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百年,落幕!
    苏朝元年,复苏女皇颁布诏令,自称管理江山社稷无力,退位让贤!

    苏朝二年,兵马大元帅苏绝登基,称护苏皇帝,第二年颁布纳后令,全国各地推选优秀女子入宫竞选皇后一位。

    同年,苏子城内,一家曲楼开门,名为翠微居,一楼可供客人入座倾听,有一女子于二楼弹琴唱曲,琴声绕梁,三日而不绝。

    城内各大世家公子哥疯狂涌入,不少人想要一见女子真容,然而却没有任何一人可以进入二楼,就是一掷千金者,也得不到楼上女子一声谢谢。

    也有士绅豪强想要用强,只是,未上二楼便被一位冷酷女子扔下,第二日便被城主府官差送进牢房,一时之间,所有打着其他心思的人全部被震慑,翠微居,无人敢在闹事。

    苏朝六年,翠微居女子共弹三十六曲,流传于苏国大江南北,成为市井府邸乐曲,据传闻,连当今的圣上都十分关注翠微居新出的曲子,每次曲子一出,便有快马送往皇宫。

    苏朝三十六年,翠微居关门,同年,苏朝国力蒸蒸日上,百姓安居乐业,当今圣上举办祭天大典,率领百官到龙山祭拜,祈祷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苏朝六十五年,护苏皇帝退位,太子登基,全国普降大雪,整个苏国被一片白雪覆盖!

    “小姐,外面下雪别冻着了,快点进来吧。”

    “没事,这点风雪不算什么?”

    在一间院落里,两位白苍苍的女子正在屋檐下,望着漫天的飞雪,岁月在她们的脸上留下了痕迹,但是依稀可以看出这张脸在年轻时是美的多么的触目惊心。

    “小姐,苏元帅真的会来吗?”

    院落外,马蹄声响起。一辆马车停在了院门口,马车上,下来一位穿着黄袍的白苍苍的老者,甩开身边人的搀扶,迈着颤悠悠的脚步,走进了院落。

    “苏将军。”

    “公主。”

    老者的神色十分激动,望着眼前这位自己千百次梦中出现的女子,韶华不再,岁月也在她的脸上留下了痕迹。

    “我们都老了啊,他呢?”老者问道。

    “他在劈柴火。进去吧。”

    几人进入房子内,一位男子迎了上来,笑眯眯的看着老者,而老者在看到男子的瞬间,眼瞳急骤收缩,脸上露出不敢置信之色,良久后,才叹道:“秦国师,你还是这么的年轻啊。”

    六十五年了。苏绝没有想到,秦国师竟然还和当初一样的年轻,一样的黑,岁月似乎对他失去了作用。唯一的变化,也许就是比当初多了一分融合感。

    没错,就是融合感,当初的秦国师就好像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一个人。好像无论什么事情都无法让他动容。

    而此刻,这位秦国师身上却围着围裙,手上还拿着一个炒菜的勺子。就这么笑眯眯的看着他。

    苏绝并没有久呆,半个时辰后,便离开了这个院子,在上马车的那一瞬间,他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六十五年了,终于再看到她了。

    而就在那个大雪纷飞的夜晚,皇宫传来一片呦哭之声,陷入了悲戚当中,太上皇鸾驾蒙尘,归天了,享年九十八岁!

    苏朝六十八年,小梅离世,秦宇亲自给小梅挑选了一块风水宝地,而这,也是这个世界第一座按照风水气场埋葬的坟墓。

    苏朝七十五年,冷雨也撒手人寰,同样的,秦宇将冷雨给葬在了小梅的坟墓边上。

    “秦公子,当年你给我写的那么多词当中,有一词我却从来没唱过,因为我一直不知道这词的曲该怎么做,不过现在我明白了。”

    苏嫣然颤颤巍巍的拨动着琴弦,只是,这一次的琴声却是变得十分的低哑,连曲调都没有形成。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苏嫣然的声音已经没有了以往的灵动,相反,还带着一丝沙哑,弹完之后,目光看向秦宇,“我总觉得,这词,似乎并没有结束,能不能告诉我下半部?”

    秦宇沉默着看着苏嫣然,半响后,缓缓开口念道: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妆欢。瞒,瞒,瞒!”

    “好凄凉的词,是一对情侣写的词吗?”

