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两百三十七章 英雄的泪
    对于一个经过了多年训练的特种兵来说,要杀个人实在是太简单了,解决了这些小混混后,坦克便一个人来到了镇长家。

    之后的事情就是坦克一怒之下,杀死了镇长家的八口人,还包括了他的那位小舅子,杀完了这些人后,如果坦克逃离掉现场的话,县城的警察根本就不会现他的身份。

    但是坦克没有逃,从决定给父母报仇,坦克就做好了身份暴露的打算,他故意留下了踪迹让得那些警察现他,然后逃窜进深山中。

    坦克的身份暴露,幽冥几人就第一时间接到了消息,几人连夜从gz训练基地赶过来,按照他们蓝鹰部队的规矩,坦克是他们蓝鹰的人,哪怕犯了错也是该由军事法庭来审判,地方武装是没有权利的,所以幽冥几人来这里还有一个任务,那就是把坦克带回部队,接受审判。

    听完幽冥的话,秦宇这才明白为什么狂风看到他,会这么大的怒气,显然在狂风眼里,坦克会出事,和自己不无关系,正是自己当初的那番话加快了坦克出事的时间。

    想到这,秦宇的眉头皱起,从坦克面相上来看,确实是三个月就有一劫难,可难道这劫难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自己竟然是促成这劫难生的动力?

    秦宇摇摇头,在心里否定了这种想法,坦克三个月内是肯定会有劫难的,现在的情况只是没能避过这一劫而已,秦宇相信,就算他当初不提示,这三个月内,坦克也同样会出事。

    “头,我不干了,我们在枪林弹雨中拼死拼活,为了国家。为了保卫人民,可到头来换来的是什么,坦克的父母被人给生生的活埋,国家拿什么来对待我们的,我现在就冲进山林中把坦克带走。”

    狂风抹了一把眼泪,就要朝着警察包围圈冲去,幽冥抬眼,秦宇都没来得及看清幽冥的动作,就听到“啪”的一声,坦克的脸上出现五个手指印。

    “你tm给我冷静点。忘记了当初入队时候的誓言了吗,忘记了在青松下,和那些战友们说的话来了吗,你要走,行,我现在就把你当逃兵给毙了。”

    秦宇很难想象,白白瘦瘦的,总是一副没睡好精神不足的样子的幽冥,生起气来。竟然是如此的吓人。

    幽冥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把短枪,此刻,幽冥的表情很冷,冷的和他的名字一样。就像是来自九幽冥间的使者,一股让人颤栗的寒气从他的身体散出来。

    “哈哈,头,你要打死我。那你来啊,反正今天坦克我是救定了,除非你把我打死。不然休想带走坦克。”

    狂风看到幽冥竟然拿枪指他,先是不可置信,随即,人又变得疯狂起来,仅仅的盯着幽冥,“来,按下扳机,对准这里一枪打下去,然后再拿着坦克的命去换取你的战功。”

    “狂风,你给我闭嘴,头是这样的人吗。”一直在一旁沉默不语的狐狸,此刻也终于开口说话了。

    “不是吗,难道这次上面给他下的命令不就是带坦克回去受审的吗,要是坦克上了军事法庭……”

    狂风虎目盈泪,盯着幽冥,可幽冥的脸上还是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良久,狂风突然一把抱着头,蹲在墙角里,全身颤抖着,轻声哽咽着抽泣:

    “不就是杀死了几个该死的人渣吗,那镇长不该死吗,坦克……坦克,你他吗就因为这几个人渣,你把你自己毁了,坦克,你他娘的就是一个白痴……”

    幽冥的脸色仍然是毫无表情,但是秦宇可以看出幽冥并不像他表示出来的这么平静,那条条爆凸出来的青筋,已经说明了幽冥此刻心里的情绪波动不比狂风好到哪去。

    秦宇此刻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其实这就是国家某些方面没有解决好的问题,军人家属的照顾政策根本就没有落实过。

