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出现隔阂
    “这秦宇也太自大了,我承认他昨天的表现是很不错,但是这偏院的混乱气场是通过阵法形成的,根本就无迹可寻,想要走根本就不存在的捷径,最后只会是一场空。”裘明礼是直接嘲讽道。

    张国平没有开口回答,他的眉宇也是紧紧皱起,虽然他心里也不赞同秦宇的行为,但是作为玄学会的会长,他自然是不能表态的,只能选择站在秦宇这边。

    张国平不说话,裘明礼自觉无趣,也不再接着嘲讽,三人的目光同时看向偏院里面。

    那里,连云子是一路奋起直追,此刻已经是过了几人了,就快要追上走在最面前的几个人。

    而紧随着连云子身后的佛子,佛子的步伐不紧不慢,跟连云子始终保持着一步的差距,两人似乎很有默契,之间差着三米的距离不变。

    而在连云子和佛子的前面中间位置,张烨正努力的朝着前面迈步,只是,这度实在是太慢了,很快就被连云子和佛子两人个追上。

    连云子的眼角突然闪过一缕精光,左手结了一个手印,然后,右脚朝着地上重重的跺下去。

    “哎呦。”一直强忍着的张烨,只感觉一股狂风吹来,整个人便朝着另外一边倒去,刚好,拦住了佛子的去路。

    “阿弥陀佛。”

    佛子伸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因为,他要是不收回来的话,就该踩在张烨的身上了。

    “哼,妇人之仁。”连云子冷笑了一声,大踏步的朝着前面走去,直接是和佛子拉开了距离。

    “多谢佛子。”张烨也很快明白了眼前的情况,自己是被连云子给坑了,当下连忙向着佛子表示感谢。

    佛子笑了笑,没有说话。转身从张烨的身边踏过,别小看只是一个侧身多走了几步,却也用了一分多钟,在这个混乱的气场,就是他,一分钟也不过是才能走那么几步,已经远远的被连云子给落在了身后。

    看着连云子的身影,张烨脸上露出不甘之色,但他也知道,自己和连云子之间有着巨大的差距。这个仇是不可能报的了的。

    一瞬间,张烨脑海里出现了一道身影,当下连忙回头朝着后面看去,却正好看到,秦宇站在原地,闭上眼睛一动不动。

    “秦大师这是……”张烨脸上露出惊骇之色,他不傻,很快就明白了秦宇想要干什么,也正是这样。脸上才会露出惊骇之色。

    寻找混乱气场的运行轨迹,这种想法,张烨连想都不敢想,历届参赛的选手。也同样没有一位敢这么想。

    “秦大师还真是每次都不走寻常路啊。”张烨感叹了一句,再次从地上站起,他不能耽搁时间,到现在。离着院子中心的石台,才只走了五分之一的路。

    连云子的度很快,当然。这个快是相比起其他人来说的,要是按照正常的行走度,也就逼蹒跚学步的婴儿快上那么一点。

    越了张烨之后,连云子又逼近了一位佛协的选手,故技重施,那位佛协的选手也同样摔倒在了地上,一脸怒容的看向连云子,无奈,技不如人,却也奈何不了对方。

    “阿弥陀佛。”

    随后赶到的佛子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怒色,看着连云子的身影,突然,手里的佛珠一扬,一股微风从他的掌心飘出,走在最前方,连着连云子不远的一位道协地上,也跟着轰然倒地,而且,刚好是倒在连云子的脚前方。

    只是,让所有选手震惊的一幕生了,面对着自己的队友倒在地上,连云子依然是度不减,直接一脚从同伴的身上跨了过去。

    那位道协的选手显然也没有想到连云子会这么做,就这么躺在地上,嘴巴张的大大的,满脸的不可思议之色,直到连云子从他身上跨过走远,依然都没有回过神来。

    佛协和玄学会的选手表情变得古怪,他们没有想到,连云子竟然会做的这么绝,要是遇到是其他协会的选手,这样做也还可以理解,但是倒在他面前的可是他们道协的选手,一起参加比试的同伴。

    “弱者,是不可能和强者为伍的。”连云子冷冷的留下了这句话,一步领先,朝着石台走去。

    “裘会长,这连云子果然是个性十足啊,啧啧,这话说的。”站在偏院门口的张国平,朝着裘明礼说道。

    裘明礼的脸色变得比张国平先前还要难看起来,连云子桀骜不驯他也是知道的,说实话,这次能让连云子参加比试,是老会长亲自去说服的,而且,老会长还答应过连云子,在比赛中,他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会有人干扰,所以,就算裘明礼再不满,也不能对连云子进行训斥,甚至连建议都不行。

