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两百七十七章 搞定孟望天
    此刻,秦宇站在绝阳位的穴口处,闭着眼睛感受四周的阳气流动,在秦宇的感官中,这四周所有的阳气,到了他这里就像被一个无形的黑洞给吞噬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闭着眼睛站立了足足有十分钟之久,秦宇的的嘴角开始扬起一抹笑容,体内的念力疯狂的涌动,朝着脚下汇聚而去。

    秦宇的左脚开始轻微的振动,振动的频率很慢,一旁的孟望天、孟瑶还有张云龙一直都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秦宇的,都没有现秦宇的左脚在振动。

    秦宇左脚的振动频率根本就是肉眼无法观察到的,这并不是秦宇自己弄成这样的,秦宇左脚的振动根本就不受他的控制。

    此刻的秦宇就像是踩在了一个气口上,在这气口上仿佛有一道看不见的薄膜,阻止着阳气出来,当秦宇左脚上的念力汇聚在那里,那原本就像往外冲的阳气,瞬间变得暴躁起来,开始冲击着那层薄膜,而秦宇的左脚就是踩在那薄膜之上,这阳气的冲撞,才导致他的左脚开始振动起来。

    “大地无形,乾坤一脚,破!”

    秦宇嘴上默念咒语,左脚突然抬起,然后轻微的向前挪揄了一小步,在孟望天等人眼里看来,秦宇就好像站着站立久了,脚麻了,换了一下位置而已。

    “咔!”

    一声极其清脆的破裂声传入秦宇的耳中,听到这破裂声,秦宇脸上的笑容更甚,左脚慢慢的回移,看似只是退后了一步。但要是细心观察就会现,秦宇左脚从抬起到落下,在空中是划了一个太极圆圈。

    “浇好了。”

    秦宇目光看向孟望天这边,将水桶放在了一个脚下,动作很随意。就好像随便放,但只有秦宇自己心里明白,在这水桶放的位置,正是绝阳位的穴口上。

    绝阳位的穴口已经被他打开,这阳气开始如井喷般爆喷出来,不过正如物极必反的原理。阳气朝着绝阳位的范围开始喷射,唯独这穴口处却没有任何的阳气,而且还会感觉到异常的寒冷,因此秦宇才会拿这水桶给遮挡住。

    “长,快看……”

    就在秦宇放下水桶的时候,张云龙突然惊呼起来。刚刚他的视线从秦宇身上离开,瞄了眼菜圃里的菜,却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菜圃里原本焉巴巴的菜,竟然以肉眼可见的度,开始慢慢变直,竟然在短短的一分钟之内,恢复了正常的样子。

    其实。不用张云龙喊,孟望天已经看到了菜圃里的菜的变化,他的脸上既有惊讶的表情,又有恼怒,两种表情融汇在一起,一张老脸很是精彩。

    孟瑶看到菜圃里的菜开始生长,俏脸上的担忧终于消失不见,随之,无暇的脸蛋爬上一抹激动的红晕,秦宇真的做到了。这下爷爷不能再阻止她和秦宇在一起了,一想到这,孟瑶就满心喜悦,恨不得扑上去,给秦宇一个大大的……拥抱!

    “这……”

    秦宇带来的惊讶远远不止这些。菜圃里的菜并没有因为恢复到正常就停止了长势,还在一直的增长,叶子在缓缓的增大,不少菜都开始抽茎,长出许多新的叶片。

    “呵呵,我估计是因为这些菜,原来就应该长这么大了,只是因为浇水方法错误,抑制了生长,现在重新长回来了。”

    秦宇看到张云龙惊讶的模样,呵呵一笑,摸了摸鼻子,随便找了个借口。

    不过秦宇的这话,却让孟望天的脸色又黑了一分,虎着一张脸,孟望天自然清楚,这菜圃里的菜会生长,绝对不是因为什么浇水的问题,这年轻人肯定是用了其他的办法,只是他没有看出来而已。

    “孟爷爷,现在这菜圃里的菜已经生长起来了,咱们俩的赌,是不是我赢了。”秦宇笑着看向孟望天,没有在意孟望天黑着的老脸,笑着问道。

    “哼!”孟望天轻哼了一声,却没有回答。

    “爷爷!”

    孟瑶看到孟望天不说话,上前缠着爷爷的手臂,孟望天被孟瑶注视着,显然也不好意思耍赖,只得支吾了一声:“嗯,你赢了。”

    得到孟望天肯定的回答,秦宇的表情如负重担,这最难搞定的一个人总算搞定了,他和孟瑶的事情总算是没有人会在阻拦了。

    “我知道你小子肯定用了其他的方法。”孟望天瞪了秦宇一眼:“快点从我眼前消失,趁我还没改变主意。”

    “爷爷,那我们以后再来看你。”

    孟瑶却丝毫不为孟望天的语气所吓倒,搂着孟望天手臂,摸了摸孟望天的胡须后,笑嘻嘻的跑到秦宇身边,对秦宇说道:

    “秦宇,爷爷现在正在气头上,咱们先离开。”

    孟瑶的话正是秦宇巴不得的,他看孟瑶的爷爷也一直是同样不得劲,两人属于八字相冲,早点离开,也正中秦宇的下怀。

    看着秦宇和孟瑶离开后,孟望天脸上愤怒的表情突然一下子变没了,沉声朝身旁的张云龙说道:“云龙,你看出了什么没有?”