    按照坦克这样的情况,家里一般是要受到政府的暗中照顾的,不然坦克他们和恐怖份子,外国敌对势力拼死拼活的争斗,可回到家,却现自己的家都没了,这会寒了所有的将士的心,自己的家都保不了,谁还会愿意去保卫国家。

    在坦克家里的事情上,地方的统战部肯定是有失职的地方,但现在已经不是追究谁的责任的时候了,事情已经生了,坦克的行为终究是犯了国法。

    如果坦克被带回去,上了军事法庭的话,按照军事条例,最轻的也是终身监禁,甚至有很大的可能还是被执行枪决。

    “不管怎样,坦克都是我们蓝鹰的人,头,咱们还是先去见见坦克吧。”狐狸在一旁叹气,多年的同生共死的战友,突然出了这样的事情,谁都没法接受。

    “等等,我能和你们一起去吗?”秦宇突然开口说道。

    秦宇的话说完,幽冥目光盯着秦宇,眸子中流过一丝疑问,秦宇见状,解释道:“这件事情说起来和我也有一些关系,我和你们一起去见见坦克吧。”

    幽冥盯了秦宇好一会,最后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喂,孟瑶,我有点事情,嗯,你们一会先回去吧,没事,就是碰到几位熟人了,对,我会在老大宴酒前赶回来的。”

    秦宇和孟瑶打了通电话后,便跟着幽冥几人朝着这山脚的另外一边走去,远离了那小镇,虽然这里每隔几十米同样有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在守卫,但至少没有了围观的群众。

    走进一个山坳处,秦宇才现这里竟然站着一排排的战士,一位位手持钢枪,秦宇只思考了一会,便明白,这些应该都是军方的人。

    很明显坦克的身份现在还只有军队高层和地方那些高级警察才知道,这事情最后肯定是交给军方来处理的,这么多战士的出现,也更是说明了军方对这件事情的重视,或者说,是不敢轻视坦克的战斗力。虽然他只有一个人。

    “幽冥啊,这次的事情,哎……坦克这小子怎么就这么冲动呢!”

    走进这山坳,那些士兵看到幽冥纷纷敬礼,几人顺利畅通的进入山坳深处,一位四旬左右的,穿着将服的中年男子迎了过来,对着幽冥叹息道。

    “将军,幽冥只希望将军能让幽冥进山,我会将坦克给带出来的。”幽冥说完。抿着嘴看着这位少将。

    “我迟迟没有让战士们进山,就是为了等你们来,去吧,告诉坦克,我肖万龙会到军区长那给他求情的。”

    “多谢将军。”

    幽冥深深的看了眼少将男子,道了声谢后,越过少将,领着狐狸、狂风、还有秦宇几人消失在山林深处。

    “将军,就这放他们进去。要是到时候……恐怕我们这些人不一定能拦得住他们。”少将身边的一位参谋长,望向幽冥等人消失的方向,脸上有着忧虑的神色。

    “拦,你以为没有幽冥几人。就能拦得住坦克了吗,那是坦克那小子自己不想走,不然就地方上那些家伙,能现的了坦克?”

    将军横了身边的参谋长一眼。“蓝鹰特种队的队长对于国家的忠诚是绝对不需要质疑的”随即他又一拍大脑,怒道:“他奶奶的,等我回去一定要向长谏言。要让地方给咱们军方一个交待,地方上的这些家伙如何对待咱们军人家属的,不严惩这些败类,三军的将士可都是会寒了心的。”

    “这山这么大,要藏一个人太容易了,咱们去哪找坦克?”

    秦宇跟着幽冥走了一段路,现几人只管往里走,根本不注意四周的情况,这山这么大,要去找一个人,这样没有头绪,谈何容易。

    听到秦宇的话,幽冥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眼狐狸,狐狸点点头,说道:“头,后面没有人跟踪。”

    “嗯。”

    确定了身后没有人跟踪,幽冥突然一转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秦宇也只好跟上,不过这一次,秦宇现了,幽冥每走十几米路,都扫了一下四周,才再确定往哪边走。

    秦宇不笨,从幽冥的举动中,他可以猜出,肯定是坦克在这山里留下了特殊的标记,估计只有他们蓝鹰特种队的人可以看懂,通过这标记,幽冥几人应该可以找得到坦克的藏身之处。

    事实也正和秦宇想的一样,幽冥就是跟着坦克留下的特殊标记,而一步步前进,这种标记很隐蔽,除了蓝鹰特种队的人,其他的人根本就不会现。

    在走了半个多小时的山路后,幽冥突然停住了脚步,站在了原地,“坦克,出来吧。”

    坦克在这里?

