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两百四十八章 地府城关(求订阅)
    这突兀出现在门内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几块已经干了的狗血,看到这几块狗血,秦宇才知道,眼前的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棘手。

    “阴差勿怒,这只不过是前家主人的行为,此刻,店家已换,因此特意才请阴差进来一坐。”秦宇赶忙解释,只是这铁链的声音还是越来越轻,眼看着就要彻底消失了。

    秦宇眼中精光一闪,脸上露出果决的神情,人成马步状,双脚一跺地上,双手捻了一个法印,指向门口:“五方大地君令,十方阎罗,八面鬼将,听令见君,急急如意令!”

    唆!

    秦宇的法令一出,突然消失的铁链声又再次出现,而且,这一回,孟瑶几人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这铁链的声音越来越靠近,甚至孟瑶感觉到,好像有一个冰冷的东西在靠近的,她的寒毛都慢慢的竖起了。

    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面前空无一物,但偏偏就可以感觉到有东西再靠近,身体上传来的反应令的孟瑶还有张燕两位女孩,脸色都有些变白,要不是先前有秦宇的话提醒,恐怕两位女孩早就跑到一边去了。

    “黄泉路上多坎坷,一杯薄酒暖心窝。阴差到此不妨就坐下畅饮一杯。”秦宇朝对面桌子坐了一个请的手势,就好像对面真的有人的存在。

    “噔!”

    整个桌子一震,孟瑶几人都听到了这声音,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凳子上坐下,手给压在桌子上的那种感觉,尤其是张恒,他就坐在桌子上。只感觉自己左边桌上突然传来一股阴寒的气息,刹那,整个人的毛孔都收缩起来,眼瞳急骤收缩。

    “今日此家主人得闻阴差到此,特意准备了三牲美酒来招待。请阴差敬饮。”

    秦宇端着桌上的米酒,同时也给了张恒一个眼色,张恒也慌张的学着秦宇的样,端起桌上的碗,朝向左边,对着空气敬了一个酒礼。接着也把碗里的米酒给喝完。

    秦宇和张恒两人饮完碗里的米酒后,秦宇的目光一直盯着对面,而孟瑶三人看到秦宇一直盯着桌子对面,也跟着把目光落在那里。

    过了盏茶时间,在孟瑶三人急骤收缩的眼瞳中,左桌上的盛着米酒的碗突然凭空升起。在升到了一定的高度时,碗口一翻,就像有一个无形的人端着这碗,眼看着碗里的米酒倒出来,不过却是没有掉落在地上,而是一点点的消失在空气中。

    这一幕,让孟瑶三人眼光中流露出震惊。难道这桌子上真的坐着秦宇口里说的阴差?

    “来来,这里还有一些菜,阴差请随便享用。”

    看看,左边桌上的米酒被喝光了,秦宇略松了一口气,拿起筷子指了指桌上的三牲,自己先夹了一块放进嘴里吃了起来。

    说实话,这些三牲祭品只是煮熟了而已,吃起来没有一点味道,很难下咽。但是秦宇仍然是一副津津有味的模样,甚至还时不时的咂巴下嘴巴。

    而在秦宇举起筷子的时候,对面桌边的筷子也竖立了起来,同样夹起桌上的一块鸭肉,夹回到桌边的时候。就好像送进了一张无形的嘴中,消失不见。

    “张叔,给阴差再倒上酒。”

    看到阴差终于动筷子了,秦宇脸上的笑容更甚,阴差肯动筷子,那么就说明这事情还有的谈。

    “哦,好……好的。”张恒听到秦宇的话,先是愣了一下,随即马上反应过来,端起放在桌上的米酒坛子给那空碗再盛满,张恒倒酒的时候很小心,从一旁小心翼翼的倒,好像怕会挡住了秦宇口中的阴差夹菜一般。

    于是,现场就在孟瑶和张燕两位女生瞪大眼睛的神情下,有条不絮的进行着,酒过三巡,桌子的菜肴也喝的差不多了,秦宇扫了眼张恒脚边放的酒坛子,这空的酒坛都有七坛了,秦宇和张恒两个人撑死不过半坛,剩下的都进了那阴差的口中。

