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小天罡符
    挂掉许承的电话,秦宇坐在沙上,脑海中闪过许多念头,这十方印隐藏着一个秘密,这个秘密贺平和许家应该都知道。

    想到这,秦宇想起还没问过莫家姐弟,贺平有没有交待?当下拿起电话来,拨通了莫咏欣的电话。

    “喂,秦宇,有什么事情吗?”莫咏欣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

    “莫小姐,我想问下,贺平的情况,有没有开口说什么?”秦宇直接开口问道。

    “还没有,不但贺平没有开口,他的那些手下也没有一个开口的,这个组织控制人很有一套,竟然没有一个人背叛组织。”

    莫咏欣的声音带着一丝无奈,这几天她用尽了办法,甚至还使用了一些特殊手段,不过那些人竟然都硬挺着,没有一个人肯开口吐露和组织有关的事情。

    “那怎么办?要是贺平一直不开口的话?”秦宇皱眉,总不能扣着贺平一辈子吧。

    “实在不行,只能把贺平交给那个特殊部门了。”莫咏欣在电话那头说道:“把贺平交给丘处长那部门,这样就算贺平不说,也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威胁了,进了那部门,想要出来几乎没有可能。”

    莫咏欣的话让秦宇点头认可,最后只能是这样办,不过这样也是有隐患,贺平背后的组织也许不知道铜钹山的事情,但十方印在他手上的事情肯定是可以打听的到的,毕竟gZ交流会那么多风水师参加,只要随便打听一下,就知道是他得到了魁了。

    “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出这十方印隐藏的秘密,这样也许有可能挖出贺平背后的组织。”挂掉了莫咏欣的电话后,秦宇决定等学校的事情完结后,去一趟湘南。

    ……

    “表哥,记得放好追影。”

    在火车站进站口,秦宇再次交待了次张华。张华白眼一翻,无奈道:“行,行,我会的,我一定会把他当大爷供着的,行了吧。”

    “呃……”秦宇一拍脑袋,自己好像还真是有些罗嗦了。这一路上都提醒了四五次了,也难怪表哥会听着烦。

    秦宇这次回校,也就是带了几件衣服,还有寻龙盘以及十方印,有了上次寻龙盘被盗的事情,这一次秦宇的警惕心提高了。对卧铺里的其他几位都仔细观察了起来。

    秦宇的位置在下铺,他上面的位置也是同样的一位年轻人,戴着耳机,躺在床上,安静的听歌,秦宇的对面是一位妇女,还带着一个小孩。而妇女的上铺是一个男的,此刻侧着身,似乎已经睡着了。

    将行李包放在床铺上,秦宇头靠在上面,躺在了netc需要十二个多小时,其实不是秦宇舍不得做飞机,只是秦宇还是习惯脚踩大地的感觉。尤其是成为风水师后,这种感觉更是强烈。

    “妈妈,我要吃东西。”

    秦宇对面的那个小孩拉着妇女的手,那妇女听到小孩的话,安慰道:“洋洋乖,咱们先把药喝了,喝了再次糖果好不好。”

    妇女桌子上放着一碗水。从包里拿出一张黄色的三角形状的东西,秦宇瞄了一眼,这东西他不陌生,就是风水师常用的符箓。

    只见妇女四处看了看。看到秦宇看向她,脸上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接着又掏出一个打火机,将这黄色三角符箓点燃,看燃烧的差不多了,给丢进了碗里。

    “洋洋,快点喝了这水,到时候你的病就可以好了。”

    秦宇瞪大了眼睛看着妇女将这碗端到小孩的嘴边,小孩脸上露出不愿意的神情,“妈妈,我不想喝这个。”

    “不喝这个你的病就不会好,到时候又要难受了,乖,快递喝了他。”

    看到小男孩苦巴巴的把那碗水给喝掉,秦宇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想开口说几句,可最后还是保持了沉默。

    “这样就乖了,来,妈妈给你糖果。”

    看到孩子把碗里的水喝掉了,妇女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这才从包里掏出糖果剥开,递到孩子的嘴里。

