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两百四十三章 进京
    原来,当日,幽冥开枪后,秦宇立刻来到坦克的身边,两手按在坦克的百汇穴处,将准备好的酒瓶置于坦克的天灵盖上。

    魂魄最容易出体的方位就是天灵盖,而人在受伤的瞬间,一般情况下,魂魄都会出现移位,也就是被震得现象,受伤越重,这魂魄移位也就越大,那些因为受到了致命伤害的人,更是会在瞬间让魂魄给震出体外。

    不过坦克虽然心脏受到枪伤,但是幽冥计算好了,这枪伤还不至于致命,所以,想让坦克的魂魄离体,还需要秦宇施法。

    秦宇的手指按在坦克的百汇穴,体内的念力流转,他要施展秘法,将坦克的魂魄给勾出来,要是平常情况,这样勾魂可能不容易,但是此刻坦克受伤,魂魄本就是不稳,秦宇倒也没花费多少精力,就把坦克的魂给勾出来了,接下来,就是把这魂魄给引入准备好的酒瓶里。

    勾魂容易,这让魂魄回体就要稍微复杂一些了,不过秦宇也不是第一次干了,有了刘顺天的例子,这一次做起来就顺利多了,而且当初秦宇还只是二品相师的境界,需要借助一些繁琐的还魂仪式,到了三品相师的境界后,这还魂就要比上次给刘顺天还魂要来的简单的多。

    秦宇掏出一张符箓,贴在坦克的印堂,接着把坦克扶坐直,右手化指,对着酒瓶口结了一个复杂的手印后,才将酒瓶口给拔开。

    “魂归魂,人归人,魂魄离体不为人,魂魄听我号令。迅入体,急急如意令。”秦宇手一指,将酒瓶口对准坦克的天灵盖。

    在秦宇话音落下后,坦克印堂上的那张符箓开始抖动起来,不一会。符箓闪过一道黄芒,从坦克的印堂脱落了下来。

    “轰!”符箓掉落,闪过一道火光,自燃起来,随即消失无踪,秦宇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咳咳……”

    秦宇的笑容还未消散,躺在床上的坦克就突然咳嗽起来,听到坦克的咳嗽声,幽冥和狂风脸上露出激动的表情,几个跨步走到床前。

    “坦克的魂魄已经归位了,人已经没问题了。现在只要把伤给养好就没事情了。”秦宇笑着对幽冥说道。

    “这次多谢秦先生了。”幽冥深深的对着秦宇鞠了一躬,感谢道。

    “用不着这样,我会出手,也是觉得因为几个人渣,让坦克的一生就这么毁掉,实在是不值得,所以你们不用感谢我。这也是我觉得应该做的。”秦宇摆摆手,接着走出了房间,既然坦克醒过来,那么他们兄弟之间肯定还有很多话要说。

    “秦师傅,中午,你就在这里吃吧,我已经买好了菜,中午给你们下厨亲自做一顿。”看到秦宇从房内走出来,田光文马上上来对秦宇说道。

    在这位朴素的汉子心中,秦宇就是他家的大恩人。不过因为家里已经没有钱了,所以在田光文的心中,对于秦宇一直是充满了感恩和愧疚的,所以田光文怎么觉得,最起码也要亲自做一顿饭来表示感谢。

    秦宇知道田光文的心情。所以笑着点头答应了,对于田光文来说,如果秦宇拒绝了的话,会让这位汉子心里一直觉得有些愧疚,既然这样,那中午就索性在这里吃吧。

    看到秦宇答应,田光文的脸上露出笑容,去给秦宇几人准备午饭去了,至于妞妞也被他拉叫去帮忙洗一些菜。

    秦宇一个人坐在大厅里也是无聊,索性就和妞妞一起,洗着一些青菜,然后交给田光文拿去下厨。

    就在秦宇洗完几个菜后,幽冥几人也从房里走了出来,幽冥的手臂还搀扶着坦克。

    “秦先生,我坦克这次真是谢谢你了。”坦克看到秦宇,抱着拳冲秦宇感谢道。

    “你伤那么重,干嘛不躺着?”秦宇摆了摆手,不过看到坦克下床,他还是疑惑的问道。

    “哈哈,这点伤算什么,咱在鬼门关也不是走过一次两次了,更何况这次还是头亲自出手,不会用问题的。”坦克豪爽的笑道,不过这笑声显然是牵动了伤口,让他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显然那是伤口扯动带来的疼痛造成的。

    “别给我逞能,一会就回床上躺着,等天色晚了,带你离开这里,换个地方找家医院好好养伤去。”幽冥皱眉看了眼坦克,在幽冥的注视下,坦克只得悻悻的笑了笑。

    中午的一顿,众人就都在田光文的家里吃,显然因为媳妇跑了,田光文做菜的手艺也不差,秦宇倒是吃了两碗饭,不过没有喝酒,毕竟他打算下午就坐车去京城,还是不要喝酒的好。

    吃完饭,秦宇就打算先告辞了,而幽冥等人要等到晚上才离开,不过秦宇离开的时候,坦克叫住了秦宇,要了他的电话号码去,秦宇心里疑惑,这坦克要他的号码干嘛?

