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两百四十二章 多了个便宜师兄
    “周易先天九宫翻卦是咱们天极门的某位祖师机缘巧合下学会的,放眼整个玄学界,除了咱们天极门,真正会这门九宫翻卦的,不出三位。”

    包老的脸上带着自傲的表情:“其实先天九宫翻卦的卦象不难解,最重要的是对占卜所需要的东西有很高的要求,咱们天极门,想要施展九宫翻卦,就要借助这三枚铜钱。”

    “秦师弟,想来师傅也应该教过你这门本领,不过没有这三枚铜钱,九宫翻卦真正的作用是体现不出来的,师弟可以到我那,拿着这三枚铜钱,再研习一番,将会有大的收获。”

    包老的话让秦宇的表情古怪,去包老家里研习一番,恐怕不要一天就得露馅了,他哪会什么九宫翻卦啊,秦宇现在有些后悔,自己先前干嘛要停下,继续走该多好,现在可好,平白多出了一个师兄来。

    “这个……其实师傅并没有教过我什么九宫翻卦。”秦宇憋了半天,最后憋出了这样一句话。

    “师傅没教过师弟你九宫翻卦?”包老的表情变得惊诧,盯着秦宇,就在秦宇被盯得有些毛的时候,包老笑了,展颜说道:“我明白了,师傅也是用心良苦,这九宫翻卦,如果能从一开始练习就用的师门传下的这三枚铜钱,对于九宫翻卦的领悟肯定会更深。”

    秦宇愕然,他都没想好该怎么原这个慌,包老竟然就已经替他园好了,看来包老是一心认定他两是同门师兄弟了。

    其实包老会不怀疑秦宇的身份,也是有他的原因的,先。秦宇话里的描述已经证明了山上的那位道士就是他的师傅。

    另外,秦宇是当着交流会那么多人的面说的他的师承来历,而且从秦宇的反应来看,应该是没听过他的名字的,所以不存在故意虚构。想要混进天极门的可能。

    最后,也就是最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那三枚铜钱,这三枚铜钱只有他们天极门的人手上才有可能显露出异象,这一点已经是经过师门前辈多次确认过的,因此包老很相信这一点。秦宇能让铜钱出现异象,那么秦宇就肯定是师傅的关门弟子了。

    “包……师兄。”秦宇在包老和蔼慈善目光的注视下,最后只得硬着头皮喊出“师兄”二字。

    “哈哈。”看到秦宇终于开口认可天极门弟子的身份,包老开怀大笑起来。

    “包老啊,这可不是哥们想要骗你,以后要是被揭穿了。可不要怪哥们。”

    看到包老开怀大笑,秦宇在心里腹诽,不过,他也做好打算了,什么天极门和他没有关系,等离开了这里,就不来商_丘这地方了。不和包老打交道,应该就没什么事情了?

    “包……师兄,”叫一位年纪跟自己外公外婆一样大的老者为师兄,秦宇还真是感觉有些别扭,目光扫了包老的这四位弟子,秦宇估计这几位心里也同样别扭,毕竟,这几位最小的那位都应该三十多了,却要喊自己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为师叔,心里要不别扭才怪。

    “秦师弟。师兄有一句话想劝劝师弟。”包老似乎皱着眉头,朝秦宇说道。

    “您请讲。”

    “秦师弟这次最好还是不要进京,先前我所言并不是诳语,看师弟的面相,这次进京可能会有一劫。”

    包老神色严肃。先前,在看到秦宇之后,他就暗自动用师门相术观察了秦宇的面相,按照秦宇的面相来看,如果秦宇此次进京,将会遭遇一场大劫,在不知道秦宇是他的师弟时,包老都出言喊住了秦宇,这知道了秦宇就是师傅收的关门弟子,包老就更不会坐视不管了。

    “这京城之地,历来就是玄学中人不愿停滞的地方,听师兄一句劝,这京城能不去就不去,最起码这一年之内还是不要踏入京城。”

    包老的话,让秦宇眉宇紧锁,进京的事情是已经和孟瑶说好了的,不可能临时反悔的,对于这次京城之行,其实秦宇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被孟家给赶出京城,但那又怎样,有些时候,男人总要有所担当的,要是因为害怕,而不去京城,又对得起孟瑶对自己的情谊吗?