    秦宇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不过他的眼光开始仔细观察起那小男孩,从表面上来看,小男孩除了瘦了点,没有其他什么特殊的地方,不过当秦宇从头看到尾,来回打量了好几遍后,还是让他看出了一些问题出来。

    秦宇脸上露出了然的神色,不过也正是因为看出了这男孩身上的问题,他才更觉得那妇女先前的行为不妥。

    只是,他和人家又不认识,也不好开口说些什么,没准人家还以为他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呢。

    接下来去的时间,卧铺间又陷入了安静,小男孩吃了几个糖果,也躺在床上休息,那妇女看着自己孩子睡觉的香甜模样,憔悴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神色,也偎依在孩子身边闭目养神了。

    人家母子睡觉了,秦宇自然不好再盯着人家看,也闭目休憩去。

    “洋洋你怎么了?别吓妈妈?”

    秦宇刚睡的迷糊,被一阵焦急的呼唤声给吵醒,睁开眼,只见对面那妇女正弯着身,一脸的焦急,摇着那小男孩。

    不止是秦宇,就连室内另外两个男子也被声音吵醒,纷纷看向下铺,秦宇从床铺上起来,来到对面床铺,只见那小男孩脸色铁青,双目紧闭,那妇女使劲摇都没法摇醒他。

    “不会是生病了,快点去找医生。”秦宇上铺的那年轻人也下来,凑过来看到小男孩的样子,开口说道。

    “去找乘务员,问问有没有医生,这孩子看样子是犯病了,大姐,孩子是不是身体本来就不好啊。”另外一个男子看了一眼小男孩,也在一旁问道。

    “我去找乘务员问问。”先前说话的年轻人,倒是挺上心的,说完就推开卧铺的门,朝外面跑去。

    “把孩子扶起来,我来试试看。”秦宇突然开口对妇女说道。

    “你是医生?”

    “差不多吧,先把孩子扶起来。”秦宇不好解释,索性就点点头,那妇女还是有些怀疑。倒是那男子开口劝道:“大姐,这位小兄弟既然说了,就把孩子扶起来试试看,反正一会乘务员也应该会找医生进来。”

    “那好吧。”妇女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了,孩子昏迷不醒,她已经六神无主了。手脚都不是那么利索,双手抖的厉害,根本就扶不起小男孩。

    “还是我来吧。”秦宇一手伸进去,把小孩抱起来,头靠在墙上,做完这些后。秦宇深吸了一口气,右手食指抚在男孩的眉心,左手中指和食指从右手手腕处压上去,缓缓的抚走到虎口处。

    随着秦宇左手两指的游动,男孩眉心处飘起一丝黑烟,随着这黑烟出现,男孩的原本青黑的脸色开始回转。慢慢的红润起来。

    妇女看到自己的孩子脸色回转,脸上露出喜色,她倒没有去想秦宇这医生救治的方式为什么会这么特别,只有另外一个男子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好了,他一会就会醒来了。”

    直到小男孩的脸色完全变得红润,秦宇才将食指从小男孩的眉心处拿开,松了一口气,往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床铺上。

    刚可把他累的着实不轻,别看着只是那么一会,他体内储存的念力几乎耗掉了三分之一。

    “医生来了,大家让让,医生,就是这孩子。”

    也就在这时,先前跑出去的年轻人推开卧铺的门。朝室内的人喊道,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女乘务员和一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

    “这孩子没事啊,呼吸很正常,孩子醒醒。醒醒。”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进来后,看了眼男孩的面色,摇了摇小男孩,小男孩被他摇了几下,睁开了眼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医生。

    “正常?刚刚这小男孩可是整张脸都黑青的,怎么叫都叫不醒。”

    年轻人看到小男孩醒来,搔了搔头,感觉很不可思议,怎么他才出去这么一会,小男孩就恢复了正常。

    “是啊,刚才这小男孩确实是脸色黑青的吓人,不过这位小兄弟给小男孩看了下,就好了。”另外一位男子开口解释了下。

    “哦?”

