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两百五十一章 见丈母娘
    水木大学的教师住宿楼安静丝毫不比一些高档小区差,秦宇两手提着礼物,跟着孟瑶走进了其中一栋单元。

    “孟瑶,你说我这衣领没有歪吧。”两人来到五楼,孟瑶正要敲门,秦宇突然喊住了孟瑶,整理了下衣领,不自信的问道。

    “还真歪了。”孟瑶笑着双手挽住秦宇的脖子,纯净的眼睛盯着秦宇,两人四目对视,孟瑶的眼睛眯起流露出一丝狡黠的神色:“秦宇,你是不是害怕了?”

    “我怕什么,大不了就是被咱妈扫地出门呗。”秦宇嘿嘿一笑,拍了拍胸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哼,心口不一,我敲门了啊。”

    孟瑶回转过身,按了几下门铃,秦宇竖起耳朵,只听得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从门内传来,接着秦宇就听得门锁被转动的声音。

    老天保证,秦宇此刻喉结不自觉了咽了好几下,脸上挤出一个上午对着镜子练习了一百遍多遍的笑容来。

    “哥!你怎么在妈这啊?”

    门被打开,出现在秦宇面前的却不是秦宇想象中的一位中年妇女,而是孟方。

    孟方看到孟瑶身后的秦宇,眉头拧了一下,不过随即就松开,将门打开,让孟瑶和秦宇进来。

    “哥,你不是在单位吗?怎么又到妈这里来了?我怎么一点消息都不知道?”孟瑶握着哥哥的手,撒娇的问道。

    “我这唯一的妹妹都带人进家门了,我作为亲哥哥的能不来吗,老妈亲自点将,召唤我回来。”孟方瞧了秦宇一眼,淡淡的说道。

    “妈。我把秦宇带来了。”

    秦宇跟着孟瑶走进房内,目光扫了这房间一眼,这房间就是一套普通的商品房,大概在一百三十多平米左右,家具摆设也是以古典家具为多。靠边的墙上,秦宇看到许多照片,上面都是一位中年妇女和一些青年男女的合影。

    不用想,秦宇也知道,这照片上的中年妇女就是孟瑶的母亲了,那些年轻的男女应该就是孟瑶母亲带的研究生。

    跟着孟瑶走进大厅。沙上,此刻已经有一位中年妇女端坐在那,目光笑吟吟的看着一脸幸福甜蜜的女儿。

    “伯母好!”

    看到孟瑶的母亲将目光转移到自己的身上,秦宇赶忙放下礼物,露出从网上查找到的丈母娘最喜欢的女婿的招牌笑容。

    为了练习这个笑容,秦宇早上牙帮子都差点扯酸掉。不过孟瑶的母亲,只是这样笑吟吟的看着秦宇,也不开口,秦宇的冷汗“唰”的从后背落下来,孟瑶的母亲这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欢迎自己还是不欢迎自己,根本看不出来。

    “你是瑶瑶的同学。我叫你小秦吧,快坐。”孟瑶母亲这话开口,让秦宇如蒙大赦,暗自松了一口气。

    不过,在孟瑶母亲对面的沙坐下后,秦宇又皱了一下眉头,孟瑶母亲这话有深意啊,自己这次上门是以孟瑶男朋友的身份来拜访的,到了孟瑶母亲的嘴里就变成了同学了,这是什么意思?

    “瑶瑶。到妈这边坐。”

    孟瑶原本是想挨着秦宇坐在沙上,不过孟瑶母亲开口了呃,孟瑶只得来到母亲的身边,双手挽住母的手臂,撒娇道:“妈。我在国外好想你啊。”

    “想我?你这丫头要想我,会一回来就跑去你爷爷那,回到京里几天了,才到妈这里来?”孟瑶母亲手指点了点孟瑶的琼鼻说道。

    “我这也没办法,爷爷他一定要我多陪他几天,妈你就别吃爷爷的醋了,大不了从今天开始,我就一直呆在您这,哪也不去?”