    “嗯,一对曾经的情侣,迫于某些原因分开,十年之后,两人不期相遇,现昔日情侣成了他人之妻,男子怅然久之,在墙壁之上写下这上半部,而女子日后故地重游,看到这上半部曲,失声痛哭,回家后写下了这下半部。”

    “这词的词牌名是什么?”

    “钗头凤。”

    “好一钗头凤,想来那女子心中并没有忘记那男子,甚至还在期盼有一日那男子能回心转意,不然怎么会怕人询问,咽泪妆欢呢?”

    秦宇沉默!

    “既然这对男女心中都有对方,为何又要分离,那女子为何又要成为他人之妻,那男的后来后悔了吧?”

    “肯定是后悔了,可为什么一定要等到失去时才后悔呢,秦公子,能给我讲讲她的故事吗?”

    “她是谁?”秦宇问道。

    “莫咏欣。”苏嫣然看着秦宇的眼睛,“好几次,秦公子见到我时,都失口喊出这个名字,是不是有一位和我长得一样的女子,秦公子守护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也是因为我和她长得一样的原因吧。”

    “我很好奇,什么样的女子,能够让秦公子如此眷念,甚至就因为我和她长得一样,便能得到秦公子的终生守护,想来,她一定很优秀吧。”

    苏嫣然的目光带着期待,那是她这么多年来一直埋藏在心底的疑问,而现在,她不得不问了,因为她清楚,再不问,这辈子都将没有机会知道了。

    “她确实是一位很优秀的女子……”

    秦宇坐在苏嫣然的对面,第一次,将自己的事情全盘告诉了苏嫣然,包括诸葛内经,包括孟瑶,一切的一切……

    苏嫣然静静的倾听着,等到秦宇将一切都讲述完后,脸上突然绽放出笑容,虽然苍老,但依然是那么的明艳动人。

    “秦公子,其实,有时候我也很恨你,恨你负了我一生,如果可以,不要再负她吧。”

    ……

    苏嫣然也走了,就在说出那句话后,带着那哀怨的眼神,靠在身后的木架上,结束了她的一生。

    秦宇带着苏嫣然,回到了苏子城外,回到了两人最早相识的那座山,亲手将苏嫣然埋在那颗老树下。

    “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苏嫣然的墓碑上没有名字,只有这么一句诗,而秦宇就这么静静的站在墓碑前,这一站,就是十年。

    当第一千六百七十三只鸟雀站在秦宇的头顶上时,秦宇终于动了,轻抖了下身躯,看着面前的墓碑,缓缓说道:

    “苏嫣然,陪你百年,也该回去了,那里,还有更重要的人在等我。”

    秦宇转身,走回了那破庙,走到了那具残破不堪的佛像面前,一拳,挥在那佛像身上,佛像破碎,滚落一地,露出了一个六芒星阵。

    没有任何的犹豫,秦宇一脚踏入六芒星阵之间,消失不见!

    早在七十年前,秦宇便现,这个世界,虽然有佛,但却没有佛祖,这个世界的佛教,有着自己的体系。

    七十年前,秦宇便可以离开这幻境,然而,他却选择了留下了,陪伴了苏嫣然百年,也负了苏嫣然百年。

    ……

    “阿弥陀佛,秦大师也出来了。”还是庄园的后院内,秦宇从六芒星阵走出,便看见佛子站在不远处,正一脸笑意的看向他。

    “秦大师神情豁达,显然是在幻境当中有所悟,真是恭喜秦大师了。”

    秦宇看了眼佛子,眼中也闪过一道精光,如果说,先前的佛子还是一潭深水,让人无法看透,那么此刻的佛子,就是汪洋,虽然可以看清,但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巨浪咆哮起来。

    看来,在这幻境中,有所悟的,并不止他一人啊,只是不知道,这佛子又是在幻境中经历了什么。

    “想来连云子道兄也快出来了。”

    佛子话音落下,一道怒吼响起,“都给我去死吧。”

    怒吼声落下,连云子的身影凭空出现,带着漫天的杀机,不过,很快就收敛不见。

    “都出来了。”连云子看向秦宇和佛子两人,扬了扬手上的戒指,沉声说道:“零分”

    秦宇和佛子也同样举起了手上的戒指,同声说道:“也是零分。”

    三人相视片刻,放声大笑起来,这第四轮的幻境,三人都没有一人得到分数,全是零分,然而却没有一个人因此懊恼和后悔。

    秦宇不知道佛子和连云子的幻境中经历的是什么,但是他清楚他自己的,只要杀死苏嫣然,便可以得到分数。(未完待续!

    ...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