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百八十一章 送鬼
    “这要问这位大姐了,你儿子睡觉的床或者睡过的房间,之前是不是有女孩睡过?”秦宇笑了笑,虽然那妇女还没有回答,不过秦宇的神情很笃定。

    “我儿子睡觉的房子以前租给过一个上班的女孩住过,那女孩住了两个多月,就搬走了。”妇女想了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那女孩离开后,这妇女看到床上的衣被都挺新的,就想着换掉也是浪费,就直接留着,就让自家儿子直接在这床上睡觉了。

    “应该是那女孩招引了摸脚鬼,那女孩搬走的时候,是不是神情有异,有些迫不及待,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那女孩被摸脚鬼弄得有些害怕了,所以急着搬走,而你没有换掉那床上的被子,那摸脚鬼自然晚上还会来,可当他现床上躺着的人的脚变了,他觉得被欺骗了,拉走了你儿子的人气,因此你的儿子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秦宇的话,让妇女想反驳却找不到反驳的地方,一切似乎都像秦宇所说的这样,那女孩退房的时候,很是匆忙,而且妇女也问过女孩为什么要退房,那女孩支支吾吾的好像在掩饰着什么?

    看到妇女的表情,那两位男子也知道事情可能被秦宇给说中,两人都带着异样的眼神看着秦宇,这简直是神了,仅从男孩脚踝的黑手印就能猜到这么多。

    “那可该怎么办啊,我儿子最近都跟我睡了,没睡那床了,为什么还不见好转啊。”妇女满脸愁容,脸上充满了后悔,后悔当时贪图那一点便宜,要知道会有这事情,她怎么也不会让儿子睡那床。

    看到妇女脸上的悔色,秦宇叹了口气。这也是缺少生活经验,在老一辈人中,很多时候都会交代外出的儿女,不要随便睡别人床,也不要随便用别人的生活用品,一是出于卫生,二就是这类用品都有着主人的气息。如果别人沾染了某些东西,用人家的这些个人用品很容易就把某些东西引到自己身上来。

    “小兄弟,不,高人,你肯定有办法的对不对,求求你告诉我该怎么办吧。”妇女突然朝秦宇哀求道。

    “这事情要解决不难。只要把摸脚鬼送走就行了,你回去以后,打造一副纯银脚镯,要带风铃的那种,把它戴在孩子的脚踝处,然后再给孩子穿一双红丝袜,要齐到膝盖。接着让孩子回到那床上睡觉,你们夫妻就守在门外,一旦听到风铃响个不停,就立马冲进房内,将孩子的丝袜给脱下,将丝袜打成一个死结,然后找一个火盆,火盆里面放几节松木。将丝袜丢进火盆内,点燃,把丝袜烧掉。”

    “烧掉后,让你老公点燃三柱香在前面引路,你端着火盆和你老公保持一米左右的距离,将火盆送出房子,最好是往偏僻的地方走。什么时候三柱香烧完了,就停住,把火盆里的灰烬给倒在那地方,这样摸脚鬼就被送走了。”

    “接着你们夫妻不要原路回去。最好是多绕几个圈,往人群多热闹的地方逛,逛上那么一两个小时,这么做,是防止那摸脚鬼不死心跟着你们回去,人群多的地方,阳气重,摸脚鬼不敢再跟着的,只要把摸脚鬼甩开了,就没事情了,不过你儿子脚上的银镯子不要脱掉,要带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过后才可以摘掉。”

    秦宇一口气说完,妇女听得很仔细,一个字都不敢漏过,这关系她儿子的安危,甚至还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本小本子,记了起来。

    秦宇说完后,也是喝了口水,这送摸脚鬼的方法倒不是诸葛内经中记载的,而是秦宇想出来的方法,当然这方法不是胡言乱语,而是有根据的。

    在风水界中,银有克邪的作用,而风铃更是具有预警的功效,只要那摸脚鬼的手摸到孩子的脚踝处,风铃就会响起来,而这银镯就会相当是一个手铐将摸脚鬼给铐住。

    铐住后,再让这两夫妻将孩子脚下的丝袜给脱下,打成死结,是为了不让摸脚鬼给逃脱,这也是秦宇为什么要让孩子的脚下穿上丝袜的原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自然是因为丝袜是女孩穿的,对于摸脚鬼具有很大的吸引力,这样不怕那摸脚鬼不上钩。