    “哪也不去,你肯呆在我这里,不带小秦到京里逛逛?”孟瑶母亲打趣的问道。

    “要去也带上妈您一起去。”孟瑶顿了一下,不过随即眼珠子一转,就想好了回答的话。

    “你丫,进房间去,妈和小秦有些话要谈。”

    “我就坐在您边上,保证不插口行不行。”孟瑶嘟起小嘴说道。

    “不行。”

    孟瑶母亲没有商量的语气,让孟瑶将目光望向了秦宇,秦宇给了孟瑶一个放心的眼神,孟瑶才不情愿的从沙上起身,慢慢的挪动脚步,走向房间。

    孟瑶和秦宇两人之间的眼神交流没有逃过孟瑶母亲的眼睛,等孟瑶进入房间后,孟方给秦宇和孟母各泡了一杯茶后,也被孟母用眼神给赶进了房间。

    “小秦,这茶怎么样?”孟母看到秦宇端着茶杯轻抿了一口,笑着问道。

    “茶很好,清冽甘甜,没有一般茶的苦涩,不过我平时很少喝茶,却是喝不出这到底是什么茶?”

    秦宇赶忙答道,他也说的很直白,茶是好茶,可如果你要是想问我,这茶是什么茶,那我就不知道了。

    听到秦宇的回答,孟母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脸上的笑容更甚,眼前这个小伙子比他想象的还要机智。

    要是一般的小伙子第一次上女方的门,肯定希望能给女方家长留下一个好印象,哪怕就算不知道这茶是什么茶,也不会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而是绕着弯子将更多的词汇用来夸赞这茶一番。

    眼前的小伙子倒好,回答的干净利索,倒让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下话了。

    “你倒也实诚。”最后,孟母看向秦宇说了一句,秦宇摸了摸鼻子,尴尬的一笑,他是真不知道,这也没什么好装的。

    “你和瑶瑶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这次瑶瑶带你上门,也有我的意思,说真的,我对你很有兴趣。”

    孟母最后的一句话,让秦宇的脸上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丈母娘对女儿的男朋友有兴趣,这话听着,怎么这么有歧义。阿弥陀佛,真是邪恶了。

    “听孟瑶她爸说,你有一些与众不同的地方,还帮了孟瑶他爸一个大忙。”孟母显然是提前和孟瑶的父亲通过电话的,也了解了秦宇的一些事情。

    “嗯。小时候曾经跟山上的一位道士学过一些。”秦宇也不隐瞒,继续拿出一直编造好的说词。

    “哦,说实话,我是一个唯物主义者,对于这些东西一直是不相信的,不过孟瑶她爸给我说的很逼真。所以,小秦你能否让我见识下你的这特殊本事。”

    孟母的这话,让秦宇有些犯难,这怎么见识,他又不是江湖上卖把式的,还能耍给孟瑶的母亲看。

    “是这样的。我有一位同事,他的儿子前不久出了一场车祸,好在人没有什么大碍,不过醒来后,整个人却变了,变得很奇怪,整个人的行为举止都脱离了正常人的范畴。我那同事也带着他的儿子看过很多医院,不过那些医院都没有能检查出什么问题,倒是有人跟我那同事说,他儿子有可能是中邪了,不知道小秦你有没有办法解决。”

    听完孟母的话,秦宇沉吟了一会,说道:“是不是中邪还很难说,不过事情肯定是和这次车祸有关,没有见到当事人,我不好下结论。”

    秦宇如实回答。孟母那同事的儿子到底是个什么样情况,行为举止怎么个怪异法,这些他都不知道,没法肯定的答复孟母。

    “这个好办,我那同事就住我隔壁。他儿子现在也在家里,我可以带你去上他家看看。”

    “现在?”

    “怎么?小秦你现在没时间吗?”

    “有,那咱们就现在去。”

    秦宇心里苦笑,他的时间就是用来搞定孟母的,既然孟母开口了,他自然会遵从。

    “那咱们现在就走。”孟母也不罗嗦,起身从沙站起,秦宇紧随其后,不过就在两人走到门口玄关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孟瑶的声音:

    “妈,你和秦宇要去哪?你要让秦宇走。”

    孟瑶的声音带着气愤,纯净的眸子已经涌上一些水雾,原来,孟瑶虽然进了房间,但是门口留了一条缝,可以看到大厅里的一举一动,看到老妈领着秦宇走到门口,她还以为老妈要让秦宇走。

    “孟瑶,伯母没有这意思,伯母只是叫我陪她去一趟她同事家,就在隔壁。”秦宇赶忙开口解释,这要是让孟母觉得自己女儿向着一个外人,难免会对他有怨气,这就得不偿失了。

    果然,听到女儿的话,孟母的脸色一冷:“瑶瑶,妈在你眼里就是这么喜欢棒打鸳鸯的人?”

