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三百九十七章 进山
    “秦宇!”

    sr市火车站台,孟瑶抱着秦宇,眼泪在眼眶中打滚,马上,她就要踏上动车前往nc,然后再转飞机飞回京城,后天她就要飞往英国。

    “别哭了,这么大姑娘了,哭花了脸就不好看了,你看那边的小姑娘都笑你呢。”秦宇拍着孟瑶的肩膀,安慰道。

    听到秦宇的话,孟瑶侧过头去,果然在不远处有一位十来岁的小女孩正盯着她看,显然是好奇这位大姐姐为什么会哭。

    孟瑶的脸一下子就羞红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抹掉自己的眼泪,离开秦宇的肩膀,故作生气的道:“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早点离开,然后好去欺骗其他的小姑娘。”

    孟瑶是看到了秦宇脸上的笑意,小嘴不禁嘟了起来,自己都要离开了,他还笑的出来。

    “那要不,我陪你去nc。”秦宇突然提议道。

    “不要,伯母还等你回去吃饭呢。”孟瑶拒绝了秦宇的提议,不过当她看到秦宇嘴角的一丝狭促的笑意,才知道自己是被秦宇给骗了。

    “坏蛋,你是故意的,你肯定知道我不会让你陪我去nc,所以才这么提议的。”孟瑶轻咬着银牙,漂亮的眸子狠狠的瞪了秦宇一眼。

    “哼唧!”

    似乎是知道了孟瑶要离开了,小九也从秦宇的怀中露出头来,低吼了几声,像似在和孟瑶告别。

    “小九,你要帮我好好盯着他,他要是敢勾搭其他的女生,就狠狠的咬他。”孟瑶摸了摸小九的脑袋,叮嘱道。

    “哼唧!”

    小九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就好像一个接受长命令的战士一样,又将小脑袋在孟瑶的手掌心蹭了蹭,来表达不舍之情。

    对于这位愿意给他买吃的姐姐。小九很是很喜欢的,是除了秦宇之外,他唯一肯让抱的人。

    “秦宇,我要走了,你一定要去英国看我,不然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孟瑶和小九玩闹了一会后,不远处就传来了列车检票的声音了。

    这一次秦宇脸上的笑容敛去了,看着孟瑶,认真的点了点头,抱着小九和孟瑶告别。

    离别总是伤感的。秦宇虽然脸上一直挂着笑容,但只是为了缓解孟瑶的心情,希望孟瑶心情可以好一点而已。

    送走了孟瑶,秦宇便一直呆在了家里,工业园区的事情已经结束了,那位吴郝建死了,是被雷活活劈死的,这件事情还在县城引起了一阵轰动,再联想到吴郝建的开商身份。不少人都认为是因为他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才遭来了老天的惩罚,在老百姓眼睛,开商就没有几个好东西。

    另外。在县城官场也是产生了震动,县委书记郝建国开车出事,轮胎爆炸,车子撞上了花坛。脑部神经系统受损,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这一消息让整个县城官场上的人是震惊不已。但随后就是有人欢喜有人愁,秦宇大舅就属于忧愁的那一派。

    相比起这两则消息,工业园区的三个包工头还有一个工人突然疯了的消息造成的影响就要少了很多,警察调查了几天,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四位是被雷电给吓疯了的。

    这个结论很荒唐,但除此之外别无解释,四人的房间都是反锁的,房间内是满地的玻璃碎渣,再加上其他工人说,听到过一声巨大的雷响,所以警察只能得出这样的判断了。

    不过这些事情现在和秦宇没有关系了,这两天他一直呆在家中,静心画符,在他的书桌上已经摆满了上百张成功的符箓,其中以爆火符最多。

    “有这些符箓,解决山洞内的那些巨型千足虫应该是没有多大问题了。”秦宇停下笔,看着边上一摞符箓,满意的笑了笑。

    秦宇这两天呆在家中潜心画符,就是为了再去一趟铜钹山那山洞做准备,现在的他已经踏入四品相师的境界了,是该彻底解决那只千足神君了。

    “既然已经成为了地师,何不画一张地符出来。”秦宇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想法,进入了四品境界后,他已经可以画四级符箓了。

    四级符箓和三级符箓有一个很大的区别,那就是四级符箓的作用和威力都是和地脉之气有关。

    秦宇在脑海中的诸葛内经中搜寻了一下四级符箓,诸葛内经中的四级符箓总共是有十一种,挑选了一番后,秦宇他最后选择了其中的一种:土游符。

    土游符,将此符贴在地师身上,可以让地师没入地下一刻钟,在地下、土墙中行走,如同在平地上一般,但除了每次只有十五分钟的限制,土游符另外还有一个限制:使用一次后,三天内再次使用无效。