    “时机差不多了。”秦宇的脸上笑容更甚,他明显的可以感觉出,这阴差已经喝的差不多了,这一点其实不止秦宇看出来了,孟瑶、张燕、张恒三位也感觉出来了。

    从一开始左边的那双筷子几乎每隔几秒就会下筷一次,而且很快也很准,但是现在,这双筷子已经开始在空中打转了,甚至有时候夹一块肉都夹了好几次,这些都符合一个喝醉了人吃饭的动作。

    “不知道阴差来此是有何公干呢?”估摸着时机成熟了,秦宇终于开口问出了正题。

    “本君是奉阎王之命,彻查这京城“城关”失效,鬼魂无法到地府轮回之事,哼,结果让本君看到有人霸占这“城关”,还利用狗血之术,将鬼魂赶出城关。”

    一道浑厚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声音响彻,坐在一旁的张恒根本就没有想到会突然有一道声音出现,吓的差点从凳子上滑倒。

    听到这突然出来的回复声,秦宇脸上闪过精光,心里暗衬:“果然如此,看来我的猜测没有错。”

    “这么多年来,京城里的无数鬼魂无法通过城关找到地府的坐标,滞留阳间,阎王大怒,命我严惩破坏城关之人。”

    城关,顾名思义,指的是城镇的关卡地带,而这阴差嘴里所说的城关就是指通往地府的关卡。

    在湘西除了有从事赶尸的玄学中人,还有另外一批人也是赫赫有名,这群人从事的事情叫做:过阴。

    和赶尸不同,赶尸是把死者的尸体送回家乡,而过阴则是送一些不知道地府之路的鬼魂去地府,从事这类的人被人称为过阴。

    相信不少人都听过酆都这个地方,酆都即是鬼城,也就是地府之地,但是酆都在哪,根本没有人能说的清。甚至有人说酆都和阳间根本就不是一个位面,两者很有可能就是两个不相同的空间。

    既然酆都没人知道,那么那些过阴之人又是如何把鬼魂送进地府的,这就要说到城关了。

    城关说白了,就是一个传送站。很多人口众多的城镇都会有,一般的鬼魂到了城关,就会得到去地府的坐标走向,而那些过阴之人,就是负责把鬼魂给送到城关。

    曾经有一位玄学高人,现一处地府城关所在。这位高人艺高人胆大,想要进入城关找到地府的所在,只是无奈的是,他现,那些鬼魂进入城关后,就好像被人传送走了一样。没有留下一丝踪迹,根本无法通过这些鬼魂的走向找到地府的所在。

    那位高人在城关处呆了十多年,经过他的细心观察,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所谓的城关就是一个小型的坐标传送点,鬼魂通过这个坐标,可以让自己移动到地府去。但阳人就别想了,那高人花了十年时间,尝试了各种手段都无用,最后只得无奈放弃。

    秦宇现在明白这阴差是为何而来了,这店铺的位置就是地府在京城的城关所在,那么可想而知,平日肯定是诸多鬼魂到来,而那狗肉店的老板利用黑狗血的煞气把鬼魂吓得不敢进来,这些鬼魂无法通过城关进入地府,自然是引得地府阎君震怒了。

    京城的鬼魂无法通过京城的城关进入地府。那么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去往其他的城关,但一般来说,每个城关之间相隔的距离都是很远的,这些通过城关进入地府的鬼魂都属于那种刚死的比较脆弱的鬼魂。这类鬼魂惧怕阳光和人气,很容易在路上就出现意外,魂飞魄散。

    而且,这无数鬼魂出走,难免会破坏了阳间的秩序,让阳间多出几许诡异事件,很多鬼魂只能夜间行路,白天就躲在一些民宅或者破败的旧宅里,这鬼多了,自然会时不时出现一些闹鬼传闻喽。