    有了秦宇的解释在先,孟瑶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吐了吐舌头,快跑到母亲的身边:“妈,人家只是一时心急才胡乱说的,您别放在心上,我就知道全天下就妈对我最好了。”

    “这话你还是留着哄你的爷爷去吧,他可不像妈这么明理。”

    孟母的话让一旁的秦宇听着汗颜,这孟母当着他的面说孟瑶的爷爷,这就相当媳妇说公公,看来这孟母和孟瑶爷爷的关系也不是很好啊。

    此刻,秦宇又想起了莫咏星和他说的话:“孟瑶的爷爷是一个老顽固,比我爷爷还顽固,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这得有多顽固,才会让孟母当着他这个外人,哦不对,未来女婿的面说起自己的公公坏话。秦宇现在觉得莫咏星的话应该没有多么夸张。

    “妈,我和你们一起去。”虽然有了秦宇的解释,但是孟瑶还是不放心,想要跟着一起去,孟母看了自己这女儿一眼,最后点了点头。

    “妈,这你们要出门怎么能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我跟你们一起去吧。”

    这年头感情偷看的不止是孟瑶一人,孟方也躲在房间内偷看,看到自己的儿子和女儿都要跟着,孟母沉吟了一会,还是答应了。

    不过,一家人去上门,总不好空手,孟母目光在大厅内四处扫视,最后停留在了秦宇提来的几样礼品中。她这房子一般也就自己一个人住,丈夫回来后,就会搬回大宅,所以却也没什么礼品。

    “伯母,要不把这几盒东西提过去吧。”

    秦宇心思玲珑剔透,孟母的眼神动作,秦宇只想了一会,就明白孟母心里想的什么,当下开口建议道。

    “这是小秦你送来,怎么可以呢?”孟母口头拒绝着,不过语气倒不是很确定。

    “没事,我这放下了,那就是归伯母您的了,您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秦宇说完还给孟瑶递过去了一个眼神,叫孟瑶也开口劝说她母亲,孟瑶接收到秦宇的眼神,很快就明白了秦宇眼神中的含义,当下朝母亲说道:

    “妈,这有什么的,秦宇又不是外人,干嘛这么见外。”

    孟瑶说的话说出了秦宇的心里话,如果孟母肯拿着他的礼物送给他的同事,那就说明在孟母的心中已经没有把他当外人了。

    “现在临时去买礼品也不方便,那行吧,方方,你就提着小秦的这几样礼品,跟我们走。”孟母沉吟了一会,最后还是同意了,不过目光却是含有深意的看了眼秦宇,显然,秦宇的那些小心思没有能瞒得过他。

    而被孟母唤作方方的自然就是孟瑶的哥哥孟方了,孟方听到自家老妈的称呼,皱着眉头说道:“妈,我都多大了,你就别再叫我乳名了,这给人听见了多不好。”

    孟方心里很郁闷,想他堂堂孟家三代第一人,却被自家老妈每次叫唤着乳名,这要是让那些死党知道,还不得嘲笑死他。

    “不叫你方方叫你什么,怎么,还要我称呼你一声孟大少爷。”孟母双眼一瞪,孟方只得搔搔头,自认倒霉。

    很明显自家妹妹胳膊往外拐的态度,让自己母亲心里还是有些气的,只是家里妹妹的地位最大,母亲舍不得冲着妹妹火,这气自然是要泄在他头上的。

    于是,孟瑶挽着孟母的手两人走在前面,秦宇跟在身后,在后面是两手提着礼品的孟方,一行四人下楼朝隔壁的一栋单元楼走去。

    “欧阳老师这是?这是你的儿子和女儿吧。”

    还没走进单元楼,迎面就走出来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看到孟母,又看了眼孟母身后的孟瑶、孟方、秦宇三人后,对孟母说道。

    “是啊,这是我女儿,这是我儿子,这是……我女儿的朋友,李老师是去上课?”孟母介绍到秦宇的时候顿了一下。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