    秦宇摇摇头,开口说道:“京城这次是必须要去的,至于劫难这种东西很难说,天机尚有一线变化,只要肯去争取,应该还是有机会化险为夷的。”

    听到秦宇没有改变主意,仍然要去京城,包老脸色变幻不定,良久,叹了一口气,说道:“师弟如果一定要去的话,那么师兄给你引荐一个人,此人就在京城,要是师弟遇到什么解决不了或者犯难的事情,可以去找他。”

    包老朝着他的弟子看了一眼,其中一位男子赶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白纸,包老在白纸上写了一个电话号码,递给秦宇,说道:“此人早年曾受过我一次恩惠,师弟找到他,只要报上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秦宇接过了包老递过来的纸条,将这写着号码的纸条揣进兜里,不过秦宇并不打算动用这电话上的号码,因为他自家人清楚自家人的事情,他和包老根本就不是什么师兄弟,现在也不过只是敷衍包老的权宜之计而已。

    日后,就算包老知道了真相,这也没法怪他,可要是真动用了包老的人情关系,这性质就变了,属于欺骗性质了,秦宇自然不会把自己置于这个位置上。

    看到秦宇收下纸条,包老的脸上才露出一丝笑容,而且除了给秦宇这张纸条,包老在心中还有另外的打算,只是现在没打算告诉秦宇。

    对于师傅的关门弟子,自己的小师弟,包老自然是不可能明知道秦宇此次进京会有劫难而无动于衷的,在包老的心中,小师弟如此年轻就已经摘下过魁的荣耀。在风水相术上的造诣自然不弱,很有可能扬光大天极门的重任就要靠小师弟来完成了,包老已经在心里想好了后续的计划安排了。

    “自己这把老骨头在商_丘呆的也挺久了,是时候出去转悠下了喽。”包老在心里暗道。

    接下了纸条,秦宇正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一看号码,秦宇给包老告了个罪,走出凉亭,接通电话。

    “秦宇,军事法庭的人已经走了。我们已经把坦克从坟地里弄出来了。”

    “你们现在在哪?”听到幽冥的话后,秦宇问道。

    “按照你说的,我们在镇上田师傅的家里。”

    “我知道了,把坦克放在床上别动,最重要的是一定要让他的头悬空,我马上就赶过来。”秦宇交待了一句后。就挂掉了电话。

    幽冥电话里说的那位田师傅就是田光文,这是秦宇昨日离开时和幽冥说过的,毕竟坦克胸口还有血迹,幽冥几人抱着一个昏死的人,也不好到处走,田光文的家刚好离山脚不远,倒也不会被别人现。

    “包师兄。我这有点事情,要先走了。”秦宇回到凉亭向包老告辞。

    “秦师弟有事要忙我自然不会阻拦,只是秦师弟可不要这一走就不再来见师兄我喽。”包老目光含有深意的看着秦宇,秦宇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包老这话算是戳破了他心里的想法,秦宇原本就打算离开后,解决了坦克的事情就直接离开商_丘,不再和包老有什么联系。

    “哈哈,我只是这么一说,秦师弟你去吧。”包老睿智的目光充满了笑意。看向秦宇的目光就像长辈看向晚辈,充满了善意。

    秦宇最后几乎是红着脸溜走的,在包老面前,他感觉他那些小心思完全被猜透了,秦宇估计包老唯一没有猜到的。就是他其实并不是他的师弟。

    “师傅,您真的就觉得这位是师祖收的关门弟子?”等秦宇走后,包老的大徒弟,宋远怀忍不住开口问道。

    “不会有错的,你们师祖他老人家并不怎么在玄学界活动,平时也多是游览名山古迹,一般人是不会知道你师祖的身份的,而知道师祖是天极门的人那就更少了,除了你们师祖的几位至交好友。”