    中年医生听到这话,转过头看向靠在床铺上的秦宇,秦宇只好开口说道:“我祖上是中医,这小男孩应该是邪火憋住了,导致呼吸不颤,我刚给他顺了下呼吸道,就没有事情了。”

    “是这样啊。”听到秦宇的解释,中年医生露出了解的表情,小孩子呼吸不颤,脸色变得黑青很正常,这属于缺氧情况。

    “你是孩子的母亲吧,既然孩子出现了呼吸道的问题,在火车上还是不要给孩子吃什么东西了,多喂点流质的,喝点粥或者水什么的,我建议下了车,还是找家医院给孩子做个彻底的检查,这引孩子出现呼吸困难的情况有很多种,做个检查也放心些。”

    “哎,谢谢医生。”妇女点了点头,不过脸上的表情有些不以为然,自家孩子的情况她心里有数,大医院没少去,不过孩子的病始终不见好转,这次带孩子出来,也是去寻访一位高人,想让那高人给孩子看看病。

    结果见到那高人后,花了几万块,那高人给了她十张符箓,说是只要把这符箓燃烧后,灰烬丢进水里,然后让孩子喝掉那水,一天一碗,连续十次,孩子的病就可以好了。

    第一副符箓是在高人家里给孩子喝下的,还别说,孩子喝下带着符箓灰烬的水,精神好了很多,原本病恹恹的也一下子变得活泼了起来,这可让她高兴坏了,很是感激了高人一番后,才拿着剩下的九张符箓带着孩子返程回家。

    等中年医生和乘务员离开后,那年轻人没有爬回上铺,倒是看向了秦宇,说道:“兄弟,你还是位中医啊,真看不出来,中医不是很难学的吗?”

    “祖传的中医,会点皮毛而已。”秦宇笑了笑,没有过多的去说,目光转向妇女,想了想,开口说道:“大姐,我看你先前拿了张符箓出来,能不能给我看看。”

    “这……”妇女听到秦宇的话,迟疑了一下,不过想到刚要不是秦宇,自己儿子也不会恢复正常,对方算是自己的恩人,也是不好拒绝,最后还是从包里拿出了一张三角符箓递给了秦宇。

    “谢谢。”

    秦宇接过这折成三角形状的符箓,刚一入手,眉头就皱起,这符箓没有一丝的念力,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符箓。

    秦宇接着又把这符箓给拆开,那妇女看到秦宇的动作,想要出声,可最后还是忍住了,符箓拆开,秦宇看到这符箓上画的图案,表情古怪,是哭笑不得。

    符箓有胆、印一说,所谓符胆是符箓的灵魂所在,一般是在符箓最后的一个字上,这个字是秘字,或者是最后的一笔,而符印则是一些正统道教道士使用的,就相当是防伪标签。

    这类符箓被称为官符,除此之外还有民间符箓,民间符箓不讲究符胆和符印,而是靠那些神秘的笔画排列来组成,不过,不论是官符还是民符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头大尾小中间缩。

    头大是指符箓的起始笔画要粗,中间则要规整,最后收笔要轻,而秦宇手上的这张符箓,从起始到结束笔画全部一个模子,而且最让秦宇觉得奇葩的是这符箓上的内容,“赦令天罡。”

    这几个字任何一个风水师都不陌生,这是正天教著名的小天罡符,只是正天教的符箓都属于官符,每一张符箓都会有符印,这张小天罡符却没有任何符印,自然是不会出自正天教之人的手。

    而且,真正的小天罡符都是用的繁体字,可这张符箓却完全是简体字,百分百的假冒山寨货,只要是懂一点符箓知识的人就可以看的出来了。

    “大姐,我跟您说句实话吧,你要是指望这符箓治好你儿子的病真的是不可能的。”

    看完了这山寨符箓,秦宇最后还是决定对那妇女实话实说了。

    …………………………………………我是线………………………

    ps:一万两千字,累死九灯了,下周有个分强推荐,各位书友好久没求票了,求推荐,下周什么都求。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