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三百二十八章 地底下的石棺
    五帝突然消失了,这是在场的人都没有想到的,秦宇逃过了一劫,孟瑶已经是喜极而泣,孟丰还有莫咏欣姐弟脸上也露出喜色,就连包老和范老两位老人也露出了笑容。

    “这秦宇年轻人是逃过了一劫啊,真是命大啊。”

    “对,刚刚五帝的气息压的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这秦宇也确实是有本事,怪不得敢以三品的修为挑战陈剑峰。”

    人群的议论此刻分成了两种,再也不是一边倒的倾向于陈剑峰了,秦宇的手段已经让这些人开始惊叹了,对于这场生死斗的胜负,在场的人都已经看不准了。

    然而,秦宇此时却是站在躺在地上,神情有些迷惘,其他人不知道,但是他自己清楚的感觉到,就在他自己放弃了的那瞬间,脑海中的诸葛内经疯狂的运转,散出无数金光,而于此同时,一声惊“咦”声在他的脑海内响起:“引辰一脉的传人?罢了,既然如此那就给你一个面子。”

    这道男子的声音充满了威严,而声音落下,秦宇就现自己身边的压力全部消失了,再一看,五帝已经消失不见。

    “难道刚刚我脑海里的那道声音是五帝中一位说的?不然怎么话说完,五帝就消失了。”秦宇之所以认为是五帝中的一位,而不是那位伟人,原因很简单,那位伟人的声音很有特点,秦宇他不可能听不出来。

    “还有他说的给你一个面子,这“你”指的又是谁,应该不是说的我,但如果说是给诸葛卧龙先生一个面子也说不过去,诸葛卧龙先生和这五帝都不是处于一个时代的,怎么可能会有交集?”

    秦宇的脑中被这两个疑问所萦绕,然而还没有能给他时间好好分析,陈剑峰却是从地上站了起来,颤微着身子。看到陈剑峰起来,秦宇也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个时候,这场生死斗还没有结束。

    两人现在的身体都受了很重的伤,尤其是秦宇,脸部都是血丝,看着就给人一种狰狞的感觉,两人互看了一眼。都是摇摇欲坠。

    “秦宇。”孟瑶看着秦宇从地上爬起的痛苦样子,小脸上充满了痛苦,如果不是被孟丰拉着,此刻的她早就冲进了场中。

    “咳咳……秦宇,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能把我伤到这个程度,不过你的伤比我更深。现在的你又拿什么抵抗我接下来的进攻。”陈剑峰用手抹去嘴角的血迹,朝着秦宇说道。

    “我说了,你可以来试试。”秦宇眯着眼睛,他确实是比陈剑峰伤的更重,陈剑峰只是面对着一位帝皇的威压,而他面对是五位帝皇,一张脸都略微的有些变形了。

    “就算没有了九字真言。我要杀你也易如反掌,先前只不过是不想你死的那么痛快,才给了你机会,现在,就让你见识下四品相师和三品相师的差距。”

    陈剑峰一脚踏出,轰的一声大地震动,不过陈剑峰自己整个人也颤抖了一下,显然。受了伤的他,要借用地脉之气,也是有点困难。

    陈剑峰摇摇欲坠的踏出了三步,秦宇双目一凝,他不可能让陈剑峰借助到地脉之气,当下也不再迟疑,从怀里掏出那赤红色的芥子符。一掌朝着地面拍下去。

    红色芥子符没入土中,一股鲜红的血液从芥子符中流出,向着地底蔓延,就好像扩散的蜘蛛网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蜘蛛网是往地底下分散来的。

    陈剑峰没有能看到这一幕,在场的其他人也没有能看到,因为,这都被秦宇的手掌给挡住了,而唯一知道秦宇在干什么的,就只有包老和范老师徒,外加莫咏欣姐弟了。

    “大姨妈血,秦宇这是要无敌的节奏啊。”莫咏星嘿嘿一笑,倒是让不知道原因的孟丰和孟瑶两人奇怪的看向他。

    “秦宇那张红色的符箓里装了整整一桶女人的大姨妈血,嘿嘿,据说可以破万法,封禁地脉之气,等姓陈的那家伙辛辛苦苦后,却现想要借助的地脉之气消失了,不知道会不会被气得吐血。”

    孟瑶被莫咏星的话,弄的满脸红晕,倒是孟丰还是一脸的疑惑,问道:“那张符箓这么小,能藏那么多……那个什么血?”