    坦克哈哈一笑,没有解释,秦宇也就没有再问,也许坦克是想以后找到他报答他吧,这事情也就没放在心上了。

    倒是田光文一个劲地叫秦宇多呆几天,不过秦宇却是拒绝了,一是确实没时间,而是不想让田光文再多花费,今天这一顿饭菜,秦宇估计可能花了得有三四百块,田光文手头上的钱不多,不然日子也不会过的这么拮据,秦宇自然不会再让田光文破费了。

    商_丘的火车站,秦宇临时买了票,从商_丘到京城只需要几个小时,而且列车次数也多,秦宇倒也很容易买到坐票。

    这趟车上的人不多,秦宇这一节车厢人都没坐满,秦宇坐在车上,遥望着窗外的风景,脑海却在思考着包老的那句话:“此去京城会有劫难。”

    所谓医者不能自医,同样,作为一位相师,秦宇没法看到自己的面相,以不能算出自己的运程,但包老的话,却让秦宇心里竖起了一座警钟。

    这次进京,秦宇原打算就是见见孟家的家人,把他和孟瑶的事情搞定,不过看来,这其中似乎会有事情生,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顺利。

    “不管怎么样,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秦宇在心里暗道。

    京城,从明朝开始,这里就是中华大地的紫气汇聚之地,火车还没有进城,秦宇就感觉到体内的念力一震,随即变得有些混乱起来,秦宇赶忙运行心法,才将念力的混乱给驱除,让体内的念力恢复平静。

    “京城,多少风水师望而不进的地方。”在京城的出站口,秦宇呢喃自语。

    可以说历朝历代,京城都是经济和文化、政治的中心,吸引着社会各行各业的精英,各地的人杰云集在此,然而有一个行业,越是行业里的精英人士,就越是离着京城远远的,这个行业就是说的玄学界。

    越是高深的玄学高人,越是不会愿意呆在京城,原因有三:

    第一:京城之地紫气环绕,而紫气乃是天下至高之气,风水相师在这紫气的气场影响下,修炼容易不稳,经常会出现走火入魔的现象。

    第二:京城是政治和经济中心,同时也是一个巨大的漩涡,越是造诣高深的风水相师越容易成为达官贵人的座上宾,可同样也很容易卷入这些势力之间的斗争中,最后往往没能落得一个好下场。

    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京城有兽,其名天噬,此兽专门吞食风水相师的寿命,当然,这只是在风水界中流传的一种传闻,没有任何一个人见过,谁也不知道这个传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风水界中传开的,不过有一点众人都无法反驳的,那就是京城里的那些风水师平均寿命竟然连五十都没有达到,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这也更坐实了这个骇人听闻的传闻。

    “喂,秦宇你在哪?我已经到出站口了。”

    秦宇感慨了一会,孟瑶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我看到你了,你在那等我。”

    秦宇目光一眼就停在了出站口处的某一个方向,那里有两位青春靓丽的女生,其中一位正仰着头,目光不停的在出站的人身上打量,正是孟瑶。

    秦宇看到孟瑶的动作,心里暗笑。一位大美女在出站口左右打量,目光在出站人的脸上流转,孟瑶不会知道,可有不少男生被她的目光扫过,都匆匆的转过眼神,不敢看向她。

    当一个女人美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很多男生都会自行惭愧,而不敢和女生对视,当然那些对自己很有自信的男生除外。

    “瑶瑶,你真找了一个大学男朋友,还要带他回家啊,你爸妈会同意吗?你这样的家庭,我看玄啊。”

    秦宇刚走近孟瑶的身边,就听到孟瑶身边的那女孩开口朝孟瑶问到这个,秦宇按住了给孟瑶打招呼的动作,他也想听听孟瑶会怎么回答。

    “燕子,我教男朋友和我爸妈有什么关系,将来又不是我爸妈和他过日子,再说了,我爸也知道这事情,不过没有反对。”

    孟瑶脸上露出甜蜜的笑容,在她想来,老爸没有反对,那么就说明老爸已经认可了秦宇,只要老爸认可了,老妈那么疼爱自己,肯定不会反对,只要再把爷爷给搞定了,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