    这是初级土游符的限制,秦宇也看到了,如果他可以画出中级土游符的话,那么这限制就会降低,使用的时刻也可以增长到半个小时,只要间隔十二个时辰就可以再次使用。

    进入铜钹山山洞,秦宇觉得还是这土游符最是实用,土游符不是四级符箓中攻击性最强的,但却是最适合的。

    一切准备就绪后,秦宇给父母打了一个电话,说要出去几天,当然,秦宇不会和父母说是要去铜钹山山洞,而只是说和几个同学去铜钹山渡假玩几天,父母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

    这个时节的铜钹山游客还是很多的,尤其是农家乐项目更是人满为患,毕竟深山好消暑的道理谁都懂,不少有钱人都会在夏季来铜钹山游玩几天。

    秦宇坐着公交车来到了铜钹山脚下,然后又转搭专门载客的小车入了山,来铜钹山游玩的大部分都是有车一族,而且一般都是结伴的,像秦宇这样一个人的还真是很少见。

    “小兄弟是本地人?”开车载秦宇的司机师傅,颇有些好奇的问道。

    “是啊,就是县里的。”

    “一个人来铜钹山玩可是很少,小兄弟以前来过吗,这个时候,铜钹山的那些农家乐项目都是人,一个人很难找到住所的。”司机师傅好心提醒秦宇道。

    “我有亲戚在那里,我是去我亲戚那。”

    秦宇其实明白这司机问这些的目的,铜钹山除了一些农家乐,还有一些人家,这些人家的居住条件肯定是没法和农家乐比,所以一般来这旅游的客人很少会住他们那,除非是实在是没地方住了,才会去住到农家。

    所以,这铜钹山的农家们就想出了一个主意,那些成群的来度假休闲的客人他们不找,专门去找那些单个的、一两个人的,或者是经济不是太绰约的,毕竟,这农家乐的消费可是不低,普通工薪阶层都看着心疼。

    像秦宇这类单人的,有没车的游客,就是这些山上农家的主要目标,秦宇心里很清楚,这司机如果把自己介绍到一个农家去住,也能拿那么一百块钱的提成,也算是一笔不少的收入了。

    知道了秦宇在铜钹山上有亲戚,司机也就闭嘴没在谈了,既然赚不成提成,就不浪费口水了,车内一下子陷入了一片宁静,司机在专心的开车,而秦宇则是一路沿途欣赏秀丽的风景。

    “靠,怎么开车的呢,赶着送死啊。”

    车子的一个紧急刹车,让秦宇的头撞在了前面座椅上,而司机则是冲着前面的一辆车子破口大骂起来了。

    “师傅,这是怎么回事?”秦宇揉了揉额头,还好这座椅靠垫是软的,不然估计自己得被撞出个轻微脑震荡来,颇有些不满的质问起司机。

    “小兄弟你没事吧。”

    看到秦宇在揉额头,司机师傅脸上也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给秦宇解释道:“刚刚过转弯,前面那辆车子本来是在咱们身后的,也不知道这开车的是什么疯子,在拐弯的时候突然车,我要不急踩刹车早就撞上了,娘的,这可是在悬崖边,真是不要命的疯子。”

    听了司机师傅的解释,秦宇才现,他们确实是处在山路的转弯处,这些山路都是凿建出来的,盘旋着到山上,边上就是悬崖,不是技术纯熟的师傅,一般的司机都不敢开这样的山路,至于车、飙车,那更是嫌自己命长的行为。

    “算了,咱们继续走吧。”

    明白了事情的原因,秦宇自然不会怪司机师傅,不过正当司机师傅重新启动车子的时候,又是一道呼啸声,又一辆车子以快的度飘过这弯道,这度都快赶上职业赛车手了。

    “这……”司机师傅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倒是秦宇看了眼后视镜,略有所思,对司机师傅说道:“应该是某些人在这里飙车比赛。”

    秦宇会得出这样的结论是因为他从后视镜看到,又有两辆车以快的度从面驶来,这一幕让秦宇很自然的想起,以前经常在新闻上看到的,某些富二代的飙车画面。

    “都是群有钱的小崽子,不把命当一回事,这群人迟早得出事。”司机师傅索性就将车子停在了一边,等这群飙车的都开过去,这些人不要命了,他还想要呢。

    “这就叫阎王要你三更死,不敢留人到五更,有些人是赶着去投胎呢。”秦宇笑了笑,给司机师傅丢了一根烟,两人倒是靠在车上,看起了风景,唠起了嗑来。(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 t>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