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八十七章 杀师不可对人言
    杀师地,是所有风水师心中的一道梦魇,每一位风水师在出师之时,要做的就是了解罗猴杀师,当然这指的是那些真正的风水师,而不是看过一两本风水书籍,到处忽悠的江湖骗子。

    在场的风水师都神色复杂的盯着这照片,他们都算是真正的风水师,对于杀师地自然是清楚,先前只是没往这方面去想,此刻经秦宇提起,再去看那照片,自然也就能现一二出来,不过正和秦宇一样,他们是有了想法再去往这上面套,自然就很容易认出杀师地来,要是心中没有这想法,还真难以辨认。

    剑脊龙,是杀师地的一个特征,可这世上青山多笔直,总不能每一座都是剑脊龙吧,这很难区分,再说这山上有石头,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岩石坍塌,山体滑坡都会形成,也不能就因此断定这就是杀师地。

    “三十年前,我跟着我的师傅去给一位福主看风水,福主选择了一处地方,请我师傅去看看风水如何,那块地福主曾请人看过,说是真龙宝地,只要把福主的父亲葬于此,后代子弟将会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林秋生的突然开口将众人的目光再次吸引了过去,他轻叹了一口气:

    “我师傅跟着福主到了那地方,绕着那地方看了三圈便什么也没说就打算离开,福主追问我师傅,我师傅只是摇摇头,点了一句:“替你看这地的那位风水师,你转告他一句话:“危定执黄”,说完这话后,我师傅就带着我二话不说的走了。”

    “几天后,一位穿着长袍的男子来到我师傅家里,那时候我正好也在师傅院内,那位男子一进门就朝着我师傅深深一拜,并且感谢道:“多谢师兄提醒,吴某差点断错这杀师地,引得杀戮上身。””

    “那男子与我师傅进屋相谈了足足有半天,最后才离去,而我因为好奇就问我师傅这男子是谁,我师傅才告诉我全部经过。”

    原来这男子正是最早替福主看地的风水师,三日前师傅去看那块地,一站到那里,师傅的心跳就突然加快,寒毛直立,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师傅当时就怀疑这块地就是杀师地,而师傅会有这些反应,正是因为这杀师地的穴场感应,后来师傅在经过了仔细观察后,终于确定这地就是杀师地。

    听完师傅的话,我当时就问师傅:“那为何我没有这种反应呢。”

    师傅笑着说对我说,是因为我的道行还不够,在风水一道上的造诣还没有到这一步,风水造诣越是高深的风水师越是对这杀师地的气场敏感,古代有风水大师十里外见杀师地而绕道走,就是受不了这杀师地的气场。

    “既然这是块杀师地,那师傅为什么不跟福主明说了,还要说这么一句哑语呢。”

    林秋生的眼神飘向上空,陷入了回忆,道:

    “我记得当时我师傅笑了笑,对我说了这么一段话:“杀师地是最克风水师的,一旦现了杀师地不要对外人宣扬,难免不会被有心之人拿去设局坑害一些风水师,所以我才会用咱们风水行语去提醒那位风水师。””

    林秋生师傅的话,让众人听的点点头,确实是这个道理,杀师地对于风水师来说,危害太大了,一旦被一些心有不轨的人知道,以此去设计坑害一些风水师来点穴,将会有多少风水师丧命。

    林秋生的师傅托那福主带过去的一句话:“威定执黄”,是风水中用来形容吉凶相生的日子的,其实就是说的杀师日,杀师日那天风水师不能寻山点穴,然而那天却是黄道吉日,正是破土动工,新婚大喜,新屋乔迁的吉日。

    “那位风水师从福主口中听到我师傅带传的话,当下心中有了计较,第二天便一个人去了那地方,仔细的观察,最后果然让他看出了眉目,这地方真是一块杀师地。

    知道了这是杀师地后,那风水师身上的冷汗就下来了,要是福主真把他父亲葬在这里的话,他可就逃不过这一劫了,因此,对于我师傅自然是万分感激,特意来上门感谢。”

    林秋生的回忆到这就结束了,他朝萧姓老者和庞光两位望去,后者对他点了点头,林秋生一指这照片,肯定的说道:

    “刚这照片我看着就觉得不对劲,经过许久的观察终于能确定这就是杀师地。”

    “真是杀师地。”