    至于用火盆里放松木,就是属于烧鬼了,一般的火对鬼是没用作用的,但是松木烧起来的火除外,相传十八层地狱,有一层油炸鬼,那油锅底下烧的就是松木。

    当然这最多只是让摸脚鬼难受下,还不能烧死他,而且秦宇的目的也不是要烧死这摸脚鬼,烧一下他,是让他知道痛,对于这个地方感到恐惧,以后不会再来。

    接下去就是送走摸脚鬼了,点香是为了蒙蔽摸脚鬼的视线,香一点,烟气会遮住摸脚鬼的眼睛,让他不知道走了哪些路,这样摸脚鬼就不会知道走过的路,也就找不到回去的路。

    可以说,秦宇弄了三道保险让防止摸脚鬼回去,第一道就是恐吓,让摸脚鬼畏惧,第二道就是让摸脚鬼找不到路,第三道就是让这夫妻往人堆里扎,让摸脚鬼不敢跟着。

    这些方法都是秦宇最近自己研究出来的,可以说这是他第一次自己利用这些月的所学想出来的方法,这也算是秦宇在风水上开始有自己的见解了。

    “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要是孩子还没有好的话,你就给我打电话。”对于这第一个依靠自己对风水的见解,而不是照搬诸葛内经上的内容去解决问题,秦宇还是很上心的,给妇女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妇女不断朝秦宇表示感谢,最后又掏了掏口袋,从钱包里拿出一叠钱,大概有那么几千块,递到秦宇的面前,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说:“这个,我现在身上就那么些钱,就先当看结缘钱了,等我儿子病好了,再好好感谢您。”

    妇女带着儿子到处看病,对于这些规矩倒是很清楚,不过秦宇自然不是为了这么点钱才开口点拨她的,有了刘顺天和李卫军的出手,这么点钱说实话他还真没看在眼里,而且,这妇女看起来也最多就是小康家庭,恐怕给儿子看病已经没少花钱了,从妇女衣服有些短促就可以看出来了。

    “不用了,我帮你不是为了你的钱,你应该给孩子看这病也没少花钱吧,还是留着给孩子买点营养品,哪怕摸脚鬼走了,你这孩子也缺了人气,需要长时间的去补,到时候我再给你开一个方子,专门用来补充人气的。”

    秦宇摇摇头,把这些钱推了回去,妇女看到秦宇不收这钱,又是一阵的感激,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叮!”

    秦宇离开卧铺,来到吸烟处,叼上一根烟,正要点上,身后递来一个打火机,秦宇回头一看,是卧铺里那个三十来岁的男子,一脸笑眯眯的看着秦宇。

    “谢谢。”

    秦宇就着打火机点上烟,吸了一口,朝男子说了声谢谢,在卧铺里呆着,那妇女一直感激的看着他,搞的秦宇颇有些不自在,索性就出来吸烟。

    “小兄弟你祖上不是中医吧,应该是风水师傅吧。”男子也吸了几口烟,突然朝秦宇开口问道。

    秦宇疑惑的看了眼这男子,没想到对方竟然能看出来,男子看到秦宇的眼神,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我家在龙虎山一带的,所以对于这些知道的多点,你刚刚在那孩子眉心处用手指点,应该是道家的神通吧。”

    “算是吧。”既然人家看出来,秦宇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点了点头。

    “厉害,我们那地方就是那些修炼了多年的道士,手段也没有你神奇。”男子顶了顶大拇指,赞叹道。

    秦宇笑了笑,没有说话,这男子突然跟着出来,还对他一阵吹捧,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这男子这么捧他,恐怕也是有什么事情吧?

    “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我姓秦。”秦宇知道正戏要来了,那男子不管有什么目的,应该是要开口了。

    “秦师傅,我姓王,家里排行老二,大家都叫我王二”男子先是介绍了下自己,接着顿了下,似乎酝酿了下要说的话,“不瞒秦师傅,其实我跟着您出来,是有件事情想要求您帮忙。”

    “你说吧,要是能帮的话,可以帮的话,我会帮的。”秦宇话里给自己留了台阶,这话说了等于没说,男子也没在意,如竹筒里到黄豆,将想要说的事情一次给说了出来。

    王二家是在龙虎山的,靠近正天教道统,也多少懂点道士的皮毛本领,加上自己本身又对这方面比较感兴趣,多年下来竟然也能会些简单的驱邪之术,在四里八乡的也是小有名气。

    不过王二不满足于就一辈子呆在乡下,他向往大城市,想在大城市混出个样子来,只是他小学毕业就没有上学了,在大城市根本就找不到适合的工作,大城市的人也不像乡下人那么迷信,他所学的那一套根本没有用武之地。

    眼看着就要窝囊的溜回乡下了,这时候王二的一位远房亲戚找上了他,说想要和他合伙做一门生意,做的好了,一年赚个几十上百万不是什么难题,而且这生意也和他学的有关系,他一合计,也就答应了。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