    而且,这每个鬼魂从死后到地府再到投胎,都是由一个时间限制的,路上耽搁的久了,难免就会错过了好的投胎机会,这样也对地府的正常运转会带来不便,所以,一个城关对于地府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秦宇清楚,那狗肉店老板当初挂在墙上的黑狗血突然消失,就是对面这位阴差的杰作了,这黑狗血没了,那些鬼魂就敢再次进入城关,前往地府了,而这阴差想来这段时间一直是坐镇这城关之内。

    “那陈氏男子破坏城关,本君已经向阎王禀报,陈氏男子将会因此减少三十年的阳寿,本君奉命镇守这城关三年,要是谁胆敢再次破坏城关,本君有权当场将其魂魄拘走。”

    阴差的话,让张恒眼睛瞪大,似乎受到了惊吓,他知道狗肉店的老板就是姓陈,难道这阴差嘴里的陈氏男子就是说的那狗肉店的老板?

    三十年的阳寿啊,一个人能有几个三十岁,这一刻,张恒都已经打算破财消灾了,这店铺不要了,也没打算开下去了,和命比起来,亏点钱就亏点。

    “阴差莫恼,想来阴差在此间呆了半年,也知道现在阳间已经是大变样了,这城关之地被开商改造成了商铺,而普通人根本就不知道这城关一说,难免会做出一些破坏城关的举动,光靠拘走人的魂魄,这也不是最终的解决办法。”

    秦宇缓缓的建议道,他先前所有的布置和话都是为了引出他的这句话,果然,在听到秦宇的话后,那阴差也陷入了沉寂,良久,突然开口道:“你修炼的引辰星决倒也和我们地府有些关系,我之所以愿意坐下来,正是看在你这修炼的引辰星决份上。”

    那阴差哪里有喝醉的样子,喝酒吐字很是清晰,阴差的话让秦宇神色震惊,他震惊的不是这阴差看出了他的目的,而是这阴差嘴里说的引辰星决。

    秦宇修炼的是诸葛内经记载的功法,这份功法没有名字?秦宇还是第一次知道他修炼的功法名字叫做:引辰星决,这阴差能一口喊出他修炼的功法,秦宇此刻恨不得把所有有关这诸葛内经的疑问全部问出来。

    “咦,你竟然不知道这引辰星决的名字?你们这一脉果然是搞不懂,算了,你也别问我,你们这一脉的事情,我也只是知道个大概,而且我也不能告诉你。现在,把你想怎么解决这城关的办法说出来吧,这酒也喝了,菜也吃了,要是办法可行的,我会考虑下的。”

    阴差的话把秦宇想问的话给全部都堵了回去,秦宇只得苦笑,看来自己先前所做的一切,背后的目的,这阴差是一清二楚,自己还真是小觑了人家。

    不过想来也是,这些阴差都不知道修炼了多少年了,自己的这些心思手段恐怕人家一眼都看破了,自己是有点想当然了啊。

    “阴差你也知道,这城关是鬼魂聚集之地,在这里开商铺,根本就别想赚钱,张叔他最后也只能忍痛关掉饭店,然后把这店铺再次租出去,这样换来换去,难免不会再碰到下一个狗肉店的老板,我相信阴差你也不想一直坐镇在这城关不走,所以,我倒是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麻烦……”

    “你们这一脉的人怎么都这么罗嗦,都说了有办法就直接说,别拐弯抹角的。”阴差不耐烦的打断了秦宇的话,不过,秦宇又从这阴差的嘴里捕捉到了一条信息,那就是这阴差碰见过一位同样修炼过诸葛内经的人。

    “难道这阴差碰到的是诸葛先生?”秦宇在心里暗自猜测。

    “目前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这城关给挪走,换一个人迹僻静的地方,毕竟,这闹市区的,鬼魂进出也不方便。”秦宇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个就别提了,城关的位置是经过多方考虑过的,一旦选好位置,万年之内都是无法改变的。”阴差直接拒绝了秦宇的这个主意。

    “既然这个办法不行,那么就只能用中等的办法了。”秦宇的第一个想法被阴差给回绝了,丝毫没有气馁的表情,继续说道: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