    “抱歉,长,云龙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张云龙摇了摇头答道。

    “你丫,还是这么的谨慎,你肯定很好奇,我今天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冲动,那年轻人明明是挖好了坑,我还要往里面跳。”

    孟望天双手并拢,置于背后,也没有等待张云龙的回答,慢悠悠的说道:“这个年轻人是一位风水相师,其实他和瑶瑶的事情,我并不反对,也不赞同,但是我必须要作出一个姿态来,不然没法像莫老头交待,现在这样倒是最好的结局,也有了和莫老头交待的理由了。”

    孟望天说完这话,慢慢的走到菜圃地里去,看着整茁壮成长的菜,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这年轻人的手段果然不差。也许这年轻人还真有可能会给我孟家带来帮助。”

    孟望天蹲着身子用手拨弄着一片菜叶,看了一会,突然从地上猛地站起,走到水桶边,他想重复一下秦宇先前的动作。找出秦宇到底使用了什么手段令这菜开始成长的,想看看能不能看出一丝猫腻。

    就在孟望天提起水桶的瞬间,走出门外的秦宇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回头看了眼门内,开口对孟瑶说道:“孟瑶,咱俩快点走。”

    “为什么呀?”孟瑶歪着头。疑惑的问道。

    “先开车,路上再跟你解释。”

    “哦。”孟瑶听到秦宇这么说,也不急着问了,打开宝马的车门,启动车子,秦宇也跟着坐进副驾驶。一个漂亮的转身,孟瑶看着车子朝着下山的路开去。

    就在秦宇和孟瑶两人的车子没驶出多久,红院墙内,传来了孟望天的咆哮声:“该死的家伙,老子辛苦种好的菜,老子要宰了他。”

    在孟望天的眼前,那原本长势极好的菜。突然一下子又焉了,而且这一回,焉的比原本都要严重,几乎就是完全猥琐在地上。

    一旁的张云龙目瞪口呆的看着一地萎缩掉的菜,听着长的咆哮,脸上也露出古怪的表情,这未免也太快了,人前脚才走,这菜后脚就焉掉了,

    张云龙可是知道。长为了料理这菜圃,已经花费了几个月的精力,天天都要浇水翻土施肥,这一下子菜全死了,长要不咆哮才奇怪了。

    “哈哈。你真坏,我爷爷现在肯定气死了。”

    “注意开车,哎呦,小心,前面拐弯。”

    孟瑶嗔怒,纯净的眸子白了秦宇一眼,秦宇脸上露出莞尔的笑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叫孟瑶的爷爷去动那只水桶的。

    原来,这绝阳位的穴口被秦宇破掉并不是永久的,当孟望天的去动那水桶时,绝阳位的穴口又会再次关闭,而且在关闭之前会再次大肆抽取四周的阳气生机,几乎是掠夺似的吸收,这些菜要不焉掉才怪呢。

    先前,在门口,孟望天动那水桶时,秦宇就感觉到了院墙内产生了一股强大的气机暴动,秦宇很清楚是因为什么,所以才会叫孟瑶快点开车走,他怕孟瑶的爷爷会冲出来找他算账。

    还好,两人一直顺利的驶出了龙泉山庄,也没有什么警卫出来拦截,秦宇和孟瑶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齐齐松了一口气,颇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

    “哈哈!”

    孟瑶指着秦宇的脸笑了起来,秦宇也同样莞尔一笑,孟瑶拍打了秦宇的肩膀一下,说道:“下次来爷爷这里,肯定要被爷爷狠狠的收拾一顿,你最好心里有准备。”

    “管他呢,到时候的事情,到时候再说。”秦宇毫不在乎,因为在秦宇的心里已经决定,明天就回gZ,反正孟瑶也快要去英国了,他留在京城也没事,下次再见孟瑶的爷爷,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你就得意吧。”孟瑶皱了下琼鼻,打开了车内的广播,开着车子朝着市区驶去。

    “各位车友,今天《京车行天下》栏目给大家播报一则广播:昨日在荣达广场路口,有一位老人无故倒地,老人的家属赶到时,一位年轻女子正搀扶着老人,不过老人送到医院抢救时已经死去了,而老人家属声称是被年轻女人撞到的,并且找到了年轻女子,要求赔偿,而年轻女子一口咬定她到那时,老人已经倒地了,并且委托本栏目找寻昨日的目击证人,如果您昨日路过荣达广场,并且恰巧看到过事情的全部经过请与我们栏目联系,或者直接前往京城仁爱医院……”

    ps:这段时间九灯比较忙,总之很感谢大家,五月的推荐票第一:静雪飘凌大大,感谢半醉半醒半人间的五月份的打赏,同样也感谢所有支持九灯的书友大大,你们的支持九灯都能看到,鞠躬感谢!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