    秦宇好奇的将目光向四面看去,可根本没现有什么人影啊,难道是幽冥弄错了?搞错了标记?

    “头,你还是这么厉害,我的标记在前面三百米处就没在标了,你竟然可以找到我落脚的地方。”

    一道声音从秦宇的上空传来,秦宇一抬头,刚好一道人影从一颗树上跳跃下来,正是坦克,这坦克竟然是躲在了树上。

    坦克看到秦宇也在,先是愣了下,不过随即就露出爽朗的笑容,说道:“秦先生也在啊,看来我还真是被秦先生给说中了,逃不过这一场生死劫喽。”

    坦克的语气很轻松,就像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秦宇皱了皱眉,从坦克的语气中,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地方。

    “坦克,你tm的有没有把我当兄弟,生了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老子陪你一起去杀这些人渣。”

    狂风站在一旁看得坦克脸上的笑容,再也忍不住,冲上前去,对着坦克的脸就是一拳,而坦克却也不躲,脸上仍然是带着笑容,看着这一拳打在他的脸上,整个人被这一拳给打的退后好几步。

    “你tm怎么不还手,你不是很厉害吗,平时不是自吹除了头没人能打得过你吗,今天来和我打一场,我告诉你,今天你要不还手,我就打死你。”

    “小狂风,你这瘦胳膊瘦腿的,哪里经得起哥哥我的几拳,哥哥不和你计较。”坦克抹了抹嘴角的血迹,狂风这一拳可不轻,连秦宇都听到了骨骼咯咯响的声音。

    “好,我瘦胳膊瘦腿,我今天就用我这瘦胳膊瘦腿来打死你。”

    “住手!”

    狂风又举起了拳头,正要朝坦克给挥手去,幽冥开口喊住了他,听到幽冥的话,狂风最后一转身将拳头给砸了一旁的一颗树上,整棵树的树枝都被震的哗哗作响,这一拳的威力可想而知了。

    “头,有没有带酒来,好几天没喝酒了。”

    坦克将目光投向幽冥,带着恳求的目光,幽冥默不作声,良久,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酒瓶,丢给了坦克。

    “哟,还是头清楚我,这还是我家乡的河曲酒,好多年没喝过了。”

    坦克接过这小酒瓶,打开闻了一口,笑了,接着仰头一口将整瓶酒都给灌入喉中:“还是家乡的酒够味。”

    “好了,这酒我也喝了,头,我知道你们来这里的目的,从我打算动手杀了几个人渣开始,我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的到来,军事法庭我是不会去的,这深山之地倒也是一个埋骨的好地方。”

    坦克将酒瓶子往身后一抛,望向幽冥几人,脸上第一次没有了笑容:“头,我给咱们蓝鹰丢脸了,给咱们蓝鹰抹黑了,回到基地的时候,替我给战友们说声对不起。”

    “但是,我不后悔,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这么做。”坦克的神情变得狰狞起来:“这群人渣,害死了我的父母,打断了我哥哥的腿,还将我哥哥和嫂子的工作给弄没了,这群人死有余辜。”

    “头,我只求你一件事,等我死后,替我照顾下我的家人,照顾下我的哥哥和嫂子,至于我的事情就不要告诉他们了,就让他们一直认为,我在几年前已经死了。”

    “我现在遗憾的是没有能找到我的妹妹,从那个人渣的口中我知道妹妹并没有遭到他们的毒手,不过我妹妹消息了好几年了,希望头,你能帮我找到我妹妹,替我照顾下她。”(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