动连云子的,但既然连云子已经到京,并且准备参赛了,将会是你这次参加三会大比的劲敌之一,至于另外一位则是那位佛子。”

    “任老会长,这佛子又是什么来头,也和连云子一样,是五品境界?”秦宇挠了挠头,这么看来,自己受伤,这一次大比有些悬了。

    “五品境界?”仁正新眼中冒出一道精光,“恐怕不止,这位佛子甚至有可能是六品宗师境界。”

    “什么!”如果说得知连云子是五品境界给秦宇带来了压力,现在听到这什么佛子的,可能是六品宗师,秦宇是真的坐不住了,说话的声音都提高了几个分贝。

    “那佛子多大岁数?”秦宇追问道。

    “十六岁。”任正新的回答,让得秦宇嘴角抽搐了两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啥了。

    自己这个年纪达到五品大师境界,已经被称为玄学界千年不世出的天才,那佛子才十六岁,那自己这所谓的天才在对方眼中不就是一个笑话了。

    “秦大师,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先听我把话说完,这佛子的情况有些特殊。”任正新看到秦宇的表情变化,明白秦宇心里想的什么,说道。(未完待续!

    ...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