    实际上,在昨天第二轮比试结束之后,裘明礼就想找连云子谈一谈了,连云子太孤傲了,第二轮明明可以照顾下自己的同伴的,但却不闻不顾,一个人自顾通过三才阵,要不是后来出了变故,导致玄学会拿到前面四名,恐怕道协第二轮比试又要垫底。

    只是,连云子根本就不理会他,裘明礼可以感觉的出,昨晚和连云子的谈话,连云子根本就没听进去,此刻生的一幕便是最好的证明。

    “希望不要出什么乱子。”裘明礼只能在心里这样祈祷,他突然觉得,老会长说服连云子来参加三会大比,也许,并不是一个很正确的抉择。

    道协的那位选手,看着连云子离去的背影,终于醒悟过来,眼中,却是露出了一缕怨毒之色,被人直接跨过,这和胯下之辱又有什么区别?

    要是佛协和玄学会的人从他身上跨过去,也许他还会好受点,不会如此怨恨,毕竟那是竞争关系,但是,这位不是啊,是自己人啊,还是他们这一次比试的领头人物,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

    被敌人捅三刀,也比不上被自己人从背后来一刀痛的刻骨铭心!

    不止是这位道协选手,其他的三位道协选手脸上也同样是露出了怒容,连云子的行为,不止是伤害了那位道协选手,也让其他三位感到心寒,隔阂,开始在道协的选手中产生。

    只是,连云子对于身后的各种目光,却是毫不在意,依然是一步一步的朝着中间的石台走去,别说连云子看不到身后的目光,就算知道了道协选手心里的想法,估计也不会在意,正如他说的,他的眼里,真正的对手只有秦宇和佛子,其他人,根本就没被他看在眼里,不管是佛协和玄学会的选手,还是道协的选手,都一样。

    震惊归震惊!

    所有人的动作都没有停止下来,依然是朝着中间的石台走去,而连云子,是第一位走到石台边上的。

    一平方米面积的石台上,摆放着,十五个盒子,连云子随手拿起一个盒子,转身朝着原路返回。

    而佛子,也紧紧比连云子慢了那么几步,在其他人还没有走完三分之一的距离,这两位,已经是开始转身回头了。

    看到这一幕,裘明礼和传印长老两人脸上都露出喜色,尤其是裘明礼,脸色总算是好看了一些,看了眼一旁郁闷的张国平,这心情就更好了。

    不管这连云子多么的桀骜不驯,但至少实力是摆在这里的,而且也已经拿到了盒子,在看看玄学会的那位天才,还站在原地呆呢。

    这一对比,裘明礼突然觉得,连云子的桀骜不驯也是可以的忍受的,总比某些人的异想天开,不自量力的想要去破解混乱气场的运行轨迹好的多。

    返身回来的连云子,在走回到秦宇的面前时,停了一下,目光冷冷的注视着秦宇,半响后,冷哼了一声,才越过秦宇走向门口。

    偏院的门口,摆着一块桌子,上面摊着一块红布,连云子将盒子放在红布上后,再次转身朝着石台方向走去,没有丝毫的停顿。

    “我已经拿到了一个盒子了,希望你最后不要一个盒子都没有拿到。”路过秦宇的身侧时,连云子留下了一句话。

    而佛子这时候也是拿着盒子返回走到了秦宇的身侧,听到连云子的话后,也停下了脚步,目光看向秦宇,“阿弥陀佛,秦大师难道真的不打算放弃吗?”

    连佛子也觉得秦宇的想法有些太不可思议了,为什么叫混乱气场,就是因为混乱,而既然是混乱,又怎么可能会有轨迹可循?

    看到秦宇毫无反应,佛子摇了摇头,继续朝着门口走去,将盒子放下,也和连云子一样,没做任何的停息,转身再次朝着石台方向走去。

    再一次,又剩下秦宇一个人落在最后面。

    “哎,这议论我估计咱们要输了,连云子和佛子已经一人拿了一个盒子回来了,按照他们的度,肯定可以拿到第二个,而现在,徐华他们,只有李少云一个人在最前面一列,这次要能拿到一个盒子,就该谢天谢地了。”门外,玄学会的成员也开始有些泄气了。

    “只能希望秦大师一会能意识到事情的不可违,而放弃。”这是玄学会所有成员的共同想法。

    “站吧,站吧,最好站到盒子都被拿完。”这是道协和佛协成员的共同心声。(未完待续!

    ...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