    “哎,那风水师也是倒霉,本以为是真龙穴,谁曾想竟然是杀师地。”

    林秋生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座的风水师再次议论纷纷,既有为错判这杀师地的那位风水师感到叹息,又有对这杀师地的可怕而感到的心悸。

    在座的风水师,除了少数几位,谁也不敢拍拍胸脯,打包票说就一定能认出杀师地,今日这风水师的暴毙,难免不是他日他们的下场。

    “咳咳,大家也不用这么担心,杀师地本就不多,而且一般都是形似真龙穴,只要在点这真龙穴的时候大家细心注意点,还是能判断出到底是不是杀师地的。”看到现场的气氛有些低迷,庞光站起身开口安慰众人。

    随后的讨论虽然还是继续了下去,但因为杀师地的事情,很多人的情绪都不高,上午的交流会就在这样的气氛中结束。

    “秦宇,你说要是你碰到杀师地能不能认出来。”

    来到餐厅,秦宇和莫咏欣一群人进了一个包厢,一旁的莫咏星就已经迫不及待的问出来了。

    其实不止是他,就连其他人也很想听到秦宇的回答,毕竟秦宇是第一个喊出杀师地的人。

    “我也不清楚,毕竟没有真正的见到过杀师地,刚林会长说过,他的师傅在靠近杀师地的时候,就感应到了穴场,心生不安,有了征兆,我不知道我靠近杀师地的时候会不会也有感应,要是有的话,就好判断了。”

    “要不然以后表弟你就少给人点穴就是了。”张华开口建议,杀师地的凶险他也算是了解了,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去给人点穴,就什么事都没了。

    “表哥,这寻龙点穴本就是风水师的份内之事,要是我不去给人寻龙点穴,我还干什么风水师。”秦宇笑着摇头说道

    “你可以卖符啊,就你那符我看就挺值钱的,光卖符就够了。”张华可是见过自己表弟所画符箓的神奇的,在他的眼里光靠卖这些符箓就应该足够表弟日子过的滋润了,那些风水师去给人寻山点穴不也是为了钱财吗?

    “咳咳!”秦宇被表哥的话搞得哭笑不得,风水师寻龙点穴不单单是为了福主的钱财,也是为了提高在风水上的水平,因为只有在一次次的实践中才能更好的理解风水一道中的真谛,光靠看一些书籍和前人心得是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大师。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放在风水一行中就是:读万卷寻龙经书,不如点一次真龙穴位。

    “什么符箓,秦大师还会画符?”刘顺天听到张华的话,疑惑问道。

    在场之人只有他和童敏没见过秦宇的符箓,莫家姐弟不用说,在秦宇替县长祖上迁坟的时候便见过他画的符箓的神奇地方,张华和李卫军也是看过秦宇镇煞符大放光华的场景的。

    “这话说的,哥们是风水师,画符本来就是风水师所擅长之事。”秦宇心里嘀咕了一句,朝刘顺天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他会画符。

    “秦大师可真是全能风水大师啊!”刘顺天笑着恭维了一句。

    …………

    下午两点,众人再次回到原位,从餐厅到交流会的这一路上,给秦宇打招呼的人越来越多,不再只是那些富豪嘉宾,很多风水师们都对秦宇报以笑容。

    第一天拿下五分,今天又是第一个认出杀师地的,秦宇在众风水师们的眼中地位已经逐步上升,如果不出意外,这次交流会结束后,这位年轻的风水师的名字必然会传到那些上流人士的耳中,对方的展潜力将会远远过他们,毕竟年轻就是最大的资本。

    秦宇一路抱拳对那些打招呼的人还以微笑,一面又要委婉拒绝一些晚上想要请他吃饭的富豪,一旁的刘顺天看到那些富豪找上秦宇被拒绝,心中不无得意,还是咱眼光看的准,下手的度快,已经和秦师傅搭上了关系。

    对于gd这个省,前文已经提过,风水之风不但民间甚行,在上层社会也是广受追捧,越是那些大老板,公司老总之类的人,对这些越是相信,一般的风水师自然是赶着去结识这些人,但如果是一位大师,那就是这些人赶着上来巴结大师了。

    秦宇现在自然还不能说是大师,但至少他这两天的表现,已经有了成为大师的潜质,这些富豪都是人精,自然明白,结人与未迹时,要比等对方彻底成名后要好的多。提前和秦宇打好关系也是很有必要的。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