    包老看了眼他的大徒弟:“我知道你们心里的想法,但是我要告诉你们,咱们天极门的掌门信物,除了天极门的弟子,其他任何人都无法让它显露异象,所以,秦师弟的身份你们不用怀疑。”包老说道这,语气突然变得严厉起来:“另外,秦师弟虽然年纪轻,但是辈分摆在那里,你们对秦师弟一定要向对师傅我一样尊敬,谁要是敢对你们的秦师叔无礼,被我知道了,别怪我不念师徒旧情。”

    包老的话让他的四位徒弟神色一紧,赶忙开口表示,一定不敢怠慢秦师叔,包老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别看你们秦师叔他年纪轻,但是一身修为不低啊,身上隐隐有莹光围绕,这分明已经是到了登堂入室的境界了,比你们几个可要厉害的多了,师傅看人的眼光一直是那么的准啊!”包老感叹道。

    ……

    秦宇打车回到了小镇,直接来到了田光文的家门前,田光文的家门是关着的,秦宇敲了几下门,门内传来一声低沉的询问声:“是谁?”

    “是我。”秦宇答道,门被打开一条缝,秦宇走了进去。

    一进门,秦宇就看到幽冥、狂风两人正站在卧室的门口,而田光文正抱着妞妞坐在大厅的桌子上,刚刚开门的是狐狸。

    “秦师傅。”田光文看到秦宇进来,赶忙起身给秦宇打招呼。

    “妞妞最近好多了吧。”秦宇看了田光文身边的妞妞一眼,这一两天过去,妞妞的面色明显好了很多,已经有些红润了,秦宇知道,这是因为那个药方的缘故,加上那黄鼠狼精离开了,妞妞才会恢复的那么快。

    “多谢秦师傅了,自从那晚后,妞妞就再也没有犯病了,按照秦师傅留下的房子,我给妞妞抓了几副药给妞妞服下后,妞妞现在睡觉很安稳,身体也比以前好了很多。”

    田光文话中带着兴奋,妞妞的病困扰了他这么多年,甚至因为妞妞的病还害的媳妇出跑,现在妞妞的病好了,田光文最近的心情是好的不得了,见人就笑,而对于秦宇这位恩人,更是打心里的感激。

    当先前有几位陌生的男子来到他家,说是秦师傅的朋友后,田光文二话没说,就把房子里的卧室给让给他们,他也看到了昏迷的坦克,甚至还看到了坦克胸口处的血迹,但是因为这些人是秦师傅的朋友,便什么也没问。

    “恢复了就好,妞妞的恢复度比我估计的要快上一些,这样看来,不出一个月,妞妞就可以和普通的小孩一样了。”秦宇在妞妞身上打量了几眼,笑呵呵的说道。

    “秦先生。”站在卧室门口的狂风看到秦宇和田光文在这里聊着,忍不住开口喊道。

    自己家的兄弟还躺在床上,秦宇在这里和人聊着其他的事情,还一副笑意盎然的样子,狂风自然是看着不爽。

    “坦克身上的伤病你们只好没,别到时候坦克醒过来,因为胸口恶化而再次出现意外。”秦宇走进了卧室内,看着躺在床上的坦克,对幽冥问道。

    “嗯,坦克的伤口已经进行过处理了,不会有生命危险的。”幽冥答道。

    如果说紧急伤情处理的能力,幽冥等人丝毫不弱于一些经验丰富的外科医生,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也经常会有战友遭受一些枪伤,更多的时候,还是他们自己先行进行紧急处理,等任务结束后再送医院进行后期治疗,所以对于坦克身上的枪伤,幽冥等人已经进行过处理了。

    “那就好。”

    秦宇点了点头,走进到床头处,用手将坦克的头给抬起,同时目光看向幽冥,幽冥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酒瓶交给秦宇,这个酒瓶自然就是当初被秦宇用来藏坦克魂魄的酒瓶。

    ps:太困了,实在熬不住了,好在明天休息,明天中午的一章可能会延迟到下午,大家见谅,最后说一句,求点推荐票,希望这周可以破六千推荐吧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