    “孟叔叔,这是我昨天亲眼看见的,这张符箓原本是白色的,吸附了整整一桶的血才变成赤红色的,您要不信,就看着,这回姓陈的是要白用功了。”

    “哼,故作玄虚。”陈剑峰看到秦宇的动作,嘴上说着不屑,但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秦宇的前面两次表现,已经让他再也不敢轻视秦宇了,未免夜长梦多,陈剑峰有加快了步伐。

    当陈剑峰踏出第七步的时候,整个人再也坚持不住,砰的一声倒在地上,不过陈剑峰的脸上却露出了笑容,带着满意的笑容看向秦宇,他要亲自看着秦宇被地脉之气给炸成碎片的场景。

    只是,陈剑峰注定是要失望了,他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前方,秦宇跪在地上,虽然看样子很疲惫,但离他希望看到的场景还差的很远。

    “这地脉之气去哪了?怎么可能不出现?”陈剑峰等了片刻再也忍不住冲着秦宇质问:“是你搞的鬼?”

    “知道你是四品相师,我要是没有对付地脉之气的办法,还会傻乎乎的来给你决斗送死嘛,你也太小瞧了我点。”秦宇现自己很难站起来了,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眸看向陈剑峰朗朗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陈剑峰不是四品相师吗,怎么不能使用地脉之气了?”

    “问题肯定是出在秦宇的那张符箓上,这秦宇到底是什么来头,每次出手都很神秘,难道是某个风水世家出来的?”

    “风水世家就那么几个,至少我没有听到过有姓秦的,会不会是那些隐世的?”

    “不可能,隐世门派的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要真是隐世门派不会这么招摇的,大张旗鼓的比斗。”

    人群的议论让得陈剑峰的脸色更加难看,作为一个四品相师而且还是在京城颇有名气的四品相师,却奈何不了一个区区三品相师。

    而在秦宇和陈剑峰僵持对峙的时候,谁也不知道的是,地底之下,那女人的天葵血一直的往下渗透,最后朝着一个方向汇聚而去。

    陈家陈老爷子的灵堂底下,有着一个偌大的地宫,这个地宫的四角点着四盏灯火,而地宫的中间放着一具棺材。

    这是一具石棺,石棺上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就像蜘蛛丝一样密布而又显得有规律,而在石棺上方竟然还盘腿坐着一个人,正是南宫凡。

    南宫凡盘坐在石棺之上,手捻不动冥王印,双眸紧闭,他没有现的是,在石棺的下方,出现了一条条红色的血丝,全部汇聚到了石棺底下,这红色的血丝正是女人的天葵血。

    秦宇没有想到的是,他收集来的天葵血进入了地下之后,竟然会朝着石棺汇聚而去,而同样的坐在石棺上的南宫凡也没有能看到这一点,石棺在吸收了天葵血后,那外面的符文开始慢慢被腐蚀消失,从最底下开始,度缓慢,但却能看的到这消失的进度。

    “就算没有了这地脉之气,我照样可以杀死你。”陈剑峰脸上充满了戾气,他匍匐着爬到了自己身后的那火盆前,突然一掌朝着自己的胸口处拍去,一口鲜血立即从他的口中呦出,流到他的手掌心中。

    “姓陈的这是要干什么?玩自残?”看到陈剑峰的举动,全场的气氛突然变得沉寂,只有莫咏星疑惑的搔了搔头,朝身边的宋远怀问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能让陈剑峰自残,说明接下来他要施展的书法必然是威力巨大的。”宋远怀表情严肃,在玄学界用的上自残的,都是那种邪术或者是秘术,但不论是哪一种,都是杀伤力巨大的。

    陈剑峰另外一只手又伸进怀中,掏出了一个玉瓶,这是一个很小巧的精致玉瓶,颇有点现在女生买的那种名贵化妆水瓶的造型。

    陈剑峰看着玉瓶,脸上流露出肉疼之色,不过很快就又转化成狠色,将瓶盖给打开,从里面倒出了一种绿油油的液体,连同他自己的鲜血混在了一起,艰难的起身让这混合的液体滴落到火盆之中。

    液体流入火盆,火盆中的火猛地向上窜腾,一股黑烟冒出,随风飘散到四周,一阵风迎面吹来,秦宇只感觉一股香味飘来,不过这香味极其诡异,隐约中夹杂着淡淡的膻味和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那绿油油的是什么液体?”不知道为什么,对于那绿油油的液体,秦宇看到的第一眼就很厌恶,感觉到恶心。

    “是尸油!”人群中的一位老者问到了这股问道,大惊失色的说道。

    在场观战的人一听到是尸油,顿时炸开了锅,全部捂着鼻子,而那两位原本是站在陈家这边的老人,也面色变得难看起来,脸上出现愤容。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